可,對於他的詢問,封妖錄如銅鏡一般,也無半點兒反應。

雖然未曾得到封妖錄的迴應,但,看此時封妖錄和銅鏡相安無事,井水不犯河水的姿態,顯然這銅鏡其來頭,必然不比封妖錄差上些許。

明白這一點,楊缺心中鬱氣儘吐。

一想到若是那胖子知曉其先前的胡說八道真是一語成讖,屆時,死胖子┄。

想到此處,楊缺不敢再在原地逗留。

中五境的手段玄妙莫測,對方若是意識到不對,返身而回,很可能對方會對他下狠手。

冇有在原地逗留,楊缺閃身進入了林間。

到得此時,天空中已無飛遁的流光,一路前行,楊缺又遇到了數波人,但與這些人都並未有衝突。

隻所以如此,是因為這些人同樣都遭到了死胖子的洗劫。

在這些人看來,他這個化妖期的小妖物,也難逃被洗劫的命運。

對他出手?

根本毫無意義!

大地上山脈起伏,其間不時可以遇到一些全身繚繞著死氣的妖物,偶爾還可在林間見到一些異果。

對於這些妖物和異果,楊缺都並未放過。

不論是妖物,還是異果,都可以讓他體內的竅穴之封衝擊之數增長。

前行了十來裡之後,他衝擊開的竅穴之封之數已然達到了265枚,距離365枚之數已隻有百枚。

“如今封妖錄探索暗妖血窟的任務還未完成,看來,想要完成這個任務,必須要將此地儘數探索一遍!”

進入此間也有一段時間了,可是探索暗妖血窟的任務還未完成。

按楊缺猜測,定然是需要他將這片世界探索一遍。

“另外,也不知道燕飛天情況怎樣了?對於此地,我並不瞭解,想要找到那絞盤所在,並非易事!”

一片光禿禿的山脈間,楊缺極目遠眺,心中念頭起伏。

燕飛天曾救過他!

雖說現在他還冇有力量去助燕飛天,可,當下,若是能打探到她的一些訊息,也是好的。

並未在山脈間駐足多久,楊缺心中有了計較後,便打算撤掉百變虎皮,恢複本來麵目,以人族之身打探一下燕飛天的訊息。

可是,便在這時,一群騎著異獸的修行者,押著一隊妖物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群修行者所騎異獸,生有雙翼,頭生獨角,其形如馬。

他們出現在楊缺麵前後,為首身披甲冑,頭戴戰盔,覆著麵甲,拎著一杆長槍的男人,用手中長槍一指楊缺。

“把這小妖物拿下後,我們便快些回去!枯劍大人能否獲救,便看我們這次準備的血祭之物了!”

楊缺本已經做好了與這些修行者廝殺的準備,驟然聽到那為首之人的言語,曆時按下了出手的衝動。

聽為首之人的意思,枯劍現在遇到了大麻煩?

這感情好!

說不定,這次能夠抓住機會,趁他病要他命。

枯劍對他的恨意,他可是極為清楚的,若非他具備解開封印之能,對方早都想要把他給捏死了。

對於這樣的敵人,楊缺自然會抓住一切機會,解決掉。

隻是,就在這時,楊缺察覺到了百變虎皮的功效將要消散。

百變虎皮的時效總共就兩刻鐘,此時,若是消散,暴露出原身之貌,那他的打算便會落空。

心中念頭轉動,便在楊缺思索著,暴露原身之貌後,該如何處理接下來的局麵之時,讓其意外的是,那進入他識海內後,與封妖錄一番糾纏後,便變得寂靜無聲的銅鏡中驟然湧出了一股玄妙之力。

在這股玄妙之力下,百變虎皮的功效被穩住。

這讓楊缺頗為意外!

先前他與其溝通,其根本不理會他。

可,現在卻主動對他施以援手。

楊缺心中一動,便再度嘗試和銅鏡溝通,可結果冇有半點兒意外,銅鏡依舊冇有半點兒反應。

傲嬌的傢夥!

楊缺吐槽了一句。

既然封妖錄和銅鏡都不理會他,他想要知道銅鏡跟腳,當下自然冇有任何辦法,如此,他也隻得作罷。

斂了斂心神後,楊缺平靜的等待前方的人族向他走來。

麵對捉拿他的修行者,楊缺並未反抗。

在被其押入隊伍中後,他們便離開了此地。

半個時辰後,他們出現在了一片遼闊的大地上,大地上不時可見到一些長達數十丈的白骨。

隨著不斷前行,腳下的白骨愈來愈多。

到得最後,其腳下所踩之地,已然冇有泥土,竟是白骨。

這是一片白骨之海!

行走在白骨之海間,他們遇到了數波人馬,這些人馬如他們一般,也都押著一隻隻妖物,隻是他們前行的方向並不相同。

楊缺沉默的跟隨著隊伍前行,這之中,聽到了其他隊伍的人馬的交談之聲。

這讓他意識到他們此次前往的地方,必然是一處大凶之地。

“那枯劍,這次必又有大收穫!看來,在這白骨之海,他將是最大的贏家啊!”

“人不狠站不穩!枯劍能夠成為此地最大的贏家,乃是情理之中的!”

“是嗎?如今他深陷那黑潭之中,以數千妖物血祭,能不能成,尚未可知!現在便言說他是此地最大贏家,未免有些早了!”

“這倒也是!那神秘女子,你也見過,論戰力,不比他差,說不定,最後,她可能會是最大的贏家!”

“那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呢?”

“他們?他們有些邪乎,我總感覺,他們現在的狀態,有些,有些,怎麼說呢,給人感覺,和此地那些恐怖的存在極為相似,他們的目標,不會是此地的一些機緣,應該有其他目的性!”

“之前我那兄弟在一處所在,親眼見到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竟然在和一個如山般高大的恐怖存在在交流!”

“隻是因為,他們的交流方式,所說言語極為古怪,故而,我那兄弟,也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

隊伍中,楊缺默默的聽著,他本想找人打聽燕飛天的訊息,可冇成想,冇聽到燕飛天的訊息,卻是得到了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的一些訊息。

至於那些人族修行者提到的神秘女人。

這讓楊缺想到了,不久前,曾見到的那一刀劈碎石人的女人。

在他看來,那些人族提到的神秘女子,應當便是那位了。

“不知道燕飛天是死是活啊!”

楊缺當下有些擔心燕飛天。

時間流逝,兩個時辰後,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

在他們的前方,乃是一座白骨之山,山高入雲,山體自然散發著一股濃鬱到讓人呼吸凝滯的煞氣。

在山腳下,有一方黑如墨汁的深潭。

深潭有百丈方圓。

在深潭附近,有著數千妖物,被一些修行者聚在深潭畔。

來到此地後,楊缺便開始找尋枯劍的身影,可是,他環顧了一圈,並未見到枯劍半個身影。

就在他疑惑中,他卻是聽到了一個修行者的言語。

“枯劍大人已經進入潭水半個時辰了,不會出事吧?”

那修行者身邊的另一名修行者,聽聞此言,笑道:“能出什麼事?放心,以枯劍大人,隻能不會有事的!等著吧,等他再度衝出深潭,我們便可以進行血祭,這次我們必然可有大收穫!”

“屆時!我們仙運宗,必可讓合歡山,琅琊閣,那幾個想要看我們笑話的傢夥,知道,他們的算計,最終隻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算計枯劍大人?想要看枯劍大人死在這裡?枯劍大人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過?”

而,也就在這兩名修行者交談之中,數道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頭頂上方,這群人服飾各異。

但楊缺一眼便通過他們的服飾判斷出了這些人的來曆。

其分彆來自於合歡山和琅琊閣。

合歡山和琅琊閣以及仙運宗,同為大正王朝十大仙宗,楊缺作為大正王朝的人,自然極為熟悉十大仙宗。

且據他所知,合歡山和琅琊閣一直與仙運宗不對付。

看來這群人來,是想要針對枯劍來了。

感情好!

隊友來了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