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夥,咱又見麵了!真是有緣千裡來相會啊!”

這聲音楊缺可以記一輩子。

丫的兩次截胡了他的寶物的死胖子!

又來?

楊缺飛速掏出須彌袋一掃,便將身前堆積的數百件從被他殺掉的這群人身上搜刮的天材地寶以及秘籍器物,儘數收入須彌袋。

而後,一閃身便向著遠處衝去。

要是再待在此地,那這些寶物又要為其徒做嫁衣。

隻是,讓楊缺恨得牙根癢癢的是,他剛衝出數丈,那胖子竟然拿著須彌袋不斷的朝地上嘩啦啦的倒被他收入其中的天才地寶以及秘籍器物。

“哇哈哈,收穫不錯!道爺洪福齊天!感謝老天的恩德!”

“這東西,可以煉製還心丹!”

“嘖嘖,這件小玩意兒不錯,可煉製金甲戰魁!”

“這東西,這東西┄”

聽到胖子的話,楊缺停下了身形,轉身看去,差點兒背過氣去。

那胖子手中拿的須彌袋,不是他身上帶著的那枚,又是誰的?

“死胖子,你他孃的,把東西還給我!你已經搶了我兩次了!”

因為有過兩次被胖子截胡,楊缺大概可以確定這胖子並不是性情暴戾之輩,否則,對方便不會隻取寶物,而不傷性命。

故而,楊缺此時直接對著胖子就破口大罵。

雖然心中很清楚,這並無法讓對方把須彌袋以及那些寶物還給他,可,罵幾句死胖子,也能發泄發泄不是。

而,讓楊缺冇想到的是,在毒舌一道上,自詡登峰造極的他,今日卻是遇到了對手。

那胖子,聞聽他的大罵,卻是並不動怒,竟然以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態給他講起了道理:“小傢夥,道爺這是為你著想,你看呀,你實力低微,這些東西,你要是留在身上,那對你來說可是災禍!”

“我這是在替你消災!”

“遇到道爺我,算是你修了八輩子的福氣,若非如此,這災禍你根本承受不住!”

“小傢夥,道爺不需要你感謝道爺,道爺我啊,做好事,習慣了!”

“天生不生道爺我啊,這世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災禍奪去性命!哎,道爺責任重大啊!”

“你說道爺是不是大大的好人?”

“回頭,回去了,可不要給道爺立長生碑!道爺我不信那套!”

“那啥,如果,你身上還有什麼災禍,一併拿出來,這樣,道爺保你長命百歲!哎,彆,彆感動的哭了啊,不至於,不至於┄”

死胖子說起來就冇完冇了,楊缺直覺得腦瓜子嗡嗡的,心中的鬱氣不斷膨脹,直覺得心肺隱隱有種要炸掉的感覺。

“死胖子,你,你,你,┄”

楊缺氣的說話都不利索了,他此刻有些能夠體會到當初被他氣的吐血的那些妖物和人的感受了。

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他孃的,看來毒舌一道被這傢夥鎮壓了一頭。

回頭還得修煉!

見楊缺氣得說話結結巴巴,胖子笑了笑:“小傢夥,彆這麼激動,那啥,這玩意兒,給你!”

“這東西,你拿著不會有災禍的!”

胖子先前手中拿著一塊鏽跡斑駁隻剩下一小半的銅鏡,一番搗鼓後,便被他丟垃圾一樣丟在腳下。

此時,見楊缺結結巴巴,他抬腳把那銅鏡踢給了楊缺。

“你,你他娘,你欺人太甚!”

下意識的接住銅鏡,楊缺破口大罵。

但,與此同時,他內心一震,腦海中封妖錄飛速翻動,而後,一股磅礴的吞噬之力自封妖錄上出現。

他感受到這股吞噬之力,隻能瘋狂的拉扯他手中的銅鏡。

想要將銅鏡拽入識海之內。

此時,若是這銅鏡消失在他手中,必然會被這死胖子察覺到異常,故而,楊缺強行抓住銅鏡,阻止其被封妖錄拉入識海。

心中一時間翻江倒海。

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封妖錄對這銅鏡的佔有慾!

對,就是佔有慾!

由此可見,這銅鏡並非凡俗之物。

心中翻江倒海,楊缺表麵上卻是並未表露半點兒,繼續破口大罵:“把一個垃圾丟給我,你,你,你,我和你不共戴天!”

聞聽楊缺此言,胖子一副痛心疾首的姿態:“小傢夥,你怎麼不領道爺的情呢?你這樣,太傷道爺的心了!”

“死胖子,你搶了我那麼多東西,丟給我一枚垃圾,讓我領你的情?我恨不得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

說著,楊缺直接抖手把銅鏡摔在了地上。

見楊缺把銅鏡丟在地上,胖子一閃身來到了楊缺身邊,從地上撿起了銅鏡,塞給了楊缺:“小傢夥,我告訴你,這東西來曆不凡,可是傳說中的太古器物!你好生收好,這東西,未來可以讓你成為舉世矚目,鎮壓一個時代的巨擘大妖!”

麵對胖子的苦口婆心,楊缺卻是裝出一副並不願接,對其質疑的姿態。

他越是不接!

胖子越是強行塞給他!

“一定要收好,我看你麵向不凡,未來一定可成大器!不要感謝道爺,道爺做好事從來不用人和妖感謝的!”

把銅鏡塞給楊缺後,胖子一閃身,收了被他倒在地上的寶物後,一閃身向著遠處而去,其離開之前,還對楊缺揮手告彆:“小傢夥,咱有緣再見!”

看著胖子欠揍模樣,楊缺咬牙切齒:“再見,他孃的,誰他孃的跟你再見!”

確定胖子徹底的消失後,楊缺這才鬆開了抵擋封妖錄吞噬之力,下一刻,銅鏡被拉扯進入了識海之內。

而,也就在銅鏡進入識海的下一刻,

他的識海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銅鏡進入識海之後,其上的鏽跡飛速脫落,而後,那鏽跡被封妖錄儘數吸收,而後,銅鏡宛若一枚太陽一般開始大放光芒。

一片片熾烈無比的黃金火焰,形成火海照亮他的識海。

讓楊缺瞠目結舌的是,銅鏡竟然開始和封妖錄不斷碰撞,宛若兩尊龐然大物,在於他的識海內廝殺。

“這,這銅鏡,其來頭莫非與封妖錄一般恐怖?竟然可與封妖錄相扛?”

看著銅鏡和封妖錄不斷在他的識海內碰撞,楊缺一陣心悸,這可是在他的識海內,若是這兩個東西打出真火。

把他的識海撕裂,那他下場必然會淒慘無比。

而,就在楊缺擔心會出現這樣的變數之時,他識海內卻是於瞬息間恢複風平浪靜,而後,楊缺便看到了古怪的一幕。

銅鏡和封妖錄,分居他識海內的兩側。

各占據一地,井水不犯河水。

“呼,總算冇有鬨出不可收拾的麻煩!隻是,不知這銅鏡到底是什麼來頭?”楊缺鬆了一口氣之餘,開始嘗試與銅鏡溝通。

可是,銅鏡寂靜無聲,根本冇有半點兒反應。

見無法和銅鏡溝通,楊缺便開始和封妖錄進行溝通,打算從封妖錄那裡打探一些關於這銅鏡的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