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

楊缺下意識的出聲詢問燕飛天,可是,就在他吐出兩個字之時,燕飛天一揮手,一股霸道的力道衝擊在了他的身上。

隨後,他不受控製的向著山上飛去。

身子倒飛中,他進入了山峰之上,而也就在他落入山峰上的刹那,他的身形憑空消失在了山峰之上。

當他腳踏實地後,他已然看不到山下的景象。

嘗試著向著山下走去,可是,一股如同沼澤一般的禁錮之力,阻擋住了他的去路。

“燕飛天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那一刻,她好像變了一個人?被奪舍了?還是身體出現了某種變故?”

想著自從認識燕飛天後,燕飛天的種種不合常理之處。

如在野草街上,她揚言要護住他和白素,最終爆發力量之後,卻選擇了遠遁。

如,在洞窟之中,她驟然爆發實力之下,可是,修為卻在暴漲了瞬息後,卻是又飛速跌落。

如,她對於這片世界的瞭解,給他感覺彷彿燕飛天乃是這方世界土生土長的存在。

而非其對此間的瞭解,隻是來自於某些古籍。

當下燕飛天在楊缺的眼中佈滿了迷霧。

“雖然很好奇你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以我現在的能力,便是知曉你身上發生的事,恐怕也幫不到你什麼,希望你自求多福吧!”

斂了斂心神,楊缺不再去多想,開始打量此間的環境。

此間怪石嶙峋,並無任何特彆之處。

而,便在楊缺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之中,在其身前數丈之地,一團團黑色的雲煙自空中憑空生出。

黑煙翻卷,自其中走出了數隻牛頭馬麵的妖物。

他們全身都繚繞著死亡的氣息。

一看便不是活物!

這些妖物散發的戰力氣息,並不高,妖變期初期,楊缺當下的戰力雖然在神符初期,看起來要比這些妖物弱上不少。

但,與這些妖物廝殺,卻並非不可勝之。

眼見這些妖物出現,楊缺並未猶豫,拎著殺戮劍便衝向了這些妖物。

一番慘烈的廝殺下,楊缺憑著被擊飛出去數十次,吐出數口老血後,終於將此間的這群牛頭馬麵的妖物擊殺。

在擊殺了此間這數隻妖物後,他體內衝擊開的竅穴之封數已然從225枚增長到了230枚之數。

這裡,隻所以是225枚增長到230枚之數,乃是因為楊缺在擊殺了葉九遮的三清身後,從其身上汲取到的生之氣息,讓他在220枚的竅穴之封基礎上,再度衝擊開了5枚竅穴之封。

將牛頭馬麵擊殺後,再無妖物出現,楊缺在此間四處遊走了起來。

這片所在,確實充滿了迷惑人五感的力量,若非他具備破妄之眼,在此地必然寸步難行。

一邊前行,楊缺一邊在心中思索著。

“此地,倒是一個很利於我的戰場!在我無法動用封妖錄,隻是具備神符初境戰力的情況下,遇到一些不可敵的存在,引到此地,說不得我可以藉此將其殺之!”

在此間遊走了半個時辰後,楊缺在一片窪地附近,發現了一株閃爍著輝光的靈草。

當其看到這株靈草的瞬間,封妖錄驟然在其腦海中翻動,隨後,在其書頁上出現了一行文字。

“清靈草!沾染著殘體氣息的草物,可解開殘體封印!”

“任務!封妖之路!參悟劍一無回!演練千遍,可讓宿主具備捨身一擊。注1:捨身一擊爆發戰力為化丹境!注2:捨身一擊為消耗戰技,在特定情況下,可進行重新整理【捨身一擊為一擊之術,施展後,若無法滿足觸發條件,讓其再度具備效果,無法施展。】”

封妖錄的任務來的猝不及防。

當看完書頁上的任務後,楊缺欣喜不已。

“看來,你也不想看著我死啊!”

楊缺笑著嘀咕了一句。

而後,毫不猶豫的來到了窪地邊,這一路靠近他小心翼翼,生怕這途中會出現什麼守護清靈草的妖物和靈獸。

可是,讓其意外的是,一切風平浪靜。

並未有任何變故發生。

采摘了清靈草後,楊缺便毫不猶豫的吞服了下去,在其吞服下清靈草後,楊缺便感受到身上如蒙著一層霧嶂。

這霧嶂在吞下清靈草後,飛速變得稀薄。

在其有這樣的感受之時,他的身上也發生了肉眼可見的變化,在其體表滾滾黑煙彌散,整個人看起來便宛若一根不斷冒著黑煙的大煙囪。

當下的楊缺並未感知到體外的變化。

若是此時他能夠注意到身軀的外在變化,必然可以見到,在其頭頂的黑煙之中,有一座模糊的山嶽浮現。

那山嶽其形與腦海中的封妖錄極為的相似。

在其山嶽之下,隱隱有著一個罐體沉浮。

那罐體與蒼雲祭出的封靈邪罐外形如一。

在黑煙中浮現出這樣的畫麵之時,在楊缺不遠處,一個抱著封妖錄的透明虛影,驀然的審視著楊缺。

其姿態如蒼天在上,不似人間之物。

“第五十一┄”

他嘀咕了一聲,而後,潰散化作點點流光消散於無形。

就仿若其未曾出現過。

楊缺身上的黑煙,在哪透明虛影潰散後,散去。

也就在黑煙散去後,楊缺睜開了雙眼,這一刻,他感覺無比的輕鬆,下意識的他與封妖錄溝通了起來。

“現在,我可以換取修為嗎?”

在其詢問下,封妖錄書頁之上出現了一行文字,對其詢問做出了回答。

“宿主還剩十年壽元,可以換取修為為化丹境!若想換取中五境修為,可以靈魂作為置換,但置換後,宿主靈魂殘缺,終生無緣帝道!將淪為封妖錄之仆!”

看完封妖錄上的置換條件,楊缺忍不住大罵。

“這東西,他媽的簡直就是個邪物!以靈魂作為置換?你他孃的能想的出來?”

讓楊缺冇想到的是,他的吐槽封妖錄竟然也給出了回覆。

“宿主,當明白,交換,需要遵從等價交換法則!這是封妖錄的最高準則,不可打破,無法打破!”

關於傳說中的一些器物,都蘊含著一些規則。

對此,楊缺是知曉的。

雖然他吐槽封妖錄,但卻明白,這規則並不以封妖錄的意誌為主,而是封妖錄誕生之初,便蘊含其內的規則。

看完封妖錄的回覆,楊缺暗暗做出決定,若非萬不得已,他是絕不會在未突破之前,便去以靈魂置換修為。

封妖錄之仆?

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深吸了一口氣,楊缺暫時將腦海中的念頭甩出腦海,而後,開始在此地演練劍一無回,相比於封妖錄的置換,當下演練劍一無回獲得捨身一擊,纔是他抓住的最真實的好處。

而,也就在楊缺在此間演練劍一無回之時。

在外界,一片荒原上,黃金獅人族正盤膝而坐,身上繚繞著騰騰火光,在其身後隱隱可見一座六丈來高的鎏金大佛虛影盤坐。

它正在修煉煉日大佛訣!

其身上的修為氣息已然有了突破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