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在楊花他們進入門戶後,此間天地發生異變之時,在這片世界的某處黑霧湧動的大地間。

響起瞭如雷般的嘶吼之聲。

在這嘶吼聲下,黑雲翻滾,宛若其中有龍蛇攪動風雲。

偶爾撕裂的黑霧間,可見一座如山的囚籠,其中隱有鮮血淋漓的身影浮現,仔細看,那是一個被剝掉了全身皮肉的巨人。

巨人眼球被挖去,隻有兩個黑洞洞的眼眶,宛若兩口深不見底的深井。

他發出陣陣怪笑:“時間到了嗎?那個人要來了?”

在其言語之間,距離他百裡之外的黑霧之中,同時響起了一道聲音:“我感受到了皇者的氣息!祖龍璽要現世了?”

“青銅天殿┄”

“許瓊霄┄”

“黃天未死?”

“我感受到了,這,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

黑霧間,不斷有一聲聲大叫響起,其聲勢驚天,可是古怪的是,他們發出的聲音,根本無法傳出數丈。

自然也不會被進入此間的人族和妖族知曉。

而便在此間不斷有大叫響起之間,這片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個絕地。

有如山白骨擊天,一個個白骨骷髏手持兵刃騰空而起,如蝗蟲過境。

此處為無儘骨海!

有頂天立地的石人身軀生滿樹木,邁動腳步,行走於大地間,對著萬裡之外的紫色大山虔誠祭拜。

其身處所在,那是一片血色荒原!

有身披甲冑,狀若傳說中的天兵的存在,身上繚繞黑氣,坐在一尊崩斷的黃銅寶塔旁泣血哀鳴。

其身周血海起伏!

有形若孩童,穿著肚兜,滿頭紅髮的存在,身披帶血的長綾,胸腹插滿箭矢,卻不死,跌趺而坐,抱著一隻狗頭大口啃食。

狀若惡魔!

不遠處有連綿的火山噴發,此處為至陽火海!

便在此間出現一處處絕地,以及強大宛若神魔的存在之時,此間,不斷有秘寶和靈藥於虛空飛遁。

宛若一場千年難見的流星雨。

楊花他們進入門戶後,被黑氣包裹,再度現身,其身邊的人和妖,都已然消失無蹤,對於此等異變,他們自然第一時間提起了警惕之心。

在最初的慌亂過後,他們便被驚喜所包裹。

因,他們出現在不同的區域後,分彆獲得了珍貴的靈藥、秘寶、秘籍,這些收穫,無論那一種,放在外界都是千金難求的。

“此處真是一處寶地,我竟然獲得了一枚人靈果!吞下它,我便可以晉升鍛身境,且資質必然可以提升數倍!”

“玄天道章?此法真是玄妙,有此,我的戰力必可再升數個台階!”

“魔龍戰刀?雖然是殘器,但也威力不俗!”

“龍蛇變?此功法,乃是黃級功法,有此,我成為大妖便不是夢!”

“哈哈,哈哈,我竟然得到了我九頭太陽聖獅一脈的煉日大佛訣!有此功法,我必可重現祖先輝煌!”

一處荒野間,黃金獅人族,放聲大笑。

而便在黃金獅人族有所收穫之時,另一處所在,蒼雲抱著一個如嬰孩般的土罐也在放聲大笑。

“吞天寶罐仿品,運氣真不錯!有了此物,那人族奴仆,屆時必死!”

就在他們各有收穫之時,楊花也獲得了一枚符籙,其符籙,乃是一枚雷道之符,可召喚九天雷電,化為一擊。

對於這個世界,發生的種種,楊缺和身邊的長春老人桃花夫人枯劍,以及燕飛天來說,他們並不知曉。

當下,他們已然來到了那如山般的巨型絞刑輪盤下。

“此地,便是那祖龍璽的所在!”

來到此處後,燕飛天伸手指向輪盤下的山峰所在。

聽聞燕飛天此言,長春老人桃花夫人以及枯劍,臉上都浮現出了一抹激動,看其神色,顯然那祖龍璽乃是一樁極為了不得的秘寶。

“既然已經到了目的地,那麼,封印之事,小傢夥你便動手吧!”

燕飛天的話音落下,長春老人開口示意楊缺可以開始動手破除封印。

此時,其言語變得極為的清冷,不知是不是錯覺,楊缺竟然在其眼底看到了一抹黑色的流光一閃而逝。

那黑,極為的古怪,攝人心魄,充滿了黑暗之意。

隻是其出現的時間很短,以至於楊缺都不確定他看到的是否為真。

對此,楊缺也並未去糾結。

眼前這人到底有什麼古怪,與他冇有什麼關係,當下,他隻需要按照對方所說去做。

然後,趁機進入燕飛天所說的迷靈之陣。

至於燕飛天,他當下便是跟隨燕飛天一起,也做不了什麼,倒不如先找機會脫離此間三人的控製,找機會解除身上那封靈邪罐給予他的封印,突破修為,這樣,也能有辦法幫助燕飛天不是。

雖說,他和燕飛天的交情不深,但怎麼說,對方也曾救過她。

這個恩,他是不會忘的!

雖然,燕飛天說了讓他放心,其有自保的手段,但,這在他看來,對方必然是打消他顧慮的說辭。

若燕飛天真有手段,自在血霧中相遇以後,其對方也不會那麼狼狽,數次若非他出手,已經嗝屁了。

倒是個心底善良的小丫頭!

至於他若消失,燕飛天是否會有危險?

在他看來以長春老人桃花夫人和枯劍的性格,必然不會殺死燕飛天,因長春老人很清楚,楊缺對燕飛天的重視。

若,他消失,他們必然會控製燕飛天,以燕飛天為籌碼,進而控製他。

要知道,如今他可是他們解開這處世界內的封印的唯一人選!

心中捋順著種種念頭中,楊缺走向了前方的山峰,而就在他靠近山峰數十丈所在之時,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阻力。

不用運轉破妄之眼,他便已然確定了,此地應當便是封印所在。

運轉破妄之眼後,果不其然,他便看到了一堵接天連地的符文凝聚的牆壁,擋在他的前方。

冇有半點兒猶豫,楊缺運轉元力,開始破解此處封印。

伴隨著一聲琉璃崩碎聲,一聲巨大的龍吟聲炸響,而後,一條長達百丈的五爪金龍騰躍而出。

眼見此幕,長春老人桃花夫人枯劍,不約而同的衝向了五爪金龍。

與此同時,燕飛天的聲音在楊缺的腦海中響起:“就是現在,衝上山去!那迷靈之陣中,存在有某種異寶,必可解決你的身體問題!”

什麼情況?

聞聽燕飛天的這句話,楊缺愣了愣。

他從燕飛天的語氣中聽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便如同此時的燕飛天突然變了一個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