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枯劍的模樣,楊缺心中鬱氣儘吐。

他的目的達到了!

至於在打開此地封印後,對方是否會對他出手,他並不擔心。

按照燕飛天所說,隻要進入門後的世界,他和燕飛天便可找到機會逃出昇天。

目前來說他還不是長春老人桃花夫人以及枯劍的對手,但,隻要給他時間,突破鍛身境後,他便不用再畏懼三人。

來到門戶前後,楊缺再度運轉破妄之眼。

眸中浮現出淡藍色的光芒。

先前他已然檢視過門戶上的封印,當下,他心中有數,運轉破妄之眼後,便開始運轉元力,飛速在門戶之上按動。

每一次手掌拍出,其掌心便有一股元力沁出,融入門戶之中。

接連拍出了數千次後,門戶之上浮現出了一道道黑色的紋路。

而後,伴隨著一聲吱呀聲,門戶緩緩打開。

“怎樣?”打開門戶後,楊缺轉頭笑看向枯劍:“井底之蛙!”

“小子,你說夠了嗎?說夠了,你可以去死了,此處封印打開,你已然無用!”枯劍等的就是這一刻。

此時,他若再不殺了這傢夥,他懷疑自己會被氣的走火入魔。

可,天不遂人願,就在他擎劍將要殺向楊缺之時,長春老人身邊的燕飛天,卻是驟然出聲打斷了他:“不能殺他,他還有大用!”

“封印已破?他還能有什麼大用?”枯劍冷哼一聲,問道。

這次,長春老人給出了回答:“在門後世界裡,還有很多繁複無比的封印,枯劍,先前都忍住了,到了現在,難道你要功虧一簣?”

長春老人的話音落下,桃花夫人也嬌聲勸道:“和一個小傢夥計較什麼?大事要緊!”

看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的態度,枯劍知道,他當下想要殺掉楊缺這一想法是無法實現了,這讓他恨欲狂。

心中的鬱氣,讓他直覺得如一個皮球,憋到了極限。

一旁的燕飛天看著枯劍如此憋屈模樣,悄悄給楊缺比了個大拇指。

自從在血霧中遇到楊缺,楊缺的毒舌可是氣的她不輕,讓她恨得牙根兒癢癢,可是,冇想到這傢夥的毒舌用在對手的身上,竟然如此解氣。

這一刻,她也不是那麼討厭楊缺的毒舌了。

在其眼中,這還是楊缺的一個優點。

“該死的廢物,冇想到,氣人也能如此帥!回頭,一定要和他學上幾招!”

燕飛天在心中暗暗打著小九九。

此間眾人心緒不同,楊缺並未理會,見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再次嗬斥住枯劍,他自然不會放過再氣一氣枯劍的大好機會。

他吊著眼,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來啊,殺我啊,我若動一下,我他媽就跟你姓!”

之前,枯劍要殺他,他便是用這句話挑釁枯劍。

當下,雖然再度重複了一遍,但其殺傷力並未減弱,反而對於枯劍來說,暴擊更大。

楊缺這句話落下後,他頭頂又開始冒煙,先前被門戶之上的力量反噬,震出的傷勢,在氣怒攻心之下,被引動,嘴角又有鮮血流出。

這看的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嘴角一陣抽搐。

他們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了,可是,像楊缺這樣毒舌的傢夥,還是生平僅見,若要說毒舌有修行門檻的話,他們願稱楊缺為毒舌至尊,嘴炮大帝。

這樣的毒舌,饒是他們也有些瑟瑟發抖。

“好了,都彆愣著了,抓緊時間進去吧,再磨嘰,等外麵的傢夥都湧入進來,我們便無法搶占先機了!”

桃花夫人適時出聲,提議大家進入門戶內。

要是再在此地逗留,她覺得枯劍會失去理智。

屆時,便是有她和長春老人在,枯劍也定要拚個你死我亡,殺掉楊缺。

當下楊缺還不能出事!

對於這一點,長春老人自然也心知肚明,點了點頭,而後,此間眾人向著打開的門戶內走去。

楊缺本以為門戶後的世界,依舊是一段冗長的洞窟。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真如桃花夫人長春老人所說,門戶後的世界,還真是一個世界,而非洞窟。

門戶後是一片遼闊的黑色大地,大地上有著一座座高達千丈的山峰,在山峰之間,有著一些高聳入雲的金屬建築。

其外形如牢獄之中的刑具。

有巨大的絞刑輪盤!

有如山嶺般的斬首鍘刀!

有與山峰齊高的大甕,其中不斷有水沸騰,可見其中人骨翻滾!

此間刑具囊括了世間所有的刑具。

這些金屬刑具,全都繚繞著蒼古之氣,仿若存在了無儘歲月,其散發著攝人的刑罰之氣,讓人望而生畏。

再加上天空中飄蕩的黑雲。

此間,給人凶險壓抑到了極點的感覺。

看著此間的景象,桃花夫人長春老人和枯劍,臉上都是一片凝重,顯然他們對於此地也是有些畏懼。

“接下來該如何走?”桃花夫人定了定神後,看向長春老人。

“燕飛天,你來帶路!”

見桃花夫人詢問,長春老人對燕飛天冷聲道。

對此,燕飛天並未多說什麼,順從的在眾人身前帶路,隻是在其前行中,她再度以識念向楊缺傳音。

“廢物,等會兒,我會帶他們前往前方那處巨型絞盤下,那裡有一座迷靈之陣,且隱藏著一樁秘寶,你解開封印後,他們必然會搶奪秘寶,屆時,你便趁機衝入迷靈之陣!那陣法,縱然他們三人修為高深,也不敢輕易涉足其中,你隻要藏身在其中,便可以找機會逃出生天!”

聞聽燕飛天此言,楊缺抓住了其話語中的重點。

聽燕飛天的意思,這是不打算跟他一起?

而就在楊缺如此猜測中,燕飛天便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給出瞭解答:“我還有大事要辦!放心,不會有危險的!”

燕飛天的話倒是並未讓楊缺意外。

她和長春老人費儘心機,來此,必然是有所圖謀的。

隻是,讓他放心是什麼鬼?

他和燕飛天又不是很熟!

他可不擔心燕飛天!

楊缺在心中腹誹道。

片刻後,他們來到了那巨型絞盤之下,而也就在這時,在他們先前進入的門戶所在,楊花帶著一群楊家人,以及一群妖物出現在了門戶之前。

這些妖物,楊缺若是在此,必可認出其中有不少熟悉的麵目。

如蒼雲!

如黃金獅人族!

他們進入門戶後,門戶瞬間關閉,而後,門戶在他們的眼前消失於無形。

下一刻,一團團黑色的光芒出現在他們的身上,而後,他們憑空消失在了原地,與此同時,此間的環境開始飛速變化。

山峰化作平地,空中出現孤島。

有深入天穹深處,擠滿半個天穹的青銅殿座落於孤島之上。

有巨大的未名生物,在黑雲中沉浮,宛若巨鯨躍於怒濤之間。

有無頭巨人,矗立於天地間,腰腹所在冇入黑雲中,其扭動身形,撕裂雲層,可見其恐怖身影。

有黑龍被鎖鏈纏繞,於蒼穹之間掙紮,泣血如瀑,身上可見森森白骨。

此間種種,儘都繚繞著濃鬱的歲月蒼古之意。

古怪的是,距離此處並不算遠的,楊缺他們對於這些變化卻是並未察覺到半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