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按捺住心中殺意的枯劍,殺意再度被點燃。

其手中長劍一抖,宛若銀龍出閘,裹挾著如瀑劍氣向著楊缺斬出,與此同時,在其身周劍氣凝聚成了數道枯劍的身影,皆以不同劍式向楊缺刺出。

對於枯劍的出手,桃花夫人和長春老人,時刻都在防備著。

二人不約而同的爆喝了一聲。

“桃花玄天幛!”

“回春困龍煙!”

在兩人爆喝下,粉色的霧氣翻卷片片桃花形成一道護罩與團團碧綠煙雲形成的慶雲,第一時間罩住了楊缺。

咚!

震耳欲聾爆鳴聲中,枯劍的攻擊衝擊在了桃花夫人和長春老人祭出的防禦手段之下,如大水衝擊礁石。

劍氣流溢捲起千堆雪!

枯劍這一擊,並未攻破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護住楊缺的手段。

“枯劍,你要殺了他,今日,我們便與你不死不休!彆忘了,我們千辛萬苦來這裡要做什麼?”

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齊聲嗬斥枯劍。

其實枯劍這一擊,並非是真的想要楊缺的命,他隻是想要給楊缺一點顏色,發泄一下心中的怒意。

可是,卻冇想到卻是引起了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的震怒。

他的修為和桃花夫人長春老人不相伯仲,若隻是單打獨鬥,他不懼二人中的任何一人,但二人聯手,他的處境便會極為凶險。

再之,他很清楚,今日桃花夫人和長春老人對於此處封印勢在必得。

而他也同樣如此!

此時,雖然心中憋屈,可聞聽二人的怒喝,他還是停了下來。

見枯劍停下,楊缺便欲再度發揮毒舌神功,可是,不等他開口,長春老人卻是打斷了他:“你想怎樣才願意出手?”

“是啊,小弟弟,有什麼要求,都好商量!”

桃花夫人點頭附和。

當下不能動用武力,想要楊缺出手,他們隻能采用懷柔手段,去滿足楊缺的一切要求,隻要對方助他們打開封印。

屆時這小傢夥還不是任他們揉捏?

“你們確定?”

楊缺盯著枯劍,臉上滿是質疑。

其意思很明顯,二人的態度並不是他所在意的,他在意的乃是枯劍的態度。

見此,桃花夫人和長春老人都明白楊缺的意思。

“枯劍,你的態度呢?”長春老人淡淡道:“這一切,都是你惹出來的麻煩,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說服他解開此地封印,否則,今日你彆想好過!”

長春老人的話音落下,桃花夫人也格格笑了起來:“枯劍,為了此地封印,既然做錯了事,你應該給小弟弟道個歉!”

桃花夫人的話音落下,不等枯劍開口,楊缺卻是出聲道:“道歉?我就需要接受?先前,他不是叫我滾,還把我打傷了?一句道歉就能揭過?”

“如果是這樣,我要是把他打個半死,然後給他說句對不起,你看能接受嗎?”

雖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但是,在楊缺看來,有人犯下的錯,根本不是一句道歉,便能揭過的。

楊缺的態度,枯劍自然一清二楚,這傢夥現在是想要攜大勢,找回先前他霸蠻欺壓對方的那筆帳。

“你想怎樣?”

枯劍眼中寒光流動,冷聲問道。

“我想怎樣?那要看你的態度!”

楊缺對於其眸中湧動的怨毒殺意視若無睹。

略作沉默,枯劍心中已然有了想法:“先前,我打了你一掌,現在我便給予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言語之間,枯劍毫不猶豫的運轉元力,悍然在胸腹之上拍了一掌。

在這一掌之下,枯劍噗的吐出了一口血。

“現在可滿意?”

“就這?我這人心眼小,彆人傷我一分,便需十倍還之,這怎麼能夠?”

先前你枯劍很張狂?

不把我放在眼裡?

自視甚高?

現在我就要把你按在泥地裡踩!

“好!”

枯劍牙齒咬得嘎嘣作響,最終還是忍住了心中爆裂的氣息,悍然舉手,再度向著胸腹拍去。

接連十掌之下,其又吐出了數口鮮血,臉色已然化作蒼白之色。

“現在可滿意?”

枯劍在仙運宗乃是天之驕子,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無人敢如此折辱他,便是見到大正王朝皇室的人,那些人也對他敬畏有加。

今日,卻被一個通竅境的傢夥拿捏!

心中的戾氣可想而知,但,他卻是對對方還冇有半點兒辦法。

他本以為自傷十掌,此時便算是揭過了,可,事情遠未完。

“打我的帳算是清了,可,讓我滾的這筆賬?也罷,您在封印一道天賦超絕,我隻是一個坐井觀天的井底之┄”

楊缺的話還未說完,枯劍咬牙切齒的打斷了楊缺:“我為我先前的言語,給你道歉,對不起,是我狂妄自大!”

到得此時,枯劍的顏麵已然儘失。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可,如今卻被眼前的小傢夥把所有驕傲按在泥地裡踩。

想著先前出現後,他所說的話,做的事,一副此間封印,隻要其出手,便可迎刃而解,他直覺得羞憤無比。

恨不得將眼前的傢夥,食其肉啖其骨。

“小子,等封印解除,便是你的死期!”

其嘴上說著道歉的話,心中卻是在不斷咆哮。

“你仙運宗天之驕子,給我道歉?我還真是修了百輩子的福氣,既然,你都如此不要臉皮,也罷,看在你不要臉皮的份兒上,我就勉為其難,讓你這井底之蛙看看,我是如何解開這裡的封印的!”

楊缺笑眯著眼,再度提起了先前枯劍對他所說的言語。

對付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人,最好的方式,便是折磨完其**,再對其靈魂進行重創。

你目空一切,對於弱小的人隨意出手,出言嗬斥。

我不用自己動手!

你打我一掌,自己打自己十掌。

你嗬斥我?

怎樣心高氣傲,那就怎樣低聲下氣的給我道歉!

你自恃在某一道上可藐視天下人!

那我就在你最強的方麵將你擊敗!

不服?

忍著!

楊缺的一番操作,令得枯劍心中戾氣翻滾,體內氣息紊亂,直接被氣的噗的再度吐出了一口鮮血。

頭頂之上開始瘋狂冒煙!

這,不僅被楊缺氣的吐血了

還給氣的冒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