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手掌按落在門戶上的瞬間,一片片玄妙的銀色符文如雪花一般飄出,融入了身前的門戶之上。

在這些符文融入門戶上的瞬間,高大的門戶開始瘋狂抖動。

門縫內有煙塵不斷彌散而出。

見此一幕,此間眾人儘都一瞬不瞬。

“看來,枯劍真的能打開此地封印啊!”

桃花夫人眸中神色閃爍,聲音柔媚歎道。

在其言語之中,長春老人雖然並未言語,可是其神色卻是不時變化。

楊缺將兩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

若是尋常通竅境,根本無法明白兩人神色的變化意味著什麼。

可是,他畢竟曾是人族中五境修行者,很清楚,這兩人必然是在以識念交流,謀劃著若是枯劍真打開了此地封印,屆時兩人該如何應對。

見此,楊缺笑著開口打斷了他們的謀劃。

要想給予枯劍教訓,當下他必須露一手,如此,才能順理成章的,把先前枯劍對他出手的帳找回來。

“他打不開!”

楊缺的聲音並不大,但卻透漏著極大的自信。

“哦?如今,枯劍已然撼動門戶上的封印,為何小弟弟你能如此確定他打不開?”桃花夫人的注意力曆時間如楊缺所料被吸引。

在桃花夫人好奇詢問之時,長春老人和燕飛天也好奇的看向了楊缺。

在他們看來那枯劍如今已然撼動門戶上的封印,必然是有辦法解除封印,可是,楊缺卻極有自信的告訴他們,枯劍辦不到。

他們也想知道緣由!

“因為他不是地師會的人!”

楊缺理所當然道。

楊缺的話枯劍自然也聽在耳中,在楊缺的話音落下後,他放聲大笑:“是嗎?那你看看我能不能打開!”

大笑之中,他的手掌飛速在門戶上按動。

隨後,一聲爆鳴炸響,瘋狂搖動的門戶,搖動的愈發劇烈,與此同時,整個門戶之上生出了片片黑色的光芒。

在這黑色光芒下,枯劍被衝擊的倒飛而出。

其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再看門戶所在,此時已然寂靜無聲,並無所動。

看著這一幕,楊缺也笑了起來:“這就打開了?我境界低,眼窩子淺,看不太明白,喂,飛天啊,門倒是開冇開?”

楊缺說著,轉頭看向燕飛天。

先前枯劍的霸道燕飛天也看在眼中,其霸蠻姿態讓燕飛天心中也憋著一肚子火,此時聞聽楊缺詢問,她極為配合道:“好,好像是冇開!”

“開還是冇開?怎麼還整出個好像?”

楊缺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姿態。

“我,我也境界低,師父,還有桃花夫人,你們呢?可看出這門戶上的封印被解除了嗎?”燕飛天眨巴著無辜的眼睛,看著長春老人和桃花夫人。

看著兩人一唱一和,桃花夫人和長春老人卻是並未接他們的話。

門戶上的封印是否解除,能不能看出來,和境界根本就冇有半點兒關係。

若這門戶上的封印打開,門戶便自然會洞開。

可現在這情況!

還用他們回答?

對於楊缺和燕飛天的一唱一和,二人都極為的清楚,他們這是在為先前枯劍的霸蠻態度還擊。

楊缺和燕飛天的一唱一和,枯劍自然也聽在耳中。

先前,他那霸蠻自信的態度,便如同眼前這門戶上的封印,隻要他出手,便可以將其解開。

可現在,一通操作之下。

門戶上的封印並未被打開!

這完全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下的他,在門戶前的眾人眼中,那就是一個讓人捧腹大笑的笑話。

“你二人給我住嘴!先前我隻是試探一番,如今,我已然心中有數,你們便看好了!”枯劍臉色陰沉,怒聲喝道。

“是嗎?那您請繼續!”

楊缺眼神看向門戶所在,示意枯劍自便。

先前枯劍說讓他們看看如何打開門戶上的封印的,可是,出手之下,根本未能撼動門戶上的封印,反而被其中的力量反震受了不輕的傷。

如今,依舊嘴硬?

那,楊缺倒要看看,他如何把這齣戲演下去?

先前枯劍解除封印已然用出了他全部的手段,當下他很清楚,無法解開門戶上的封印,但,大話已然說出,當下容不得他後退。

隻所以,他依舊強裝成竹在胸,完全是麵子使然。

“好了,枯劍,讓這小傢夥來吧!先前你在解除封印之時,也聽到了,他能夠看出你解不開,顯然對於這封印有法子!他若解開了此處封印,我們也不要離去,大家一同探索門後的世界!”

“若有收穫,大家再行商量!如何?”

讓枯劍略微安慰的是,騎虎難下之時,桃花夫人出聲化解了他的尷尬處境。

“我冇有意見,就不知道長春老人,有冇有意見?”

枯劍深吸了一口氣,看向長春老人。

“就按桃花夫人所說!”

長春老人平靜回道。

三人完全忽略了楊缺的意見,便如同隻要他們做出決定,這門戶上的封印便可以打開一般。

看著三人如此態度,楊缺心中冷笑連連。

他等的機會終於來了!

打我一掌?

讓我滾?

不付出一點代價怎麼行?

便在楊缺在心中暗暗咬牙切齒中,長春老人的聲音響了起來:“小子,去,打開門上的封印吧!”

聞聽長春老人的話,楊缺一臉愕然,伸手指了指自己:“啊?前輩,你說的是我?”

“不是你,能是誰?”

長春老人臉色一寒,身上殺機曆時湧動而出,籠罩住楊缺。

“我不願意!”

對於長春老人的殺機,楊缺視若無睹。

如今他是解開門戶上封印的唯一希望!

這群人看其態度,對於門戶上的封印勢在必得,是一定要打開的,如此前提下,他們斷然不會對他出手。

這也是楊缺的依仗所在!

也是楊缺接下來向枯劍複仇的依仗所在!

“你想死嗎?”

楊缺的話音落下,枯劍森然的目光看向了楊缺。

“嚇我?我怕死了!都嚇尿了,你看看,地上都是濕的!”楊缺裝出一副瑟瑟發抖的姿態,顫抖了片刻後,轉而化身一副無賴的姿態:“殺我?來啊!”

“你以為我真不敢殺你?”

枯劍被楊缺的態度激的徹底失控,手腕翻轉,拔出了背上的長劍。

“你說對了,我就認為你不敢殺我!”

枯劍出氣如牛,手腕一抖,便欲擎劍刺出,便在這時,桃花夫人冷聲打斷了他:“枯劍,給我住手!”

與此同時,長春老人也斷喝道:“枯劍!”

在兩人的斷喝之中,兩人身上不約而同的湧出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已然做好了阻止枯劍的準備。

見二人如此,枯劍終於冷靜了下來。

但,與此同時楊缺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喂,殺我啊,來啊,我若動一下,我他媽就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