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飛天的的眼睛瞪的溜圓。

先前那妖物發狂之下,楊缺被擊飛,在她看來,楊缺衝上去,完全就是在找死,可冇想到,楊缺竟然直接將那妖物分屍了。

“這廢物怎麼做到的?”

先前楊缺的出手,她並未看清。

隻是眨眼之間,楊缺便將那妖物給分屍了。

楊缺隻所以能夠在那妖物發狂之下,一擊將其擊殺,乃是因為,在他先前與妖物纏鬥中,其體內衝擊開的竅穴之封發生了一些莫可名狀的變化。

其身軀仿似被鐵錘鍛打的鐵胚,發生了質的變化,令其被封印的戰力鬆動,其所具備的**力量提升到了三象之力。

且,體內元力在流經衝開的竅穴之封後,元力的凝練程度也發生了變化。

讓他的戰力突破到了鍛身巔峰。

故而,這也是他先前敢放狂言,說那妖物死定了的原因所在。

擊殺了妖物後的收穫讓楊缺頗感滿意。

在擊殺了那妖物後,獲取的生機之力,讓他又衝開了10枚竅穴之封。

這比他先前擊殺蜥蜴人,蛇人所獲得的生機要旺盛數倍。

如此之下,他衝開的竅穴之封總數已然達到了200枚。

衝擊開200枚竅穴之封,這讓他的戰力直接達到了神符境初期,此時其便是麵對妖變期的存在,他也有信心將其擊殺。

“總算是有了些自保之力!”

便在楊缺嘀咕中,燕飛天來到了他的身邊。

“你,你先前怎麼做到的?”

燕飛天問出了她的疑惑。

“不是有手就行嗎?”

楊缺開了個玩笑。

“你,你這廢物,你先前是想要看我出糗,才讓我衝上去的吧?廢物,這筆賬我記下了,這事冇完!”

燕飛天被楊缺氣的暴跳如雷。

“我要說,先前我並不具備擊殺那妖物的手段,你信嗎?”

“你覺得我會信嗎?”燕飛天惡狠狠道。

丟下這句話,燕飛天小腳狠狠的踩著地麵,就像是在她的腳下踩著的就是楊缺,她要把楊缺踩個稀巴爛。

看著,燕飛天這個樣子,楊缺搖了搖頭,暗歎,女人心真是海底針。

說實話都不信!

真是難搞!

記賬?

你開心就好!

心中腹誹,楊缺大步跟上了燕飛天。

此間洞窟極深,兩人在又走出了千丈距離後,在他們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門戶,透過門戶可見其中的鐘乳石散發著黃橙橙的光芒。

看到其內的鐘乳石光芒與先前一路前行而來,路途上的鐘乳石光芒不同,楊缺暗暗猜測,莫非此地便是暗妖血窟第二層。

而也就在其猜測中,燕飛天的聲音在其耳邊響起,印證了他的猜想。

“接下來便是暗妖血窟第二層了!進入其中,我們要麵對的便不僅僅是暗妖,還有來自人族的威脅!”

燕飛天雖然在提醒楊缺,可是言語中的冷意卻是能把人給凍死。

可見,她還在埋怨楊缺。

對此,楊缺卻是視若不見,笑了笑,點頭應了一聲:“知道了!”

兩人說著話,走進了第二層。

一進入第二層,一群背生肉翼,生著鳥頭,身披殘破甲冑的暗妖拎著鋼叉氣勢洶洶的衝向了他們。

這些暗妖比之楊缺先前擊殺的那如小山一般的存在還要強大些許。

故而,這次楊缺並未再讓燕飛天開導,而是,極為識趣的拎著殺戮劍,第一時間衝向了這些暗妖。

如今,他的戰力已然達到了神符境初期,可與妖變期的妖物抗衡。

眼前這些暗妖,雖說比先前那如小山般的暗妖要強大些許,可是,到底無法與真正的妖變期相比。

三下五除二之下,楊缺便將這些暗妖儘數斬殺於劍下。

擊殺了這些暗妖,其體內的竅穴之封又衝開了20枚。

到得此時,楊缺體內衝擊開的竅穴之封,達到了220枚,剩餘未衝擊開的竅穴之封已然剩下145枚。

按照這樣的速度,到第四層第五層,便可將365枚竅穴之封衝擊開。

想著馬上便可以衝擊開365枚竅穴之封,楊缺的心中生出了強烈的期待之意,隻要衝擊開365枚竅穴之封,便可以突破鍛身境。

屆時,其自身的戰力必然可以與妖族初境第五境歸一期的妖物一戰。

至於可用壽元換取封妖錄力量,必然也更加強大,說不定,屆時,上五境第一境的力量都可動用。

如此,便是遇到楊家的長老級存在。

他也可報仇雪恨!

收斂心神,楊缺拎著劍大步向洞窟深處走去,一邊走,一邊招呼身後的燕飛天:“走吧!接下來,我保護你!”

“誰要你保護我?自以為是的廢物,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抵消先前故意讓我出糗了?”燕飛天哼了一聲,扭著腰肢,腳步踩在地上更加的用力。

“真是大小姐的脾氣!老子欠你的?”

看著丟給他一個後腦勺,已然走到了她前方數十丈外的燕飛天,楊缺暗暗在心中暗罵了一句,隨後大步跟了上去。

可,就在其走出數步後,突然一道尖叫聲將他驚醒了過來。

尖叫聲乃是燕飛天所發出的。

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便見燕飛天被一條繚繞著紫色光焰的長鞭纏住,捆成了一個大粽子。

眼見這一幕,楊缺曆時做好了迎敵準備。

先前不論是蜥蜴人,還是蛇人,亦或者是那小山般的存在和背生肉翼的鳥頭人。

其出現,他都在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勁。

可,這次他竟然冇有半點兒察覺。

顯然對燕飛天出手的並不是此間的暗妖。

而是人族!

就在楊缺做好迎敵準備之時,在洞窟深處,出現了一道紫色火焰形成的光門,光門內走出了一個滿頭紫色長髮,麵容嬌豔,身材曼妙,著一身密佈魚鱗的黑紫色戰衣,披著一條黑色披風的女人。

在女人走出之間,燕飛天也發現了對方。

“葉九遮,你敢對我出手?你就不怕,到時上麵責罰?”

聽聞燕飛天的話,女人格格笑了起來:“燕飛天,來到罪惡之都這麼久,你還這麼天真?你以為是我鎮南王府要你的命?你也不想想,若是冇有那位的旨意,┄”

“住嘴!”

不等女人話說完,燕飛天打斷了女人的話。

“嗬嗬!也罷,不論你接不接受這個現實,都不重要!”

說完此言,女人緩緩按出了手掌,下一刻,其吐出了一個冰冷無比的音節:“死!”

一字落下,捆綁著燕飛天的長鞭之上,紫色的火焰瞬間暴漲了數倍,化作了一座紫色的火山。

“要她死?問過我了嗎?”

眼見燕飛天被紫色火山覆蓋,楊缺揮動殺戮劍,向著火山所在斬出。

燕飛天曾救過他,當下要他眼睜睜看著燕飛天被這女人殺死。

楊缺做不到!

他有恩必報,有仇必報。

今日燕飛天他必保!

不管這女人和燕飛天有什麼過節!

再說了,對方不就是個初窺神符境!

以他當下的戰力,足以將其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