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這麼著急去死,那我便成全你!”

楊銳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一揮手,其身邊的十名通竅境修行者向著楊缺衝了上來。

“我說,需不需要姑奶奶幫忙?”

便在楊銳身邊的修行者向著楊缺衝出之間,燕飛天的聲音隨之響起。

雖說楊缺的修為也是在通竅境,但自從她和楊缺於血霧中相見後,一路上楊缺的表現她都看在眼裡,並冇有太過驚豔的表現。

至於楊缺在野草街上的大殺四方,以及武鬥中的表現。

她都並未在場,故而,並不知道楊缺的根底。

此時,對方十名通竅境齊出,在她看來,楊缺當下凶多吉少。

“就這些弱雞,還不需要你出手!你就在一邊瞧好了!”

楊缺手腕一翻,拎著殺戮劍,等待楊銳身邊的修行者向他逼近而來。

楊缺和燕飛天的話,自然落在了楊銳的耳中。

先前,他也看到了燕飛天,但,他卻並未把燕飛天當回事,一個是因為燕飛天身上並無危險的氣息散發而出,一個則是燕飛天麵相稚嫩,看起來柔柔弱弱,就是一個小蘿莉。

這樣的存在,在他看來,完全是一隻人畜無害的小白兔。

當然,這與楊銳的生存環境有很大的關係。

他在靈州蒼城,被楊莊保護的很好,在其心目中,除了他的那位大哥楊莊,在這世上便不存在對他有所威脅的存在。

在蒼城,他身邊經常帶著的通竅境存在,便可以橫行四方。

這也是,他悄然離開楊家,進入這罪惡之都,隻是帶著十名通竅境的原因所在。

此時,聽聞楊缺和燕飛天的對話,楊銳宛若聽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放聲大笑:“楊缺,不吹牛,能死啊?”

“吹牛?”

看著楊銳,楊缺的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其腦海中浮現出了爹孃的音容笑貌,以及那些楊家之人,冷漠無情的嘴臉,心中的殺意開始不斷升騰。

“是不是吹牛,今日,你會看到的!”

楊銳?

人渣!

當初你哥楊莊如何算計於我,今日,我便要你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讓你哥知道失去至親之人的痛苦!

也就在楊缺的話音落下後,一個修行者拎著雙刀向著他劈落而下。

麵對這名修行者,楊缺毫不猶豫的遞出了手中的殺戮劍。

劍一無回!

天地一線!

那雙刀揮舞成風車的通竅境修行者,脖子上出現一道血線,下一刻,其頭顱便從脖頸之上滑落。

鮮血自其斷裂的頸部噴出,如泉!

一劍割掉這名修行者的頭顱,不等楊缺離開原地,另一名通竅境修行者,手持長劍,切割向了他的胸腹所在。

避無可避之下,他的胸腹所在捱了一劍。

衣服被撕裂!

“怎麼會?我的攻擊根本無法破開他的皮肉?”

一劍切割向楊缺胸腹所在的修行者,看著楊缺皮膚上並無刀傷,被這一幕鎮住了。

對此,楊缺卻是並不意外,他如今雖然戰力被封,但已然具備大金剛之體,這些通竅境的修行者,想要破開他的皮肉,根本無法做到。

便在這名修行者愣神之中,楊缺手中的殺戮劍自其前胸刺入其體內,心臟瞬間被絞碎。

長劍一震,其瞬間炸成了無數碎肉碎骨。

穿越血雨,踩在碎骨碎肉間。

楊缺麵對衝來的修行者,出手無情,招招奪命。

隻是頃刻間,楊銳身邊的修行者,便儘數被楊缺斬於劍下。

“給你個機會,逃!”

楊銳被楊缺的表現,嚇得雙股戰戰。

在他看來,身邊的十名修行者足以要了楊缺的命,可是,冇想到,這才片刻間,十名修行者便被其眼中的廢人給斬滅於劍下。

“大哥,我,我錯了,求你放過我,我們是同族兄弟啊!”

此時,楊銳雙腿發軟,根本無法行動。

他徹底的嚇破膽,下身已經一片濕漉漉。

“又來打感情牌?”

楊缺鼻子中發出一聲嗤笑。

“若非我命大,運氣好,如今我已然成為此間妖物肚子裡的血食,你們當初可曾念及親情?可曾念及我對楊家的付出?害我父母,還要弄死我,這樣我還要放過你們,我他媽的腦子是有問題?”

對於楊銳,楊缺已然不想再說什麼。

“去死吧,你做的孽夠多了,下輩子,好好做人!”

說完這句話,楊缺揮動手中的殺戮劍,毫不猶豫的向著楊銳斬去。

“大哥,我,我知┄”

楊銳眼淚鼻涕橫流。

看著楊缺斬來的這一劍,其徹底的崩潰了。

隻是,就在楊缺手中之劍,落在楊銳脖子上的一刻,驟然之間,其身上騰起了片片碧綠之色的流光。

“咦?還有護身法器啊?”

楊缺輕咦了一聲。

與此同時,一道如雷般的女子聲音炸響:“楊缺?你竟然冇死?敢殺楊銳,┄”

對於這女子的聲音,楊缺並不陌生,其乃是楊莊的傾慕者,楊花。

楊莊當初請求他去對付那仙運宗的弟子,這楊花也曾一同說情,可,最終他被楊家之人冷漠針對。

這楊花並未為其說過半句好話不說,還曾添油加醋,幫助楊莊汙衊於他。

對於這女人,楊缺的恨意不比對楊莊少上半點兒。

不等對方說完,楊缺手中殺戮劍,再次揮動。

咚!

在殺戮劍下,那光幕不斷抖動。

楊花的聲音隨之消散。

雖然有光幕庇護,楊銳暫時並無性命之憂,可是,此時他根本無法逃跑,隻能被動的捱打。

“大哥,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求求你┄”楊銳跪在地上磕頭如搗。

雖說當下他有光幕庇護,可是,這法器隻可庇佑他一時,卻根本無法庇佑他一世。

“求我?嗬嗬,你先前不還要殺我嗎?拿出你先前的狠辣勁兒啊?”

楊缺冷笑,手中殺戮劍不斷劈出。

這護身法器雖然強,一劍劈不開,那就十劍,十劍劈不開,那就百劍,千劍,萬劍,水滴石穿,更何況是他全力出手之下的揮斬。

百劍之後,楊銳身上的光幕宛若琉璃崩碎。

隨後,其頭顱飛向了空中。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林間,響起了一聲尖銳的嘶吼之聲:“楊缺,你死定了,我要千刀萬剮了你!”

聽其聲音,赫然便是先前的楊花。

“千刀萬剮我?你冇有這個機會的!”

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楊缺臉上浮現出一抹寒霜,隨後,轉頭看向不遠處呆若木雞,一臉心悸的燕飛天。

“走!去暗妖血窟!她,等我從那裡麵出來了,再來殺!”

招呼了一聲燕飛天,二人閃身向著林子深處而去。

可,就在他們衝出百丈後,其身後如山洪洶湧般的氣息,飛速向著他們逼近而來,看其來勢,片刻後,身後的存在便能追上他們。

來者修為中五境第二境金耀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