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雲一掌將楊缺他們拍飛出去後,並未停手。

她大步向著楊缺所在逼近。

此刻,她的目標隻有楊缺。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存在。

其前行中,她身上的氣息已然達到了妖族中五境第一境道始境,以其身軀為中心,其周圍方圓數十丈的天地間,出現了一道道邪惡詭異的道則紋路,隱隱可聽到一聲聲神魔嘶吼,宛若這道則深處,乃是傳說中的萬魔之界。

道則凝結,形成了一個模糊的蓮花狀。

這些道則覆蓋其身周方圓數十丈,在其前行中,附近那些躲避不及的妖物,紛紛被這道則覆蓋,於瞬息間化作血泥,而後,這些血泥便被那道則汲取。

在此刻的蒼雲麵前,楊缺根本冇有半點兒抵抗的信心,如今戰力被封,他雖然激發體內竅穴之封,具備兩刻鐘的魂相期戰力。

可是,在此刻的蒼雲麵前,他所具備的力量根本無法與眼前的蒼雲搏殺。

此時,與其硬撼,完全是飛蛾撲火。

看著蒼雲飛速逼近,楊缺開始與封妖錄溝通。

“能換取修為嗎?”

封妖錄給出的答覆,讓楊缺打消了依仗封妖錄的念頭。

“因沾有殘體氣息的器物,宿主戰力被封,故而,當下無法換取修為!”

得到封妖錄的迴應後,楊缺歎了口氣,看來,接下來隻能逃了。

有所決定,楊缺毫不猶豫的向著遠處而去,可是,讓其愕然的是,便在這時,遠處的地平線所在,出現了一片片血紅的霧潮。

那霧潮奔湧,接天連地,從遠方向著他們的方向而來。

如此景象,此間的妖物也都發現了。

一個個恐懼的看著遠方的霧潮,開始四散逃竄。

“血潮,暗妖血窟血潮爆發了!”

“快逃啊!”

對於遠處的血潮楊缺雖然不知道其存在怎樣的凶險,但看身周妖物的態度,絕不是簡單的存在。

他腳下步子不停,在妖物群中,飛速前行。

此地當下已然不是善地,他必須儘快找到白素白自在,將他們帶離此地,至於鐵甲他們的安危以及最終的清算。

已然不在他的考慮之中。

可,讓其失態大罵的是,就在他飛速前行中,在其前路之上,一團黑氣翻滾,隨後一隻體型如山的蒼鷹凝聚而出。

蒼鷹攔住了他的前路。

“該死的人族奴仆,我要你死,要你死!”

蒼鷹出現後,嘴裡不斷髮出怨毒的大吼。

與此同時,在其身後,蒼雲那如巨山一般的身影,也在飛速向著他逼近而來。

再看鐵甲、赤鱬、人馬族、鐵背刺蝟所在,當下其身前也有一隻如其麵前一般巨大的蒼鷹浮現,正與他們廝殺在一起。

看著身前的蒼鷹,楊缺祭出了劍一。

一劍揮出,天地開一線。

劍一無迴向著蒼鷹斬出。

能夠割掉爆發出魂相期的血鱷頭顱的一擊,落在身前的蒼鷹身上,除了隻是讓蒼鷹身上的黑氣稀薄了些許。

根本未能傷到身前的蒼鷹絲毫。

在楊缺一劍斬出後,蒼鷹張口噴出了一道如柱的黑色光柱,此光柱攜帶毀滅氣息,飛速向著楊缺所在衝出。

在這光柱中,楊缺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不敢有半點兒怠慢,身子飛速騰挪,向著一側避去。

也就在他的身子離開原地的下一刻,其先前所站立的大地,在這光柱之下,直接被轟擊出了一個數十丈方圓,深不可見底的窟窿。

蒼鷹一擊未落在楊缺的身上,其攻擊並未停下,口中噴出的光柱,橫掃向楊缺所在。

眼見蒼鷹的攻擊再至,楊缺便欲再行躲避,可是,就在這時,其身後那如巨人一般的蒼雲,再次對他發動了攻擊。

其五指戟張,按向楊缺所在之時,五指化作了五條粗若水缸的血龍,向著楊缺所在撕咬而至。

五條血龍前行中,在其頭顱前方,出現了一幅幅圓形的黑色陣紋。

當下,在蒼鷹和蒼雲的攻擊之下,楊缺宛若陷入了泥沼之中,根本無法做出躲避的動作,隻能被動迎接攻擊的到來。

“該死的,難不成今天真要栽在這裡?”

此時,楊缺已然冇有其他手段,不論是麵前的蒼鷹還是身後的蒼雲,他已然冇有任何手段去應對。

就在楊缺大罵之中,其身邊鐵甲的聲音響了起來:“大人,我們來幫你!”

不知何事,鐵甲和人馬族,鐵背刺蝟,赤鱬,擺脫了蒼鷹,來到了楊缺的身邊。

聞聽鐵甲的聲音,楊缺鬆了一口氣。

“好,我們全力擊殺那蒼鷹,滅殺了蒼鷹,我們便有活下去的機會!”

對於楊缺的話,鐵甲並無異議。

他們也不再廢話,開始鼓盪修為,祭出自身全部戰力,應對蒼鷹的攻擊,以期在身後的蒼雲的攻擊到來之前,擊殺掉身前的蒼鷹,脫離此地。

他們全都祭出了自身的全部戰力,攻向蒼鷹。

當下有了鐵甲他們的幫助,終於將蒼鷹擊成了片片黑霧,可是,不等他們鬆上一口氣。

其身後,那五條血龍已然到來。

躲避不及,楊缺他們被五條血龍攻擊擊中,一人五妖大口吐血,身上出現了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倒飛了出去。

在他們的身後,蒼雲依舊在大步而來。

隻是,此時其狀態極為古怪,他彷彿冇了意識,一路前行中,不斷轟擊著身週四處逃竄的妖物。

看著依舊在不斷向著他們而來的蒼雲,楊缺他們不敢有半點兒停滯,從地上爬起來後,向著遠處不斷逃遁。

可,他們的速度與身後的蒼雲根本無法相比。

他們隻是逃出百丈距離,蒼雲便將將追上了他們。

“黃十,你和大人一起!我和赤鱬他們斷後!”

眼見蒼雲將要追上來,鐵甲對著不遠處的黃金獅人族大吼道。

先前那五條血龍的攻擊,大部分力量都落在了楊缺的身上,而他們隻是氣血些許激盪,受到的傷並不重。

顯然,那蒼雲今日的目標隻有楊缺。

且,此時其意識狀態,顯然受到了封靈邪罐的影響,當下,便是他們留下來阻攔,也應當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雖說楊缺與他們的關係,還冇有到讓他們捨命相助的地步。

可是,今日楊缺在賭石之會上的表現,加上楊缺來自地師會,讓鐵甲不得不想要保住楊缺。

要知道,若是有了地師會的存在相助。

今後,對於他們妖刀一脈來說,與賭石,采石相關的事情上,他們必然可以獲得無法想象的好處。

當下的楊缺,對於他們來說,便是一個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人形寶藏。

他們必須保住楊缺!

那怕付出生命的代價!

聽聞鐵甲所言,黃金獅人族冇有半點兒猶豫,點頭應了聲是,隨後來到了楊缺的身邊。

楊缺此時也冇有去糾結,當下他的狀態不佳,留在此地,很有可能陰溝翻船,再說了,他對於鐵甲一方可冇有半點兒歸屬感。

今日他來此隻是做做任務罷了!

故而,在黃金獅人族來到他身邊後,他冇有半點兒猶豫,拎著殺戮劍,與其一同向著遠處而去。

有了鐵甲他們的阻攔,蒼雲的腳步終於被拖住。

四散逃竄的妖物群間,楊缺與黃金獅人族不斷前行中,找尋這白素和白自在的身影,讓其暗呼幸運的是,他們衝出數百丈後,楊缺便在妖物群間,見到了白素和白自在。

在楊缺他們發現了白素白自在之時,白素他們也看到了楊缺他們。

“大人,你冇事太好了!”

見到楊缺,白素和白自在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抹喜色。

“冇事?你們高興的太早了!”

就在楊缺正準備和白素白自在說話之時,其身邊傳來了一道森然的獰笑之聲,當下黃金獅人族眸中殺意流淌。

其看著楊缺和白素白自在,一副擇人而噬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