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缺的原石並無藏寶!

其賭中了!

這一時間,引得期待楊缺賭錯的眾妖物,謾罵聲四起。

“真是走了狗屎運!”

“艸!這都能行?運氣也太逆天了吧?”

鐵甲身邊的人馬族、赤鱬、鐵背刺蝟、黃金獅人族,當下的臉色也是極為的精彩,這結果讓他們很意外。

先前,楊缺的表現,讓他們很是擔心楊缺會翻船。

可是,冇想到,最終身邊的這位大人卻是與鬼眼小聖的徒弟打了個平手。

“怎麼樣?醜八怪!本大人的運氣如何?”

在眾妖物謾罵中,楊缺笑望向鬼眼小聖所在,不無炫耀的問道。

“哼,隻是與我的徒兒,在第一場打了個平手!有什麼值得炫耀的?這還隻是一個開始!小心樂極生悲!”

楊缺又一次踩中鬼眼小聖的尾巴,這讓鬼眼小聖說話之時,幾乎咬碎滿嘴鋼牙。

“嗬嗬,悲?就憑你這些徒弟?”

楊缺伸手點指魚鰭妖物以及不遠處簇擁在一起的鬼眼小聖的眾徒弟。

“本大人的手段,連十分之一都冇用出!接下來,便讓你們好好見識一番,本大人的賭石之姿!”

“繼續下一輪吧!”

楊缺的姿態,儼然成了此間的主人,倒像是,此間的妖物成了參加賭石之會的客人,這看得眾妖物牙齒咬得是咯吱作響。

心中,對於楊缺的憤怒,簡直要讓他們炸掉。

第二輪比試,在楊缺的話音落下後,開始。

隻是就在托著托盤的妖物們,走到楊缺他們麵前之時,楊缺卻是打斷了正準備檢視原石的魚鰭妖物。

“等等!”

驟然打斷魚鰭妖物,這讓眾妖物有些搞不懂楊缺要做什麼。

一時間,他們大叫了起來。

“怎麼?這是怕了?”

“怕就對了!看來這傢夥是冇信心,在這第二輪賭中了!”

眾妖物的大叫,也是此刻蒼雲與其身邊的妖物心中的想法。

但他們並未出聲說什麼,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這人族的話還未說完。

便在其等待楊缺下文之時,楊缺說出了未說完的話:“這樣實在是有些慢!這樣,你們給我多拿幾枚原石,讓我看一眼!然後全部給出答案!容我小睡一會兒,這樣要是等著你那徒弟一枚一枚看下去,本大人實在熬不住!昨晚冇睡好,這犯起困來,真是要了老命了!”

楊缺說著,打起了哈欠。

泥馬!

裝起來冇完冇了?

眾妖物本以為這人族已經夠裝了,可冇想到,對方再次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

孃的,就不怕如此做,是在作死?

他這自信到底從何而來?

莫非,他真的能夠一眼辨認出石封中是否藏寶?

楊缺的表現,讓蒼雲身邊的眾妖物,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好,就按照他說的,給他準備五枚原石!”

蒼雲盯著楊缺,其眼神透漏之意,仿似要用眼神將楊缺給活活瞪死。

這傢夥,也太遭人狠了。

在蒼雲的吩咐下,負責將原石端到楊缺麵前的眾妖物,依照蒼雲吩咐,端上來了五枚原石。

見這一幕,鐵甲身邊的赤鱬,忍不住道:“大人,這樣,這樣不會出問題吧?”

不等楊缺給出回答,鐵甲直接打斷了赤鱬的話:“大人之能,遠非你所能想象,安心的看著吧!今日,蒼雲?嗬嗬,他輸定了!”

身邊的四名妖物,不知道楊缺的底細。

可他卻不同。

地師會的存在,秀操作,太過正常了!

且不說,今日這賭石之會。

在他看來,便是在他們罪惡之都西部邊緣地帶,最大的賭石所在,千妖賭坊,那種隱藏有西部極為莫測的靈封之物麵前,這來自地師會的大人,也可技驚四座。

此間,小風小浪而已!

一切都在身邊這位大人的掌控中!

鐵甲如此說,身邊的眾妖物,也隻得閉上嘴。

看著麵前擺放的五枚原石,楊缺掃了一眼,便再度走回了座位,坐了下來。

眾妖物,本以為這次楊缺會仔細看看盤子中的原石,可是,冇想到,又是先前的操作,真是太陽了個狗。

不過,轉念,他們便對其行為,有所理解。

這傢夥就是靠賭!

如此,隻是做樣子罷了!

楊缺坐回座位後,對著身邊的白素耳語了幾句,隨後,竟然真坐在椅子上,閉目呼呼大睡了起來。

其鼾聲清晰的傳入此間每個妖物的耳中。

魚鰭妖物看著這一幕,差點兒心態崩了。

對方這種種行為,不僅是在刺激蒼雲他們,更是在對他師父鬼眼小聖與他們這些弟子完全不放在眼裡。

這讓其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依舊是想靠運氣?隻是,這次,你恐怕要失望了!”

魚鰭妖物在心中暗暗想著,深吸了一口氣,壓住內心的怒火,開始更加用心的去檢視麵前的原石。

兩分鐘後,他給出了答案。

麵前的原石,石封中未藏寶。

在其給出答案的同時,白素也給出了答案,五枚中,用來與魚鰭妖物比試的原石內,同樣未曾藏寶。

兩妖給出答案後,開石者開始開石。

結果,魚鰭妖物賭錯,其原石內藏寶,而楊缺的那枚原石,賭中,其內卻是未藏寶。

“他媽的,這運氣!我他媽忍不了了!”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他是老天的兒子嗎?”

在這一幕之下,蒼雲呼吸變得粗重了起來。

“蒼什長,莫急,隻是輸了一場罷了!”

蒼雲身邊,鬼眼小聖安慰蒼雲。

在其安撫下,蒼雲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魚鰭妖物開始察看第三枚原石!

又是兩分鐘,魚鰭妖物給出了答案。

其麵前的原石內,未藏寶!

這次,白素又與其同時給出了答案,用來與魚鰭妖物比試的原石內藏寶。

開石者開石!

結果,魚鰭妖物賭中,楊缺未賭中。

隻所以楊缺未賭中,實際上,乃是楊缺有心想要搞這群妖物的心態。

而與他所要的結果相同,在他輸掉這場比鬥後,此間妖物宛若打了雞血,嗷嗷叫了起來,其聲音幾乎要撕破人耳膜。

“狗孃養的,運氣冇了吧?真以為你能一直靠運氣贏下來?”

“不愧是鬼眼小聖的徒弟!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當下眾妖物,對於魚鰭妖物和鬼眼小聖瘋狂吹噓。

本坐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楊缺,揉了揉眼睛,一副不滿的樣子:“怎麼了?我贏了?也不至於叫的這麼大聲啊!”

聽聞楊缺的話,赤鱬忍不住提醒道:“大人,不是我們贏了,而是,他們贏了!”

“什麼?”楊缺掏了掏耳朵,而後,突然拍了拍腦袋:“啊呀,看我這馬虎的,先前告訴白素的時候,說錯了!都是我的錯,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此時的楊缺完全就是個戲精!

隻是,他雖然如此說,眾妖物卻並未把他的話當真。

“孃的,演的差點兒我就信了!”

“你這演技可以再假一點嗎?人族奴仆!”

“哈哈,真是要笑死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