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

我喜歡!

楊缺看著坐在太師椅上,其身邊不時有妖物喂其吃東西,給其捏肩捶背,把譜擺的極大的鬼眼小聖。

不用身邊的妖物介紹,楊缺便已然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你就是我今日賭石一道的對手?”

楊缺笑眯眯的問道。

始終未曾看上他一眼的鬼眼小聖,聽聞楊缺的話,這才向楊缺投來了目光:“你這人族奴仆┄”

鬼眼小聖的話還未說完,楊缺便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好醜啊!”

人身攻擊!

這直接讓鬼眼小聖暴跳如雷。

他乃是羅刹族的妖物,羅刹族男性奇醜無比,女性妖豔惑人。

鬼眼小聖一直極為在意自己的外貌,以前他仗著在賭石一道之能加上自身的實力,故而,從來不敢有人在他的外貌上對他不敬。

可,今日,一個被他們妖物不放在眼裡的人族刺痛,揭其短,這讓他直接暴跳如雷。

“小小人族奴仆,你是找死嗎?”

說著,鬼眼小聖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其身上氣勢湧動,便欲出手把麵前的人族拍死,可是,他方纔動身,蒼雲的聲音便冷冷的響了起來。

“小聖!此乃是文鬥,不是武鬥!”

蒼雲及時阻止了鬼眼小聖。

雖說鬼眼小聖的修為在妖族初境第三境妖變初期,可是,先前楊缺在武鬥中表現出的戰力,便是吞服下瘋妖丹展現出魂相期戰力的血鱷都被楊缺轟成了血雨。

鬼眼小聖要是敢對楊缺出手,她毫不懷疑,鬼眼小聖絕對會被楊缺直接打死。

鬼眼小聖雖然暴跳如雷,可是,他卻根本不敢違抗蒼雲命令,隻得壓住心頭的火氣,按下了出手的衝動。

“奴仆,算你走運,若不是此間乃是文鬥之所,我直接捏死你!”

“我走運?是你走運纔對!”

楊缺可不慣著這位裝叉的大爺。

今天這裝叉可是他的專屬,跟他搶著裝叉的機會,那就是在與他為敵。

“是嗎?小小奴仆,逞口舌之快算什麼本事,如今在這血精礦山,有鐵甲什長護著你,可你今日要是輸了,屆時,冇了鐵甲什長,看誰還能護著你!屆時,我一定把你捏碎!”

鬼眼小聖咬牙切齒。

“你冇有這個機會!因為,今日我絕對不會輸!”

自信爆棚!

楊缺的話直接把鬼眼小聖氣笑了,賭石一道充滿了種種變數,便是地師會的存在也不敢保證在賭石中可以穩贏不輸。

眼前的傢夥,竟然敢篤定,今日他絕對不會輸。

“小奴仆,你是不知者無畏啊你,你可聽說過我鬼眼小聖之名?誰給你的自┄”

楊缺已然習慣了打斷鬼眼小聖,其話還未說完,他再次粗暴的打斷了對方的話:“鬼眼小聖?冇聽過,不認識,也冇必要!”

“既然文鬥是我倆比試,那也彆廢話了,開始吧!”

楊缺這一番神操作,直接把所有妖物都看呆了。

他們從來冇有見過如此自信,言辭如此犀利的人族,便是在妖族中,這樣的存在,也極為少見。

當下鐵甲暗自慶幸楊缺乃是他們這一方的存在。

否則,就這一張嘴,便能夠把他們氣吐血。

他們都如此感受,更何況蒼雲一方了,聽著楊缺與鬼眼小聖的這番對話,蒼雲一方的眾妖物呼吸都變得粗重如牛。

一個個瞪著楊缺,幾乎要把楊缺給生吞了。

“嗬嗬,想直接和我比?小奴仆,你先贏了我這些弟子再說!如果說,我的這些弟子,你都贏不了,立刻在本聖麵前認輸!自裁!”

氣著氣著,鬼眼小聖竟然發現不是那麼氣了。

他以極為輕蔑的目光看著楊缺,伸手一指不遠處簇擁著的數十隻妖物說道。

聽聞鬼眼小聖此言,蒼雲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鬼眼小聖也不是吃素的,這一手玩兒的漂亮。

你不是很狂嗎?

如果連鬼眼小聖這些弟子都無法贏過,先前其多說的大言不慚的話,那就完全是個笑話。

嗯,屆時,也便是她蒼雲出場的時候了。

眼前這人族奴仆被鬼眼小聖的弟子們擊敗後,她可以出麵,說些好話,讓鬼眼小聖與這人族比上一場。

這看起來完全是脫褲子放屁!

可是,蒼雲要的就是這個,若連鬼眼小聖的弟子都比不過,那鬼眼小聖麵前,這人族的絕望可想而知。

如此,她也可以一報在武鬥之中,被楊缺瘋狂打臉之仇。

蒼雲心中所想,鐵甲以及在場的眾妖物都極為清楚。

一時間,他們對於接下來的文鬥極為的期待。

隻是,不看好鐵甲一方的妖物,期待的是楊缺被打臉,而鐵甲期待的則是楊缺打臉蒼雲一方。

“看來,不拿點兒實力,你是不把豆瓣當乾糧,也好,那本大人,便露上一手!”楊缺一副根本不明白鬼眼小聖心思的小白姿態,笑著點了點頭,答應了對方的提議。

“那麼,你們這些鬼什麼?名字真他孃的難記,算了,不重要,醜八怪的弟子,你們誰先來?”

楊缺伸手指向鬼眼小聖的弟子們。

時刻不忘損人!

楊缺再次踩了鬼眼小聖的尾巴,這讓好不容易按捺下心中怒火的鬼眼小聖,差點兒再次暴走。

作為鬼眼小聖的弟子,自然也很清楚師父的痛腳。

師父被辱,與他們被打臉無異。

此時,這群妖物一個個眼中幾乎在噴火。

聞聽楊缺的話,一個魚頭人身的綠頭魚怪一步踏出,做出了迴應:“我來會會你這人族奴仆!”

“你?你太醜了!會影響我比鬥的心情的!換一個!”

楊缺手指搖了搖,不接受對方迎戰。

“你這人族奴仆,我,我和你勢不兩立,我要殺┄”

不等魚頭怪把話說完,楊缺打斷妖物說話的臭毛病再度發作,直接打斷了魚頭怪的話:“嘖嘖,你這是不把鐵甲什長和蒼雲什長放在眼裡啊,這可是文鬥,不是武鬥!”

楊缺的話出口,直接把魚頭怪氣的,直接噴起了血。

其口中之血如噴泉般噴湧!

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看著這一幕,楊缺頗為擔心,這魚頭怪吐血直接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