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兩個字,便充滿了不容抗拒之意。

說話之人的聲音,不光槐蔭熟悉,白素和白自在也極為熟悉。

因此妖物乃是槐蔭的頂峰。

妖變期巔峰。

什長鐵甲!

其本體乃是一隻鐵甲蟻。

據傳說,鐵甲蟻乃是太古時期的搬山蟻的後代。

這搬山蟻,在太古之時,乃是力之極儘的代表。

其一身逆天之力,可拖日拽星。

其在未登臨帝道之時,便可與帝道強者爭鋒。

作為搬山蟻的後代,便是其體內血脈已然稀薄,也必然不俗。

隻是鐵甲蟻是否為搬山蟻後代。

是否屬實不得而知,但這鐵甲在妖變期,獲得了搬山蟻的傳承神通,其**力量在妖變期已然具備四象之力。

這是血精礦山,眾妖物儘知曉之事。

獲得了搬山蟻傳承的鐵甲,比之正常的妖變期妖物,可是足足超出了一象之力。

白素雖然如今化妖,獲得了龍神一族傳承,其戰力堪比妖變期,但是在對方的大力之下,他還是根本無法掙脫對方的手。

再之,也因其一直以來給予白素的強大影響,當下,多少心中有些懼意,故而,在被其抓住拳頭後,便停了下來。

見白素拳頭上的力道散去,鐵甲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不錯,看來你在化妖期便獲得了不俗的傳承之術!小傢夥,你們的事情,便到此為止吧!今後,你和你爺爺也無須進入礦洞,便在本什長手下做一伍長如何?”

白素已然做好了心理準備,若是這鐵甲其態度和槐蔭一般,便是對方乃是妖變期又如何?

掌握妖神之手可發揮魂相期力量的黑羊都被他所傷。

妖變期他也未必不能將其擊殺!

可是,對方卻是一副和事佬的模樣。

而且,對方所說,已然是當下最好的結果。

白素心中猶豫是否答應下對方,便在其猶豫中,白自在已然忍不住出聲道:“全憑┅”

如此結果也是白自在想看到的。

眼見白素無法拿定主意,白自在便欲代表孫子做出決定。

可是,他隻是說出了兩個字,楊缺的聲音驟然間響了起來:“你早都來,可是隻在一旁看著,這,我不接受!”

鐵甲與馬妖槐蔭一般。

自始至終並未將楊缺當回事。

人族初五境與妖族初五境相比,同境之下,妖族是要比人族強的。

楊缺隻是一個通竅境,且不說他鐵甲乃是一尊妖變期妖物,便是妖族第二境化妖期,其也不會將其當回事。

故而,在其出現後,始終並未理會楊缺。

此時,聽聞楊缺的話,他終於將目光放在了楊缺的身上:“嗬嗬,你不接受?你若有這小娃娃的實力,還有資格┄”

不等鐵甲把話說完,楊缺便打斷了他:“憑實力說話?好!”

好字出口,眾妖物還未來得及反應,楊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隨後,兩聲慘叫響起,馬妖和樹人的頭顱自其脖頸墜落。

再看楊缺,已然出現在鐵甲的麵前,其手中殺戮劍,劍尖指向鐵甲。

劍尖之上鮮血滴落!

滴答滴答的鮮血墜落聲中,楊缺淡淡道:“現在,我可有實力說話?”

不等鐵甲開口,一旁活著的妖物立刻出聲嗬斥了起來:“人族奴仆放肆,偷襲,還敢言說實力?”

“敢以手中之劍指著我們伍長,勸你立刻放下手中之劍,還可給你一個痛快!”

在這些妖物看來,楊缺隻所以能夠一擊之下,當著他們伍長的麵殺掉馬妖和槐蔭,乃是因為馬妖和槐蔭先前被白素擊傷,楊缺又以偷襲出手。

否則,楊缺想要當著鐵甲的麵殺掉馬妖和槐蔭,絕對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是,便在他們叫囂中,鐵甲蘊含著怒意的嗬斥聲響了起來:“都給我閉嘴!”

對於鐵甲他們畏懼如虎。

聽聞其嗬斥,他們一個個嚇得身子顫抖,立刻閉上了嘴。

這些妖物並非被楊缺所指,故而,他們根本無法感受到楊缺的恐怖,可他不同,此時他在楊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

若是此時他要是做出令眼前這人族不滿之事,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遞出手中之劍,削掉他的腦袋。

嗬斥住手下後,鐵甲喉結動了動,嚥了口唾沫,擠出了一絲笑容:“大人,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您可是來自罪惡之都中┄”

不等對方說完,楊缺心思轉動,立刻便明白了眼前這妖物是誤解了他的來曆。

看其戰戰兢兢的模樣,顯然其心中所想之來曆,必然來頭極大,否則,對方絕不會在猜測出其所謂的來曆後,會對他露出如此諂媚之笑。

如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先前他隻所以不接受鐵甲所說,違背生存之道,苟不住。

乃是因為他已然把白素和白自在當做親人,先前不論是那樹妖還是馬妖,今日都想要弄死白素爺倆。

且,觀其對爺孫倆的態度,顯然在過去,這兩隻妖物,對於爺孫倆,也是非罵既打,各種淩辱。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既然,爺孫倆可以為了他不顧自身安危,他又怎麼能再眼睜睜看著爺孫倆為了他答應其不公平的建議。

這鐵甲,先前可是一直在暗中看著此間發生的一幕幕。

白素若冇有擊殺樹妖的實力,想來被樹妖殺死,對方也斷然不會走出。

故而,對方的建議看起來是為爺孫倆想,實際上,他隻是不想損失手下的得力之妖。

至於違背生存之道,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若是這鐵甲在他殺了樹妖和馬妖後,對其出手。

大不了將其擊殺,而後發動百變虎皮,取而代之。

雖然真實身份還是有可能會暴露。

但在其身份未暴露之前,以妖族身份混於此地,便是此間發生的事情,引起此地那掌握兩尊妖神之器的存在關注。

想來,看在他也是妖物的份上,對方也不會對他如何。

畢竟,在妖族可是奉行強者為尊一道的!

不等鐵甲說完,楊缺冷聲打斷了鐵甲的話:“既然被你猜出來,你還是不要說出來,以免招惹禍端!”

聽楊缺如此說,鐵甲點頭哈腰:“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大人,走,去我的住處坐坐,有什麼需要但憑吩咐!”

此時的鐵甲,麵對楊缺戰戰兢兢,恭敬無比。

這看的其身邊的妖物們,一個個滿頭霧水。

在這罪惡之都西部邊緣地帶,妖為尊,人為仆。

人族的地位一直極低!

他們的鐵甲伍長,一直以來也不待見人族,可是,今日麵對白素帶來的這個人族,竟然如此恭敬。

簡直一副奴仆的嘴臉!

這讓他們直覺如夢如幻!

就在這些妖物一臉呆滯中,驟然間,鐵甲看向了他們,臉上麵對楊缺的笑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殺機:“你們膽敢將此地發生的事情說出去,殺無赦!”

麵對鐵甲的命令,他們不敢有半點兒違抗,立刻表明瞭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