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人的話音落下,白素躍躍欲試。

可,就在白素將要衝出之時,白自在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其言語頗為嚴厲:“白素┄你,你要不聽爺爺的,從今以後,爺爺就冇有你這個孫子!”

對於爺爺白自在,白素一向恭敬順從。

今日,隻所以在爺爺的屢次三番阻止下,他並未聽從,而是,一味的想為他和爺爺討回公道。

也是因為少年人,驟然獲得強大力量,而帶來的某種心理膨脹。

此時,聽聞爺爺的話,他終於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爺爺的話他能聽得出來,並非是在嚇唬於他。

手中拳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最終,白素還是鬆開了拳頭,麵對樹人低下了腦袋:“伍長,我知錯了!要打要殺,悉聽尊便,隻是,還請您放過我爺爺和我家大人!”

“軟蛋,廢物,給機會不中用!難怪,你們爺孫倆,會奉一通竅境人族為主!”

樹人一副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看著白素和白自在。

“既然你們冇有骨頭,老子就給你們長幾根骨頭,你們不是奉他為主?為了他,你們敢擊傷我的人,挑釁於我嗎?那我今日便當著你們的麵殺了你們所謂的大人!”

“嗬,討回公道?老子就是公道,殺了你家大人,再除了你倆這妖族之恥,也好以正我妖族之心!”

當下,若是黃鶴在此,看到這一幕,絕對會對樹人豎起一個大拇指,然後誇讚一聲樹人,你好勇。

一個初境第三境妖變初期,也敢言說殺死,連他都不是對手的存在。

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樹人說話之間,其手中雙頭斧揮出,雙頭斧飛旋之間,斬向了楊缺所在。

眼見這一幕,白自在大叫道:“白素!”

這次同樣是在叫白素,但是,其語氣中蘊含之意,已然截然不同。

這次的大叫,如戰場上將軍的衝鋒之令。

白素立刻便明白了爺爺的意思,爺爺這是要讓他毫無保留的出手,阻止楊缺與槐蔭的戰鬥。

爺爺的良苦用心,此時冷靜下來,他全都瞭然於胸。

雖說以大人之力,眼前這槐蔭絕非其對手,但是,若大人出手,這槐蔭必死,槐蔭死掉,屆時這血精礦山的一些大人物便會被驚動。

難保不會被此地掌握兩尊妖神之器的存在關注。

屆時,大人必將陷入危境。

彆人不清楚楊缺的情況,昨日他們第一次見到楊缺,楊缺受了極重的傷,還是爺爺揹回野草街的。

雖然後來戰豬妖,殺黑羊,戮雷神,擊英招,最終收複馭妖衙衙主黃鶴。

看起來,楊缺極為強大。

但,以爺孫倆所想,在受傷情況下,爆發出那樣的戰力,楊缺定然出了極大的代價,若是再與掌握兩尊妖神之器的存在衝突。

很可能因此隕落於此地。

爺孫倆雖然不知楊缺的具體情況,但也猜到了一個無限接近真相的真相。

雙頭斧飛旋,發出陣陣嗚鳴,以極速逼近楊缺。

可,在半途,白素身形閃爍,身子騰空而起,以左腿為軸,立於地麵,身子飛旋數圈,間不容髮間,甩出右腿,一腳抽向了雙頭巨斧。

將雙頭巨斧踢的倒飛了出去。

雙頭斧被白素踢的倒飛而出,樹人見此,臉上露出了一抹森然笑意,他的雙腿微曲,在地上一踩,身子宛若靈猿一般縱躍而出,身在半空中,接住了雙頭斧,一揮:“好!這樣,老子才喜歡!在你施展出全部力量之下,把你打個半死,再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你家大人被我砍掉腦袋,再殺了你的好爺爺,這樣纔有趣!”

一旁,楊缺看著爺孫倆,因為保護他而委屈求全。

心中實在是不理解,說起來,他並未對白素和白自在做出什麼善舉,反而差點兒因他,令爺孫倆在昨日死去。

可是,這爺孫倆,便是被眼前的樹妖折辱,自身安危受到威脅,都不願意與這樹人為敵,而在樹人對他出手後,爺孫倆卻是為了避免讓他身陷絕境,從而不顧一切的出手。

“就因為曾經有人族出手庇護你們爺孫,故而,你們才願意不顧一切的將所有善意,放在我的身上?”

“真傻,傻的,傻的,很可愛┄”

若是冇有今日這一遭,這一對爺孫倆,在他的生命中,頂多隻是比較特彆的兩個妖物,屆時離開罪惡之都,他會給予這爺孫倆一份機緣,從而再也與這爺孫倆不會有什麼交集。

可是,如今已然不同。

這爺孫倆,已然在其心目中,上升到了親人的層麵。

在這世間,有誰會不顧一切的護住彆人?

唯父母爾!

楊缺感歎之餘,白素已然與樹人戰在了一起。

傾力出手之下,樹人的局麵與先前的馬妖一般,被白素壓著打,其身上隻是瞬息間,便中了五六十拳。

身上的骨頭斷掉了數十根,其嘴角淌出了點點鮮血。

兩妖的戰鬥,樹人完全落了下風。

一旁的馬妖,看著這一幕,心中寒冷到了極點:“你們,還看什麼?快一起上,幫助槐蔭伍長!”

馬妖對著槐蔭帶來的五個妖物大吼。

在其大吼下,五隻妖物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他們不再有半點兒猶豫,拎著兵刃衝向了戰鬥中。

隻是,便是如此,樹妖一方依舊不是白素的對手。

白素在六隻妖物之間,輾轉騰挪,其身上電光繚繞,拳腳展動中,六隻妖物被打的接連倒退。

“殺我家大人,還要殺我爺爺?今日,你們冇有這個機會!”

白素心中本憋了無儘的怒意,此時,全力出手,釋放之下,他的攻擊霸道無比,完全發揮出了其當下所掌握的能夠施展出的龍神一族傳承的力量。

轟!

一拳遞出,一隻妖物被白素一拳打的爆碎。

解決了一隻妖物後,白素宛若虎入羊群,右腿甩出,如大斧劈柴,抽向了身側的另一隻妖物。

一聲慘叫中,那隻妖物也步了先前那妖物的後塵。

在解決了這隻妖物後,白素再次向著樹妖衝去,可是,就在他的攻擊將要落在樹妖身上的前一刻,從其一側衝出了一隻妖物,擋在了樹妖之前。

噗!

血肉鮮血骨塊飛濺!

此妖物也被白素擊殺!

擊殺了此妖物後,白素的拳頭趨勢不減,以摧枯拉朽之勢繼續向著樹人身上落去。

白素有幾斤幾兩,槐蔭極為清楚,在今日之前,對方就是個軟蛋,隨意被他的手下揉捏,從來不敢有半點兒反抗。

雖然,今日再見,不知這白素獲得了什麼機緣,已然化妖。

但,在他看來,剛化妖的白素,便是有些手段,也不足以在他的手中翻起浪花,可是,事實證明,他看錯了。

當下的白素擊殺化妖簡直不要太輕鬆。

眼見白素的拳頭飛速逼近,他知道若無意外,他也將要死在這白素的拳下了。

隻是,就在他以為將要死在對方拳下之時,驟然間,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身旁,一把握住了白素的拳頭,而後他便聽到了一道極為熟悉的聲音。

“夠了!”

ps:一會兒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