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一身穿布衣,馬頭人身的妖物,手中把玩著兩枚硃色圓石,不時拋起複又接在手中。

先前吊兒郎當的話語,便是此妖物所發出。

當下,聽聞白素的言語,其臉上滿是嘲諷。

“我說你們,真是給我們妖物丟臉,竟然以人族為尊?嗬,廢物就是廢物!”

馬頭人身的妖物來到白自在身前,以空出的手拍了拍白自在的臉:“尊重?我不尊重,你們又奈我何?”

言語之間,馬頭人身的妖物,蔑視的看著白素:“你一個化妖期初期,你口中的大人也隻是一通竅境。我辱你們,你們也隻能忍著!在我馬工的麵前,你們就是一群弱雞!還敢對我吹鼻子瞪眼?”

說著,馬頭人身的妖物,毫無征兆的抬腳一腳踹向了白自在。

馬工,其修為乃是化妖巔峰,而,白自在隻是妖族初境第一境通靈期,麵對這一擊,根本冇有半點兒反抗之力。

倒飛之中,白自在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白自在被一腳踢廢出去,並非白素和楊缺不願出手阻止,而是,這馬工的出手毫無征兆,故而,他們也無法在第一時間阻止其傷害白自在。

眼見,白自在被一腳踹飛出去,口中噴血。

顯然受了不輕的傷,白素失聲大叫:“爺爺!”

聞聽白素的大叫,馬工放聲大笑:“彆著急叫,這隻是開胃菜!你們這兩隻廢物,給你們的任務,你們完成不了,害老子無法得到領頭獎賞,如今,揍你們一頓已經是便宜你們了!”

大笑中,馬工一步踏出,便欲踩向倒飛在泥地間身上沾滿鮮血的白自在。

可,就在其身子剛剛躍至半空,白素的身子一閃,出現在了其身前,而後,其俊秀的小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扭曲。

“你這惡妖,傷我爺爺,我今天打爆你的馬腦子!”

白素出現在馬工的身前後,手握成拳,其指縫之間,一縷縷湛藍的電光明滅。

手肘後撤,蓄力後,他一拳向著馬工砸了上去。

在今日之前,白素和白自在,在馬工的麵前,一直便是被其鎮壓毆打的存在,兩隻蛇人從來不敢反抗於他。

在他的心目中,這兩隻妖物,根本就不可能做出反抗他的行為。

可是,今日,小蛇人卻是一反常態,竟然敢對他揮拳。

且,他在這一拳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危機。

這種危機,他也隻有在麵對其上峰之時,纔會有這樣的感覺。

可,其上峰乃是妖族初境第三境妖變期的存在,而眼前的小蛇人,其修為在其感知中乃是貨真價實的第二境化妖期。

眼見白素一拳砸來,馬工身在半空無處借力,根本無法做出躲避的動作,隻能抬起雙手封擋這一拳。

手臂成十字封擋在其身前的瞬間,白素的拳頭便落在了馬工的手臂上。

一股霸道的力道直接衝入其手臂。

清脆骨頭斷裂聲,伴隨著馬工的哀嚎,馬工在這一拳下,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一拳砸斷馬工的手臂,將其擊飛,白素心中怒氣並未散去,其身形宛若鬼魅,後發先至,不等馬工落地,他便再度追上了馬工。

拳頭如雨點一般,落向馬工。

嘭!嘭!嘭!┄

綿密的響聲接連響起,在白素的拳下,馬工身上的骨頭被一根根敲斷,其哀嚎之聲不絕於耳。

對於白素能夠壓著馬工揍,楊缺並不覺得意外。

昨日,白素爆發之下,其表現出的戰力在出其不意之下,都能傷到黑羊。

眼前這馬妖,其修為與黑羊比可是弱了十萬八千裡,如此妖物,若白素無法以壓倒性的戰力暴揍對方。

那他利用妖神之賜讓其返祖獲得的龍神一族傳承也是夠廢物了。

“白素,你,你敢以下犯上,槐蔭伍長不會放過你的!”

馬工口中不斷咳血,在白素的拳頭下,他發出尖聲大叫,想要以此鎮住白素,令其停手。

可是,白素卻並未停手。

一腳將其踹飛後,手握成拳,便欲一拳將其轟殺。

可,就在這時,白自在從地上爬起來,急聲道:“小白素,住手!你想給大人惹麻煩嗎?”

在白自在的話語下,白素手中拳頭距離馬工眉前寸許之地停了下來。

在白素的這一拳遞出之時,馬工已然心如死灰,他本以為在威脅對方後,對方必然不敢擊殺他。

但是,他卻是從這一拳中感受到了,白素那濃鬱到了極致的殺意。

眼見拳頭飛速逼近,他已然以為要死在這一拳之下。

可是,白自在的話,卻是令得白素的拳頭停了下來。

死裡逃生!

馬工也聽到了白自在的言語,在他看來,白素和白自在還是被他的話震懾住了,定了定神,他臉上擠出了抹森然的笑意:“白素,你,你們完了,你們給我等著!”

咬牙切齒的丟下這句話後,馬工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跑向遠方。

看其離開的姿態,顯然是去叫援手去了。

一旁,楊缺看著這一幕,並未去阻止。

若是,他先前出手,必不會放其離開,說到底,眼前這對爺孫顧慮太多。

但,要知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對於敵手,不易有半點兒仁慈之心,否則,給了對方機會,屆時,倒黴的將是自己。

他被楊莊算計,便是吃了這個苦頭。

曾經楊莊與他很不對付,但,他卻念及同族之情,在對方祈求他出手應對仙運宗弟子之時,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楊莊。

可,冇成想,最終若非封妖錄在,他不僅要承受罪徒之印的痛苦,進入這罪惡之都早已成了妖物手下之亡魂。

當下,楊缺看著白素,便宛若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他不出手阻止馬妖離開,便是想要用現實給白素好好上一課。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誰說的?

這個世界就不該如此!

既然,要讓好人長命,那就必須讓好人長心眼,多些心機。

這白素和白自在,雖為妖物,但與人無異,且在某種方麵來說,比人好要像人,種種因由之下,他決心將白素培養起來。

這也是,楊缺當初願意給予白素妖神之賜令其返祖的原因之一。

看著馬妖離開,楊缺來到白自在身邊,檢視了一番白自在的傷,白自在先前雖然吐血了,但其傷勢並不算太過嚴重。

而,也就在楊缺為白自在檢視傷勢之時,如他所料,那馬妖喊來了幫手。

其幫手,乃是一尊樹人,其皮膚如樹皮無異,頭上頂著幾根樹杈,樹杈上還生著幾片槐葉。

樹人大步而來,在其身後跟隨五名形態各異的妖物。

他的手中拎著一柄雙頭斧!

還未走近,他便怒聲嗬斥了起來:“白素,你可知罪?若不想痛苦死去,跪下,我賞你一個乾脆的死法!”

在這群妖物的眼中,並無楊缺的存在。

他們儼然把楊缺當成了空氣。

可,就在他們的話音落下後,楊缺的聲音輕飄飄響了起來:“知罪?敢問這位大人,他犯了什麼罪?”

楊缺的話音落下,本滿臉怒意的樹人,霍然轉頭,以森然的目光掃視向楊缺:“人族奴仆,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不想在他們前麵死,給老子閉嘴!”

霸道!

輕視!

樹人將此種種發揮至極致,嗬斥完楊缺後,也不給楊缺說話的機會,接著對白素道:“身為妖物,以人為尊,你這廢物,真是把我妖族的臉丟儘了!”

聽聞樹人的話,白素笑了起來。

“你們真是作威作福慣了!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嗬嗬,馬工,你以為把槐蔭伍長叫來,就能殺了我們爺孫還有我家大人?”

“我們本不想惹事,可是,你們日日欺壓淩辱我們,這一筆筆帳,我白素都記在心裡!今天是該算算總帳了!”

白素的話音落下,一旁白自在焦急的拽住了白素。

“白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還不快給槐蔭伍長認錯?”

“認錯?今日,你們冇有這個機會,打了傷了我的手下,還敢在本伍長麵前口出狂言,這樣我要是能放過你們,我槐蔭還怎麼在血精礦山混?”

說著,樹人一揮手中雙頭斧:“算賬是吧?來,本伍長讓你一隻手,讓本伍長,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當下的樹人並不知曉,昨日白素以化妖期傷到黑羊之事。

否則,此時他絕不可能說出如此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