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長河之中,巨大的身影爆碎之時,在聖山所在,那法則燃燒,道則成火的區域,一道聲音自其中傳了出來。

“神秀境強者以滅,我分出的神魂以散,縱然荒界還有一些老古董,可是滅度之厄開啟,末法之末來臨,他們也無法出手。”

“六界降臨,還有數百年世間,留給我們的時間足夠了!”

荒界,自這一日開始,天地之間的法則大變,修行者想要突破境界變得極為的艱難,一些上五境中五境的存在,或多或少修為開始倒退。

除開那些老古董盤踞於某些特殊區域,可是儲存實力外,其他的存在,皆在天地法則發生改變後,受到了巨大的影響。

“末法之末,天地法則對於修行者的壓製變得越來越為恐怖,術法神通的威能與之前相比其威能弱了不止一星半點。”

曾經動輒可摧山裂石的神通,如今施展而出,隻比刀劍攻擊強上些許。

一些實力強大的存在,若是超出其境界所能施展的威能太多,便會引起天地道則紊亂,出現雷劫臨身。

距離聖山千裡之外,一座古老的城池中,楊莊與一群楊家人相聚於一處。

“如今天地法則大變,對於我等來說,雖然影響極大,但是,也並非壞事,相反這給了我們極大的機遇!”

楊莊掃視著麵前的眾楊家人,聲音在此間迴旋。

“聖山一行,我們雖然獲得的好處極少,但是,這也讓我們並未成為眾矢之的,如此之下,我們可以默默發展,徐徐圖之,隻要耐得住性子,我們終有一日,可以將楊家發揚光大!”

“並且我們還有大正王朝鎮南王府幫助我們,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楊莊的話語在此間迴旋,引得此間的楊家人熱血沸騰。

“對了,楊花回來了,帶來了一個訊息,那廢物竟然還活著,且得到了了不得機遇,你們留意一下他的行蹤,若找到他,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殺死!”

在楊莊下達了這道命令後,眾楊家人立刻表態。

自這一日後,楊家開始在罪惡之都瘋狂的搜尋楊缺的下落,且給予其他族群不少的允諾,若能找到楊缺,那怕是給出關於楊缺的訊息,他們都會付上不少的報酬。

而,也就在楊家人大肆搜尋楊缺的下落之時,烏木城所在,卻是依舊處在一種詭異的狀態中。

整座烏木城,宛若成了一個琥珀,此間風不動,雲不動,萬靈都宛若泥塑木雕,倒不是此間被某種禁錮之法給禁錮了。

而是,整座烏木城的時間停止了流動。

若有外界的生靈闖入烏木城,這些生靈便會如同烏木城中的生靈一般,凝固不動,就連思緒都會停止流轉。

如此之下,烏木城的詭異,吸引了附近方圓百裡的族群的注意。

烏木城的詭異,在這些存在看來,其間必然存在著逆天的機緣,故而,一群群不知死活的生靈向著烏木城進發。

但,這些生靈無一例外,進入烏木城後,便有來無回。

如此之下,在近萬的生靈有來無回後,烏木城成了方圓千裡的一處禁區,凡是談及烏木城的存在,皆不駭然變色。

時間匆匆,轉眼五年時光。

罪惡之都中的勢力格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的罪惡之都,東西南北中五處區域,若想要來往,必須得到統治五處區域的統治者下發憑證,方可隨意穿越各處區域。

可是,如今,因為天地道則發生變化,各個區域已然不再具備限製,如此之下,五處區域的萬族開始肆意流竄。

末法之末開始之前,罪惡之都遍佈機緣,可是因為各處區域並未融合,故而,爭奪機緣的情況雖然有,但並不算如何劇烈。

可是,如今,五域相融,爭搶機緣的事情,可以說是每日都有發生。

廝殺,混亂,血腥,成了罪惡之都的主色調。

當然這隻是底層的勢力之間的角逐,至於媧族,太虛之淵,萬獸山,界樹,仙運宗,太皓山,藏冥洞這樣的古老聖地,他們卻是宛若怒海中的一塊塊礁石,巋然不動。

他們在罪惡之都開辟宗門,招收罪惡之都中的生靈為弟子,發展宗門力量的同時,開始開展半年一屆的宗門曆練,以及一年一度的古宗會武。

曾經乃是一處關押大惡的罪惡之都,如今儼然演變成了和荒界一般的生存環境。

而,就在罪惡之都發生著這樣的改變之時,時間長河之中,飄蕩的楊缺,其心神盤膝於人體秘境深處。

他曾經為了楊莊與仙運宗的存在交手,而崩碎的聖路,在他的悟道中,已然快要生長完全。

至於那數百條玉石橋,也已然生長出了不下五十條之數。

楊缺在此地悟道之中,時有甦醒,在甦醒過來後,他便探索過玉石橋儘頭的空間,曾經他極為好奇的那些身影,他並未再次見到。

但是,在進入玉石橋儘頭的空間後,他卻是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危險。

在那一處處空間中,楊缺不斷與其間的存在廝殺,隨著與那些存在不斷的廝殺,他的戰鬥經驗變得越來越為純屬。

隱隱的他有種感覺,他的修煉,在走太古時期的逆天戰者所走的路。

“以戰養戰,逆天戰者,可逆天,可與天為敵,戰者,修煉的乃是戰意,不管自身力量如何,那怕是一隻螻蟻,具備了逆天戰意,也可讓蒼天顫抖!”

日子一天天的過,楊缺每天沉浸在悟道之中和戰鬥之中。

他在此地悟的道,並非是他所掌握的三千大道,也並非是其曾經掌握的某種手段,而是在領悟人體秘境之中所孕育的大道。

這種大道,直指人體本源,乃人之根本。

在這之中,他領悟出了生死兩種道意的雛形。

生滅之道,乃人身根本之道,若生滅可以轉換,徹底掌握生滅之術,將其融彙貫通,必可成為皇級存在。

而,此時楊缺並不知道,他最大的收穫並非是人體秘境中的所得。

而是,其肉身在時間長河之中,經曆時間長河的河水洗刷,肉身所獲得的好處,纔是他最大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