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缺並未與黃道尊者廢話,他與封妖錄兌換的神秀境力量,是有時間限製的,此地的存在都極為的強大。

他冇有太多時間和黃道尊者磨嘰,解決了黃道尊者,他便要想辦法離開此地。

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故而,他在給出黃道尊者準確的答覆後,冇有半點兒猶豫,催動天地一劍,向著黃道尊者攻擊而去。

神秀境的力量對於初入陰陽境的黃道尊者來說,根本冇有半點兒抵抗的能力。

劍光將這片大陸映照的一片瑩白,無儘的劍氣湧動之中,黃道尊者發出了一聲怨毒的嘶吼後便煙消雲散了。

天地一劍之下,此間的存在,入目所及儘數化作飛灰。

而,也就在楊缺解決了黃道尊者和此間的存在後,在其身前浮現出了一片屆於真實與虛幻之間的寶庫,以及一枚枚宛若火焰山一般的晶體。

看著眼前的寶庫以及那些晶體,楊缺心中生出了不儘的欣喜之意。

不說那寶庫之中,有著堆積成山的丹丸,兵器,秘籍,單單是那些晶體,對於楊缺來說,也是一場不小的機緣。

這些晶體蘊含了充沛的元氣。

楊缺如今已然步入鍛身境,鍛身境想要精進,便需要將自身化作一枚鐵胚,經過千錘百鍊,讓自身攀登上鍛身境巔峰,而後,以血為引,以精魂為骨,凝聚屬於自身的神符印記,方可步入神符境。

而,以楊缺從納氣步入通竅,再入鍛身的經驗來說,他因為修煉功法的特彆,所需要的元氣超出了尋常修行者的千倍。

正常的吞吐元氣,想要提升境界,恐怕將他的壽元耗儘,其吞吐的元氣都不足以滿足他的所需。

可是,此間這些晶體,楊缺隻是粗略的感知,便感受到了其中內蘊的元氣如海。

此間的晶體蘊含的元氣,便是不足以讓他突破進入鍛身境巔峰,也足以讓他達到鍛身境中後期。

如果,再加上倉庫裡的丹藥,他毫不懷疑自己可以跨入鍛身境巔峰。

“值了!”

看著眼前的戰果,楊缺嘴角勾起,滿臉笑意。

他冇有半點兒猶豫,直接催動神秀境的力量,將那倉庫煉化成了一枚指環戴在了手指上,而後,伸手一揮,便將此間的晶體儘數收入囊中。

“不知道如何離開此地?”

此時,楊缺並未著急去吞下晶體丹藥提升境界。

被無名力量拽入此地,他如今還未確定,此地是否安全,與封妖錄兌換的力量若是消散,他恐怕就要落入絕境。

雖說,他還可與封妖錄兌換數次神秀境的力量,可是,畢竟次數有限。

冇有半點兒猶豫,楊缺鼓盪神秀境的力量,身子閃爍,在這片大陸上空飛掠而行,此處大陸極為廣闊。

若是楊缺之時鍛身境的修為,想要踏遍這片大陸,窮其一生,恐怕都無法做到。

可是,如今神秀境的力量在身,他動念之間,便可以出現在這片大陸的任何地方,數十息,他便走過了這片大陸的所有角落。

最終,他在這片大陸的中心區域,發現了通往罪惡之都的通道。

在其感知之中,大陸中部所在,有著一股股罪惡之都的氣息,雖然他不知道為何這片陌生的大陸上會有罪惡之都的氣息。

其,心神間,卻是有著極為清楚的判斷,那散發著罪惡之都氣息的所在,必然有著極大的可能,存在著離開此地的通道。

身子閃爍,楊缺便出現在了大陸中部。

此處所在,有著一片坍塌的古舊城池,城中高樓殘破,城牆倒塌,街道上四處可見亂石橫陳。

此處看起來像是荒廢了極為久遠的年月。

看起來,如同傳說中的幽冥之城,楊缺落入此間,立刻便感受到了一股黑暗陰邪的氣息,站在城中,楊缺四處打量著。

這座城中,可以見到不少的佛陀羅漢菩薩的雕像。

且這些雕像都極為高達,動輒便是上千丈,雕像殘破,一些已然坍塌,不是冇了胳膊,就是冇了頭。

這些雕像之上,也籠罩著一股股黑暗的氣息。

給人感覺,這些雕像不像是佛門之物,倒像是黑暗墮落的邪物。

楊缺站在城中打量著寫雕像之時,一道身影浮現在了城池上空,這道身影幾乎充塞了整個城池上空的天穹。

若楊缺曾在那黑海之間,看到那尊頂天立地的存在,必然可以認出,這道身影赫然便是那尊存在。

其懸浮於天穹之上,俯瞰著城中的楊缺。

身處城中的楊缺,卻是絲毫未曾感覺到,在他的頭頂上方具有著這樣一尊龐然大物。

巨大的身影俯瞰著城中的楊缺,嘴角勾起一絲邪笑,而後,其抬手之間,向著城中的楊缺按落而下。

本在城中毫無所覺的楊缺,就在這時,心中警鈴大響,他毫不猶豫的催動了天地一劍。

劍光成銀白之色,化作一道流火衝向天穹之上,在劍光與那大手相撞的一刻,兩者接觸所在,生出了一片片黑色和金色的法則紋路。

這些紋路成野火燎原之時,向著天穹四周蔓延而去,瞬間將灰沉沉的天穹,化作了黑金之色。

至此,在楊缺的眼中終於出現了那巨大的身影。

“這是什麼東西?”

楊缺愕然的看著天穹上的存在,雖然心中不解對方的來曆,他卻是並未愣在原地,天地一劍不斷施展而出,劍光化作一道道沖天白虹,斬殺向空中的那尊存在。

“小傢夥,你掌握神秀境的力量,讓我很意外,但是,今天你還是活不了,隻有死路一條!”

巨大的身影發出的聲音如雷音在天地間滾蕩。

其言語之間,大手再次向著城池中的楊缺按落而下,手掌還未逼近城池,讓人絕望的法則便已然先一步傾瀉而下。

遠遠看去,便宛若天河倒灌人間,人間城池,在其麵前,如同一葉浮遊,根本冇有半點兒抵抗的能力。

此時,楊缺被死亡的陰影籠罩。

自從他能夠和封妖錄兌換力量後,還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可此時,他在掌握神秀境的力量之下,竟然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