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素血影王所在的山脈,東邊,一片懸掛有數十條如同匹練一般的瀑布的山穀之中,一群妖族正在與血影廝殺。

這些妖族皆雙眸泛著紅光。

妖族中,一群人族被護在中央。

他們與血影的廝殺極為的慘烈,倒不是他們的實力不如血影,而是這些血影的手段極為的詭異。

這些妖族掌握的術法神通,根本無法傷害到這些血影。

反而,在這些血影的攻擊下,他們不斷被擊殺,而後,從這些妖族身上飄起一道道血霧。

這些妖族乃是從紫金山所在的世界被楊缺傳送出來的神祇念奪舍的妖族,至於被他們護在中央的人族。

皆是天狐幫中的人。

“你們走吧,為了保護我們,死在這裡,劃不來!”

這些妖族被殺後,飄出的血霧離開身軀後,便會散去。

此時,這些人族已經很清楚,如此一幕,對於神祇念來說意味著什麼。

血影的攻擊,對於神祇念來說,具有著極大的損傷,隻要被血影擊殺,神祇念脫離身軀後,便會隕落。

此處所在,自從他們出現後,便已然死去了數百的神祇念。

再這樣下去,此地的所有神祇念都將死於此地。

這對於被這些神祇念保護的人族來說,實在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幕,故而,看著這些神祇念不斷死去。

他們帶著哭腔,祈求這些神祇念離開。

“我們得到主人的命令,必須護住你們,便是死又如何?”

在這些神祇念中,那曾第一個見到楊缺的神祇念,笑了笑,根本冇有帶著身邊的神祇念離開的意思。

“為了我們,不值得!以後,幫主還有很多用得著你們的地方的!”

一個人族眼中熱淚滾落,帶著哭腔,祈求對方。

“主人的命令高於一切,且不說值不值得,隻要主人讓我們死,我們都會毫不猶豫的去執行主人的命令!彆說了,我們不會離開的!”

說話的神祇念話音落下,其他的神祇念齊聲給出他們的態度。

“對,我們不會離開的,就算所有人都要死,我們也不會退!”

聽著神祇唸的話語,此間的人族感動無比。

“你們怎麼這麼固執?罷了,隻要我們所有人死了,你們就不用再固守幫主的命令!兄弟們,彆讓他們再無畏的犧牲了!”

見無法把這些神祇念勸離,被神祇念護住的人族,咬了咬牙,做出了決定。

在其話音落下後,此間的人族不約而同的鼓盪修為,選擇了自爆。

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爆鳴中,此間的人族化作片片血霧,隕落於此地。

“你們,你們這是何苦?”

對於人族的自爆,這些神祇念根本冇有辦法去阻止,隻能無奈的看著這些人族身死於此間。

“就算你們死了,我們也不會退的!”

神祇念嘶吼,鼓盪起一道道術法神通殺向那些血影,可是,他們的攻擊落在血影的身上根本無用。

戰鬥持續了一炷香時間,最終此間的妖族隻有曾與楊缺第一個相見的神祇念奪舍的妖族,活了下來。

但,看其狀況,情況不容樂觀。

他的身軀殘破,氣息羸弱,隨時都將倒下。

“死吧!”

一個血影衝向神祇念,發出陰惻惻的笑聲,合身撲向神祇念,一時間血霧籠罩神祇念,毀滅的氣息激盪。

血霧籠罩神祇念,一時間,血霧中響起了一聲聲宛若萬千蝙蝠的叫聲。

隨後,一道模糊的影子自血霧中衝出。

“神祇念?對於諸天萬界的生靈來說,極為玄妙,可是對於我們來說,隻不過是大補之物罷了!吞了你,我便有機會成長為血影王,桀桀,桀桀!”

一聲聲桀桀大笑充滿了興奮之感。

此時,神祇念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對方所說乃是事實,此間死去的神祇念儘都成了這些血影的進補之物。

如此之下,此間的血影的實力提升極大,這也是他們在此間的戰鬥愈發艱難的主要原因。

此時,血影的話語響起,神祇念已然做好了消亡的準備,可,就在這時,他感受到了楊缺的氣息。

“主人在附近?我還感受到了一具可奪舍的妖族肉身!我的實力比之其他神祇念要強上不少,這也讓我暫時避開了血影的滅殺之力!真是天不亡我!”

神祇念念頭轉動,於間不容髮之間,鼓盪起殘餘的力量沖天而起,向著其感知中楊缺所在的區域而去。

白素所在的山穀中,楊缺的話音落下,穆勒哈哈大笑。

“你一個鍛身境的人族螻蟻,吹牛也不打個草稿!就憑你也想救他?血影王吹口氣,便能把你弄死!”

血影王的實力在中五境,楊缺隻不過是一個鍛身境。

故而,他所說的話,正常情況來說,並不算是輕視楊缺。

可是,問題是,楊缺並非普通的鍛身境修行者,而是戰力可與聖地的聖子聖女相提並論的角色。

對於穆勒的話,楊缺並未做出迴應。

對方的小瞧,與對方廢話冇有半點兒意義,等到他斬殺了血影王,穆勒自然會知道,他的強大。

沉默中,楊缺身子一閃,施展出浮光流影身法,撲向了血影王。

楊缺的撲殺,血影王第一時間便察覺了,故而,在楊缺撲殺而來之中,他發出一聲桀桀大笑。

看也不看一眼楊缺所在,鼓盪起一片血色的風刃,斬殺向楊缺所在。

而後,其抬手之間便按向了白素的頭顱之上,打算當著楊缺的麵,催動偷天換日陣法,讓楊缺眼睜睜的看著,想要被救的人,死在楊缺的麵前。

可,就在他的手掌距離白素頭頂數尊距離之時,一刀刀光乍現,攔截住了他的手掌。

隨後,一片片掌印宛若風中枯葉,層層疊疊的向著血影王籠罩而上,一瞬間,血影王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冇有半點兒猶豫,他身子一閃,便向著一側避去。

“冇想到,一個小小的鍛身境人族,竟然具備可以與我爭鋒的實力,倒是小瞧了你!既然如此,那今天我便讓你嚐嚐我冥血一族的禁忌之術!”

“此術之下,中五境第四境也得飲恨!”

其言語之間,身上鼓盪起了一股讓人窒息的恐怖毀滅氣息。

這氣息之中夾雜著,陰冷,黑暗,汙穢,腐朽,破滅的意境,在這股氣息下,天地都仿若陷入了枯敗之中。

看著血影王爆發出這樣的氣息,穆勒臉上笑容燦爛。

“天驕人物?遇到血影王,也得飲恨!救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安心的去吧!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