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缺的話音落下,白眉發出了一聲聲桀桀大笑。

“就憑你?小小的鍛身境,能封住我們?笑話!”

紫金山所在的世界,以他們的實力都無法破開,這在奪舍白眉的存在看來,絕對是一尊古老的存在配合秦皇和許瓊霄謀劃,最終催動了六道輪迴盤,以自身精魂道基為引,付出巨大的代價才做到的事。

眼前的小小鍛身境,想要做成此事,在他看來,絕對不可能。

故而,楊缺的話聽在他的耳中,讓他直覺得可笑無比。

對於對方的嘲諷,楊缺古井無波,他懶得和對方爭辯。

當下,讓他直覺得意外的是,六道輪迴盤封住了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對方竟然還有辦法進入罪惡之都。

既然遇到了對方,那麼他自然不可能放對方在罪惡之都肆意妄為。

來自界外的存在,其目的他極為的清楚,無非便是想要入侵荒界。

秦皇青帝許瓊霄他們這些守護者一脈的存在,為了守護荒界付出了太多太多,對於秦皇青帝許瓊霄他們的所做,楊缺極為的佩服。

故而,如今,他自然不可能讓許瓊霄他們的付出,付諸東流。

“懶得跟你廢話!受死吧!”

楊缺冷冷的說了一句,隨後毫不猶豫的與封妖錄兌換了神秀境天地一劍。

神秀境的力量在經脈間湧動,楊缺抬手之間,以指代劍,橫揮而出,劍光脫手飛出,血精礦山方圓百裡內的草木土石天地之間的風雲雷電,在這一刻,在劍光的牽引下,齊齊向著白眉湧動而去。

天地之間一片純白之色。

淩厲的劍意宛若大江大河在此間湧動。

楊缺隻所以直接催動神秀境的力量,乃是因為,他很清楚,這些自界外降臨的存在,比之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內的神魔還要強大。

雖然他不清楚對方將識念投入罪惡之都,奪舍之後其具備怎樣的實力,但在他看來,對方的凶險程度,絕對不比紫金山所在世界內的神魔弱上太多。

為了防止出現不可控的變數,他拿出了最強手段。

劍意湧動,劍氣肆虐。

本並未將楊缺放在眼裡的白眉,見到這劍光的瞬間,臉色便變得慘白了起來。

他將識念送出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受到了六道輪迴盤的壓製,其實力不足其全盛時期的一半。

麵對這神秀境的力量,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感。

眼見劍光自天地四方而來,白眉不敢有半點兒遲疑,其身子一晃之間,身周出現了一條奔騰湧動的金色大河。

此河為時間長河!

天地一劍讓他根本冇有直麵對方的信心,想要避開這天地一劍,他唯一的選擇便是踏入時間長河,或逆流而上,或順流而下。

避開這個時間節點上楊缺所催動的攻擊。

可是,當他踏入時間長河後,讓他心中駭然的是,在時間長河之中,不斷有一道道劍氣凝聚而出。

純白之色,將他所前行的時間長河染上了純白。

攻擊可影響時間長河,這超出了他的預料。

“他化自在,萬古迴響!”

在這一刻,他不得不損耗自身道基,調動全部的力量,去召喚時間長河之中的某些古老存在。

讓其助他破掉這天地一劍。

在其大喝之中,時間長河之中,響起了一聲聲怒吼,而後,喝水之中衝出了一尊尊如山嶽一般的身影。

這些身影皆是他們所在的世界,曆史上,以及未來的巨頭級人物。

這些人物齊齊出手,在他看來,便是一尊真正的神秀境存在在此,也隻有被斬殺的份兒。

可是,讓他絕望的是,這些存在自時間長河中衝出後,隻是在那純白之色下支撐了片刻,便一個個宛若冰雪遇到了驕陽。

於瞬息之間,潰散。

冇了這些存在的相助,白眉陷入了巨大的絕望之中。

“你,你到底是什麼來頭?莫非,你便是傳說中,荒界那自萬古之前沉睡的無上存在?”

白眉放聲嘶吼,他雙手不斷掐印,在其身後,一尊千臂魔神像凝聚而出,魔神像推動著一座九層血肉寶塔,不斷的抵禦著純白之色。

血肉橫飛,血雨如瀑。

在他不斷抵禦天地一劍之中,白眉的身上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痕。

“萬古之源!”

“太荒古咒!”

“滅度之厄!”

“彼岸花開!”

不斷的被中傷之下,白眉口中不斷吐出一道道術法神通之聲,在這些聲音響起之間,在其身周各種術法凝聚而出。

這些術法,莫不是在他們的世界,乃是無上禁忌神通。

搏命之下,白眉所施展的手段,終於對於楊缺產生了影響。

他的身上出現了一枚枚黑色的斑點,眉心出現了一道血線,身軀之中開始傳出一股股腐朽之意。

天地一劍的恐怖,楊缺前不久便曾動用過。

那些比之神魔還要強大的存在,在這一劍之下,都隻有被斬滅的下場。

在楊缺看來,這天地一劍足以擊殺白眉,可是,此時,在對方陷入絕境之下,對方竟然還具備反擊之力。

冇有半點兒猶豫,他便欲調動體內的神秀境之力,驅除這些力量。

可是,就在這時,他體內出現了一團團光團,這些光團來自於五臟六腑,出現後,這些光團化作了一道道漩渦。

開始瘋狂的吞噬這些入侵他體內的邪意力量。

隻是呼吸之間,這些力量便儘數被這些光團吞下。

而,也就在體內的光團將這些力量吞下後,在他的識海中出現了一副畫麵。

這畫麵赫然便是紫金山所在的世界。

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其中火焰湧動,覆蓋整個世界,遮天蔽日的六道輪迴盤在天穹之上旋轉,法則如雨,覆蓋整個世界。

在這方世界之間,一尊尊頂天立地的身影,不斷髮出一聲聲嘶吼,抵抗著著天地之間的火焰,以及六道輪迴盤上衝出的法則。

“這些存在,在這火焰和六道輪迴盤的法則之下,竟然隻是受到些許傷勢,看其狀況,他們還有力量去撼動六道輪迴盤?這些存在,該多麼的強大啊?”

隻是一眼,楊缺便判斷出了這些存在,比之神秀境還要強。

“如果這些存在進入荒界,荒界將會有怎樣的局麵,完全是可以預料的!不知道荒界那些傳說中的存在,是否留有更多的後手?如果冇有的話,未來荒界的情況根本不容樂觀啊!”

腦海中的畫麵乃是適時的畫麵。

楊缺很確定這一點。

看著腦海中的畫麵,楊缺心中滿是沉重。

雖然現在六道輪迴盤封鎖住了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可是,這很難保證,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可以永久的困住那些存在。

要知道,他曾見過,如紫金山所在的世界一般的小世界,在虛空中可是存在的不是少數,對方未能從紫金山所在的世界踏入罪惡之都。

必然會改變策略,從其他小世界借路進入罪惡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