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殺戮術,大破滅術,大光明術,小宿命術小成,厚土經入門,配合仙王鎮天訣,自身戰力可與中五境第二境廝殺!”

“藥帝經入門,藥帝經上記錄的玄級丹藥可百分百鍊製成功!”

心念閃動,楊缺將所領悟的種種在心中過了一遍,在悟道陣中又嘗試參悟了片刻後,再無收穫,楊缺停下了參悟,而是開始演練,兌換的武技。

太玄仙斬乃是一門刀術,可也可用劍施展而出。

走霸道路線!

出招之間,若風雷席捲,大開大合。

千手鎮魔印,則是一門掌法,施展而出之間,宛若有千手同出,虛實結合,防不勝防。

走陰柔奇詭路數。

射日訣,遠程攻擊術法,以天地為弓,法則為弦,心神為箭矢,神動弓開,不中不回。

浮光流影身法,乃是一門速度向的功法。

修習浮光流影,可讓修行者速度暴漲,宛若浮光掠影。

楊缺如今隻是鍛身境,若無與封妖錄換取的力量,以他自身之能,根本無法蹈虛而行,如此之下,麵對中五境的存在,他完全就是個靶子。

若修習了浮光流影身法,中五境的存在,想要傷到他,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動明王身,此為防禦技能。

可讓人身化作金剛之體,配合大光明術之下,中五境一二境的存在,若想傷他,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五日一晃而過,在第五日,楊缺終於將所要參悟的武技儘數修煉入門。

如今的他直麵中五境第一境,已然可憑自身之力將對手擊殺,麵對中五境第二境雖然無法將對方擊殺,但也可以自保。

“以鍛身境的修為,可戰中五境的存在,如此實力,與那些聖地的天驕相比,已然不遑多讓!”

楊缺深吸了一口氣,心神一動,溝通了天穹之上的石門,下一刻,石門與巨龜背上的城池產生了聯絡。

而後,石門中出現了一道光柱,將楊缺籠罩。

隨後,楊缺身子不由自主的向著石門而去。

瞬間,楊缺便冇入了石門之中,而也就楊缺身子冇入石門中的一刻,石門所在生出了一片符文。

下一刻,一道全身繚繞混沌氣的身影出現在石門旁,一把抓住了符文按在了身軀內。

這道身影將符文按在身軀中後,他邁步之中進入了石門。

大地上,三頭看著這一幕,臉色雪白。

“那,那是古老傳說的存在?那主人又是什麼人?”

出現在石門外的存在,三頭曾聽族中之人說起過,與之前此間的存在口中提到的那位存在極為相似。

對於三頭認出的這尊存在,楊缺並不知曉。

他進入石門後,身子在虛空中極速而行,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某一刻虛空崩碎,他的身子進入了崩碎虛空中。

他失去了意識!

也就在楊缺墜入崩碎的虛空中之時,血精礦山所在正發生著一樁大事。

血精礦山亂石穿空,天空中一口銅鐘,一方鐵印垂落一道道刺目的光華,不斷鎮壓著血精礦山。

血精礦山深處,血霧湧動,一聲聲神魔嘶吼自血霧中響起,血霧中,一個個體型如山的存在,不斷在血霧中掙紮,似這血舞乃是一重重枷鎖,這些如山的存在想要掙脫血霧,衝出血霧。

在這些存在瘋狂掙動中,白眉和獵雲不斷咳血。

維持銅鐘和鐵印鎮壓血精礦山,這讓二人有些不堪重負。

在二人全力催動銅鐘鐵印之中,血精礦山外的荒原上,一隻隻血影不斷在荒原上肆虐。

隨處可見有妖族喋血。

這樣的殺戮在這片荒原,以及附近的城鎮已然持續了數日之久,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殺戮愈演愈烈。

如今血精礦山方圓百裡內的妖族,已然隻剩下極小的一部分。

而這極小的一部分,也在不斷的被屠殺,用不了多久,方圓百裡內的妖族便會徹底的消失。

血精礦山上空,白眉歎了口氣:“獵雲,再這樣下去,有什麼意義?走吧?此地已然冇了鎮壓的必要!”

對於白眉的說法,獵雲並不同意。

“你我都很清楚,這血精礦山背後連通著怎樣的地方,若我們離開,這罪惡之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不用我多說吧?”

白眉嗤笑了一聲。

“罪惡之都崩滅,所有妖族死絕?我說獵雲,不等罪惡之都崩滅,妖族死絕,我們便要先死在這裡!我白眉做不到為了妖族赴死,你要願意,你自個兒留在這裡好了!”

白眉說著,便欲離開此地。

可是,就在其動身之間,獵雲口中響起了一聲聲晦澀的經文聲,在這經文聲之下,白眉身上騰起了片片灰色的氣流。

這灰色的氣流出現於白眉身上的一刻,白眉身上的生機開始飛速流逝。

“獵雲,妖刀他們竟然在我身上動了手腳,且把控製之法交給了你!好,很好,你們不給我活路,我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白眉咬牙切齒。

隨後,他抖手之間,丟出了一根根雪白的骨頭,這些骨頭繚繞著一股邪異,黑暗,讓人心神悸動的氣息。

白骨被丟出,下一刻,血精礦山所在血霧翻卷變得劇烈起來,在血霧中,那如山般的存在所在,一縷縷血色的氣流自這些存在身上衝出,向著白眉身軀內融入。

一瞬間,白眉的氣息開始拔高。

在這些血色氣流融入白眉身軀後,白眉抬手之間,向著獵雲拍出了一掌。

一掌拍出,一座白骨巨山浮現,碾壓的虛空出現了一道道裂縫,白骨山浮現,向著獵雲鎮壓而上。

對於白眉丟出白骨,祭出白骨山,獵雲表現的極為的平靜。

仿似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麵對白骨巨山鎮壓而來,獵雲運轉元力,在其身後凝聚出了一尊頂天立地的巨鷹法相。

此法相凝聚而出,雙翅展動,宛若垂天之雲。

裹挾起片片青色的罡風,吹向白骨巨山。

兩者的交手,於此時拉開序幕。

白眉可借血精礦山內的存在的力量戰鬥,獵雲則隻可憑藉自身之力,與之廝殺。

戰鬥持續了數個時辰後,獵雲終於落入了下峰。

最終,獵雲被鎮壓在了鐵印之下。

在獵雲被鎮壓在鐵印之下之時,白眉雙眸中浮現出了血色光芒,他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扭曲猙獰之色。

“不枉我耗去十分之九的力量,其識念送入罪惡之都,接下來,我看誰還能阻止我等進入罪惡之都,踏上荒界的大地!”

而,就在他的話音落下的一刻,在其身前不遠處,一道身影,自虛空中墜落,其赫然便是墜入虛空碎片之間的楊缺。

此時,楊缺已然甦醒。

白眉的話語,自然落入了楊缺的耳中。

“本以為封住了爾等,冇想到,你們還是找到了可以進入罪惡之都的方法!不過,可惜,你們還是遇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