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具備大洞玄之眼的存在,說出楊缺能以鍛身境具備可與陰陽境交手的實力真相,一時間此間存在,再看向楊缺,眼中的驚懼已然散去。

在具備大洞玄之眼的存在話音落下後,與窮奇之形的存在廝殺的石人,抬步之間,便向著楊缺衝了上來。

其向著楊缺衝出,一座石山由法則凝聚顯化。

飛行之間,石山宛若鴻毛一般輕盈,在逼近楊缺近前的瞬間,石山驟然一震,隨後,一股如江海般奔湧的恐怖力量自石山之上衝出。

瞬間,楊缺便感覺他的身軀之上,彷彿出現了一座千萬斤的巨山,若非他此時體內充盈陰陽境的力量。

就是這石山湧動的力量,便足以讓他化作肉泥。

此時,楊缺眼見巨山而來,他毫不猶豫的與封妖錄再度耗費70年壽元,與封妖錄兌換了造化境神通之力亂天動地。

屬於造化境的玄妙,出現於楊缺心間,楊缺抬手便向著飛速逼近的石山拍出了一掌。

一掌拍出,掌中宛若包含乾坤。

在其手掌前方,出現了一片神國虛影,其中眾生誦經,萬靈信仰化作大江大河具現而出,增幅楊缺所施展的這一掌。

亂天動地。

取翻天覆地攪亂乾坤的神意。

此掌拍出,那飛速向著楊缺而來的石山,宛若冰雪遇到了驕陽,還未與楊缺拍出的掌印前方的神國虛影相觸。

那石山便化作虛無。

石山被毀掉,楊缺拍出的掌印裹挾神國虛影,宛若一座浩大世界,向著石人碾壓而上。

對於楊缺能爆發出比之陰陽境還要強大的實力。

這對於石人和在場的存在來說,完全是在預料之外,此時,楊缺的掌印裹挾神國向石人鎮殺而上。

石人感覺到了濃鬱的死亡陰影。

他冇有半點兒猶豫,便欲催動他所掌握的最強手段撕裂虛空,借虛空之地逃離此地。

可是,讓他駭然的是,就在他欲撕裂虛空之時,那神國虛影張開,瞬間將他覆蓋在了其中。

在其落入神國中的一刻,在此間存在的眼中,石人宛若成了畫中人。

在神國之中,信仰之力宛若火海湧動,不斷焚燒著石人。

火海中,石人不斷咆哮,左衝右突,可是根本無法撕裂神國虛影,隻能被信仰之力化作的火海焚燒。

“這,他,他竟然可以爆發造化境的力量?我說天瞳,你確定,你的大洞玄之眼未曾看錯?”

那具備大洞玄之眼的存在,身邊的一個九頭蛇存在,結結巴巴的詢問道。

天瞳聞聽九頭蛇的詢問,臉上滿是堅定之色:“我的大洞玄之眼,脫胎於神將千裡眼的千裡目,從未出過錯!”

“彆愣著,我們此地如此多的人,齊齊出手,畢可耗儘他體內的混沌器的力量!隻是需要注意的是,我們不可與其拉進距離,我們隻需要與他周旋,耗儘他體內的混沌器之力便可!”

對於大洞玄之眼,天瞳極為的自信。

在天瞳的話音落下後,這次山外的存在聽從了天瞳的建議,齊齊出手之中,與楊缺保持著足夠的安全距離。

一時間,楊缺所在的天地被各種術法神通覆蓋。

這些神通術法,其中還有數尊造化境的存在所祭出的神通。

一時間,楊缺宛若落入了怒濤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可能被這如雨的術法毀滅。

看著楊缺落入此景,山外的存在紛紛發出嘲諷的言語。

“小傢夥,等到你耗儘體內的混沌器的力量,屆時隻能被我等拿捏!”

“身外之物便是身外之物,畢竟不是自身的力量,螻蟻就算身負混沌器又如何?”

“今日你的結局已經註定!”

對於這些存在的嘲諷,楊缺並未去理會。

雖然他此時的處境看起來極為的不利,可是實際上,以他當下體內所充盈的造化境之力,以及他當下可催動的亂天動地,在一炷香時間裡,他根本不會出現危險。

此時,他催動亂天動地,不斷的撕裂身周的術法,更是衝入神國之中,感受神國之力。

雖然此時他的所做看起來,並未有實質性的好處,可是,待到將來他進入陰陽境,想要突破造化境。

今日的經曆,必然會化作他突破的養分。

神國中,楊缺不斷拍出一道道掌印,神國中的信仰之力化作的種種殺伐手段,雖然無法傷害到他,可是,他想要撕裂神國衝出去,卻是根本無法辦到。

“造化境,開辟小世界,鑄造神國,其所打造的神國,並非是虛幻,而是真實的天地!在神國中一切法則秩序,皆由開辟神國的存在的意誌轉動,在神國中,開辟神國的存在,便是唯一主宰!想要撕裂神國,必須自身便是開辟神國的存在,如此可以界力破開對方神國,找到對方的道基,毀去對方的道基,便可將其擊殺!”

在神國中,楊缺感悟出了造化境修行的根本。

“如今,我所施展的造化境之力,畢竟是借來的,雖然也具備些許界力,但,這界力與施展神國的存在,所具備的界力相比,根本不在一個量級,如此之下,想要撕裂神國,便不得不再去耗費100年壽元,去動用神秀境的力量,祭出天地一劍!”

神國中,楊缺念頭起伏。

外在天地的存在,卻是不知道楊缺心中所想,在他們的眼中,楊缺此時完全成了一隻籠中雀。

隻要楊缺體內的混沌器的力量被消耗殆儘,便是楊缺隕落的一刻。

故而,此時眼見楊缺在神國內左衝右突,他們再次發出了一聲聲嘲諷之語。

“認命吧,螻蟻!”

“看來你所掌握的混沌器所能爆發出的最強力量便是造化境的力量了!如此,我們勸你散去混沌器的力量,到時我們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就在這些存在發出嘲諷之語之中,楊缺的聲音宛若滾滾驚雷,在神國中傳出,隨後,一股駭人無比的氣息自神國內衝出。

“造化境,便是我所能發揮的極限了麼?無知!”

無知二字出口,一道劍光宛若太初之光自神國內升騰而起,隨之,神國崩碎,劍光崩碎神國,化作一線大潮,向著天地四方而去。

瞬間覆蓋此間所有存在。

血開始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