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境,雖名為陰陽。

但並非修行者所掌握的力量便是陰陽二力,運轉的乃是陰陽二氣。

陰陽代表的是世間所有力量的陰陽對立,相生相剋,修行者在這一境可以將完全相剋的力量自然轉換。

火生水,光生暗,生生死,快生慢。

這在陰陽境之前來說,根本冇有任何修行者可以違背力量屬性相生相剋之理。

楊缺在未進入罪惡之都,未與仙運宗的弟子交手斷掉聖路之前,乃是中五境巔峰火官境的修行者。

為了找到可以突破進入上五境第一境陰陽境的契機,他一直在追尋陰陽境的玄妙。

可是,世間修行者隻要涉及上五境的修行,根本冇有文字記錄其玄妙。

倒不是那些上五境的存在藏私,不願意將其修行玄妙記錄文字流傳下來。

而是因為隻要涉及到上五境的修行玄妙,不論是文字還是語言都根本無法準確的表達而出。

仿若世間存在這一股無形的力量,不允許上五境的修行者,將這些玄妙傳於世人。

如此之下,修行者想要突破進入上五境唯一的方法,便是靠自悟。

而,這自悟便需要感悟天地自然,於紅塵中曆劫,從心境和感悟之中纔可窺到一條登山之路。

此法被修行者命名為化凡。

楊缺曾經在大正王朝各地遊曆,於市井間,於修行世界感悟數年。

可是,始終未能窺到陰陽境的玄妙。

如今,借封妖錄他終於窺見了陰陽境的玄妙。

生滅本為於一體,生靈誕生生機勃發 ,自其出現於世間,便無時無刻不在死亡。

隻是這死亡萬物想要察覺,需要極為悠長的歲月。

就拿人族來說,其實在出生的一刻開始,其身體內的最細微的顆粒便在緩慢的死亡,而這死亡需要經過七八十年乃至百年歲月,人族才能察覺其死亡。

至於水火,水可化氣,氣可生風,風動雲起,雲起雷生,雷劈木成火。

這一切玄妙,在這一刻便宛若一副畫卷清晰的展露在楊缺的麵前。

“原來是這樣!”

此刻,楊缺頗有種朝聞道夕死可矣的感觸。

入了上五境的存在,儼然不再是人類的範疇,變身神魔在其麵前也不足道哉。

若是楊缺在紫金山所在的世界,具備這樣的力量,他毫不懷疑,憑藉滅神一指隻是一擊便足以將所有神魔滅殺。

“不知道曾經的仙庭之主走到了哪一步?”

便在楊缺心中思緒轉動中,山外的存在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小傢夥,我們的戰鬥,也是你能參與的?”

滿身紅毛的存在,桀桀笑了兩聲撲向了楊缺。

因他距離楊缺最近,當下來到此地的強者極多,今日他們來此的目的都極為一致。

他們最終的目的便是將開門人捏在手中,將其煉化,從而可以擺脫此方世界禁錮,將他們的殘魂送出此界與罪惡之都內的本尊融合歸一。

紅毛身子閃爍看起來極為緩慢,可是其抓向楊缺的手掌在抬起的瞬間便來到了楊缺近前。

快慢轉換!

換做楊缺身為中五境之時,他根本無法躲避對方的這一擊,可是,此時對方的攻擊,對於他來說,卻並不存在威脅。

眼見對方的手掌臨身,楊缺便欲催動滅神一指,可是不等他動手,那其形若蠱雕的存在,吐出了一道閃電,閃電化作了個巨大的球形罩子護住了楊缺。

雷電本為毀滅之力,可此時卻化作了防護之力。

這自然又是陰陽境的玄妙。

蠱雕護住楊缺的一刻,蠱雕的聲音便如雷音一般在天地間滾蕩。

“血飲!你敢!”

蠱雕大叫之中,扇動翅膀向著紅毛存在撲殺了上去。

蠱雕與紅毛存在廝殺之時,又是一道身影向著楊缺撲殺而來,隻是這存在又被另一尊存在纏住。

楊缺本該是此間所有存在針對的對象,可是,此時卻宛若一個看客。

這讓楊缺有些苦笑不得!

深吸了一口氣,楊缺鼓盪陰陽境之力,發出了一聲如雷之聲:“我說,你們也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在你們眼裡,我便隻是你們爭取的對象嗎?”

楊缺這句話在天地間滾蕩,那些本在廝殺的存在,這道聲音之下,立刻便停了下來。

“小傢夥,你就一鍛身境,有什麼資格,讓我們把你當回事?”

其形如窮奇的存在,冷哼一聲,其語氣中充滿了不屑之意。

“螻蟻,焉可讓我等巨象正視?”

“我們願意,吹口氣,你便可死去,小傢夥,珍惜你最後的時光吧!”

此間的所有存在,都不把楊缺當回事。

“我冇有資格讓你們正視是吧?那你們看好了!”

楊缺說話之間,祭出了滅神一指,一指點出,在身前,一根長達萬丈,宛若一條山脈般的巨指在其身前顯化。

巨大的手指瀰漫著一股生死之氣。

直取身前的一尊存在。

此間的眾人都未曾料到一個螻蟻竟然可以爆發出與他們一般強大的實力,那被楊缺的巨指針對的存在,在第一時間便祭出了一片黑色的火焰,這火焰凝聚成一尊萬丈高的巨大的身影。

其身影宛若寺廟內的千手觀音,千隻手掌各捏發音,搬運生死,凝聚出一輪與之身形相差無幾的巨大輪盤。

輪盤豎立於身前的刹那,與滅神一指相撞在了一起。

那存在所祭出的手段,在滅神一指之下,隻是堅持了片刻,便被滅神一指轟碎。

而,滅神一指,也在轟碎那輪盤的刹那,也隨之湮滅於無形。

這一番交手,那存在身子向著遠空倒退出了百丈距離,身形這才站定。

“這,你隻是一個鍛神境,怎麼可能具備這樣的實力?”

“你,你莫非是那尊傳說中本該消亡的存在?不,不可能,那存在早就煙消雲散了纔是!”

眼見楊缺表現出的實力,本不把楊缺放在眼裡的存在,此時臉色都發生了變化。

如果楊缺真是他們所猜測的某位存在,那麼,他們今天可能會遇到大麻煩。

“他不是那尊存在,我的大洞玄之眼不會看錯!他之所以具備這樣的力量,乃是因為他的體內有一尊殘破的混沌器!”

“原來是這樣,那此時對於我等來說便不算什麼事,我們合力先耗去他的力量,再將其封禁,至於,最終這開門人花落誰家,便看誰的本事更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