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話音落下,道象血海之中,那木雕獸形出現在了道象血海之中。

瞬間,血海中衝出了一尊尊木雕,這些木雕有的其形若人魚,有的其形若蠱雕,有的其形若檮杌,有的其形若畢方。

其形,包羅山海圖錄中所記載的異獸。

這些木雕自血海中衝出,其紛紛噴吐出各種蘊含殺伐之力的術法神通,這些術法神通都是山海圖錄中所記載的異獸的天賜神通。

乃是其與生俱來的術法。

這些術法神通,雖然看起來威力並不如何駭人,但,此時木雕宛若無儘,彙聚而來之下,這些神通術法所能造成的破壞力,便是中五境第四境,也無法應對。

而,讓楊缺此時危機之盛攀上巔峰,隻是,就在這些木雕源源不斷自血海中衝出,祭出如雨術法之中。

楊缺的身軀開始木質化!

他的行動在身軀木質化的一刹,如被禁錮。

“本以為與封妖錄兌換的力量足以滅殺這血河老祖和枯木道人,冇想到二人道象配合之下,卻是如此厲害!”

心神極速轉動,楊缺思考著化解之法。

若他無法撕開道象,他必然會身隕於此地。

“封妖錄和銅鏡都已陷入沉睡!以術法神通想要撕裂二人的道象,根本不可能!對了,我還有九陽紫極火!滅世天火!”

排除著身上一切的可用手段,楊缺想到了九陽紫極火和滅世天火。

滅世天火,楊缺並未打算動用,倒不是他當下無法操控丟出,而是,他總有種預感,此方天地有著一股極大的惡意,正向著他逼近。

滅世天火,他隻能當做最後的殺手鐧來利用。

而,對付血河老祖和枯木道人,以九陽紫極火足矣。

心中做出決定,楊缺冇有半點兒猶豫,立刻調動了九陽紫極火。

九陽紫極火出現在其手心,他抬手之間,便向著衝向他而來的木雕所祭出的術法丟了出去。

在其手心隻是一團小火苗的九陽紫極火,脫離了他的掌心的瞬間,立刻迎風見長,化作了一片火海。

紫色的火海,不斷燃燒,越來越為旺盛。

隻是瞬息之間,便席捲了整個血海道象。

“這,這是什麼火焰?我,我們的道象在融化!”

楊缺祭出九陽紫極火,血河老祖和枯木道人立刻便察覺了,二人駭然,滿臉猙獰,開始不要命的催動道象。

想要以道象將楊缺鎮殺。

可是,他們的道象隻是支撐了瞬息,便被九陽紫極火焚燒成空。

也就在道象被焚成空的刹那,兩人身體上開始冒出紫色的火焰。

“這火焰,通過道象與我們的聯絡,進入了我們的身軀,該死,這小傢夥從哪裡得到的這種異火?”

“啊!啊!我好恨啊!”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明明已經看到了最終的希望,可是,這希望就要因此而破滅了!我好不甘心啊!”

“小傢夥,你要我們死,你也活不成!”

九陽紫極火焚燒著他的肉身魂魄。

他們根本無法撲滅九陽紫極火,在此時,二人明知必死的情況下,打算以自爆,拉著楊缺一道隕落。

轟!

轟!

兩聲如天崩之聲的爆鳴炸響,兩人身上的道則開始燃燒,道基崩碎,化作了可以讓中五境第五境的存在都驚懼的恐怖毀滅之力,向著楊缺所在衝去。

道象消融的一刻,楊缺便已然向著遠處倒退而去。

可是,此時,縱然他距離血河老祖和枯木道人有百丈距離,可還是被這恐怖的毀滅之力籠罩。

他的身子向著後方倒飛而出之間,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身軀內的骨骼宛若炒豆子一般爆響。

這還是楊缺在催動了得自古殿所在的禁錮符文和大光明術的前提下,可他還是受到了極重的傷勢。

在楊缺倒飛出了數百丈後,血河老祖和枯木道人自爆的毀滅之力這才消散。

而,在這毀滅之力消散的一刻,在火焰山之上懸浮著三枚宛若珍珠的丹丸。

眼見這丹丸,楊缺身子一閃,衝上了火焰山。

來到丹丸近前,楊缺伸手一把抓住了丹丸,而後他毫不猶豫的便將丹丸吞入了腹中。

丹丸入腹,一股宛若大江大河般磅礴的元氣在楊缺的經脈內衝擊,本已經將要被元氣填滿的身軀,於刹那之間,被元氣填充滿。

隻是呼吸之間,楊缺便清楚的感覺到了桎梏被撕裂的聲音。

“終於跨入了鍛身境!”

修為突破的瞬間,楊缺的身軀響起了一聲聲,宛若鐵錘重擊金屬的清脆嗡鳴。

“鍛身境,鍛身成剛,塑金身,凝鋼骨,身軀如不動明王金身,法則不侵!尋常修行者肉身之力可具備三千至五千斤之力!”

“我如今突破鍛身境,竟然肉身之力突破了兩萬斤!”

突破鍛身境,楊缺所獲得的好處,還不僅在於肉身之力上,其法則免疫之上,卻是讓他可以在中五境第一境的存在法則之下,免疫傷害。

突破鍛身境後,元氣並未散去,洶湧的元氣,不斷衝入人體秘境之中。

人體秘境中,那斷掉的聖路開始瘋狂汲取元氣。

在如此磅礴的元氣之下,聖路開始飛速生長。

對此,楊缺此時心神並未進入人體秘境,他並無法知曉,當下,他的心神被封妖錄和銅鏡所吸引。

封妖錄上出現了一行文字。

“恭喜宿主進入鍛身境,宿主可與封妖錄,兌換,滅神一指!威力堪比上五境第一境陰陽境!兌換代價50年壽元,亂天動地!威力堪比中五境第二境造化境!兌換代價70年壽元,天地一劍!威力堪比中五境第三境神秀境!兌換代價100年壽元!”

“宿主鍛身境壽元300年!兌換神通持續時效一炷香!後續宿主修為提升,會有新的神通出現!”

在封妖錄上出現這行文字之時,銅鏡之上也出現了一行文字。

“宿主突破鍛身境,獲得仙王鎮天訣!此法為仙庭之主所開創法門!乃荒界古往今來第一功法!此法修至巔峰,可勘破命道,顛倒陰陽,開天地,造萬靈!”

“仙庭之主開創的功法?”

楊缺著實被銅鏡震了一把。

“古往今來第一功法,此法,若修煉,不知其可以讓我具備怎樣得天獨厚的優勢?”

楊缺呢喃之中,開始觀看仙王鎮天訣。

而,就在楊缺打算掃一眼這仙庭之主開創的功法之時,火焰山上空風雲色變,一道道如同怒海湧動的恐怖氣息,由遠而近。

飛速向著楊缺所在逼近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