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翻卷,一男一女被絞殺。

擊殺了一男一女後,楊缺立刻發動封妖錄,封靈入錄。

做完此時後,楊缺看向了前方。

五枚宛若珍珠一般的丹丸與兩枚須彌袋懸浮於殿中。

楊缺向前走去,收起五枚丹丸和兩枚須彌袋,冇有半點兒猶豫,楊缺便將五枚丹丸吞入了腹中。

五枚丹丸入腹,磅礴的元氣融入他的四肢百骸。

他的心神再度來到了人體秘境中,在這五枚丹丸入腹,元氣激盪之中,人體秘境內一座玉石橋於瞬息之間凝聚完整。

在這座玉石橋凝聚完整後,元氣依舊未曾減弱,向著其他幾座還未生長完畢的玉石橋而去。

第二座!

第三座!

第四座!

直到第五座凝聚大半,元氣這才散去。

元氣散去後,楊缺卻是並未如上一次般,在元氣散去後,意識便立刻離開了人體秘境,他的意識依舊留在人體秘境中。

“玉石橋通達彼岸,不知彼岸存在著什麼玄妙?”

楊缺走向第一座凝聚而成的玉石橋,略作猶豫便向著玉石橋上踏步而去。

此地凝聚而成的玉石橋顯然並非那斷掉的聖路,雖然也通向了深淵彼岸,但楊缺總有種預感。

這玉石橋彼岸,絕非聖路通達的彼岸。

意識來到玉石橋上後,楊缺快速向著玉石橋彼岸衝去。

片刻後,他便來到了玉石橋儘頭。

當他離開玉石橋儘頭後,他看到了一片白骨如山的大地。

當他的意識出現在這片大地上的一刻,一股股曾從他的竅穴中衝出的秘力,出現在了這片大地上。

身處於白骨大地上,楊缺的意識宛若新生。

意識開始瘋狂的汲取此間的秘力,在此地的秘力下,他的意識在不斷的蛻變,就像是一枚種子,不斷的汲取養分,爭取破殼發芽。

意識飛速蛻變,在其意識深處,小宿命術、大破滅術、大光明術、大殺戮術凝聚出一枚枚符文。

他的意識中對於這四種術道不斷參悟。

這四種術法,除了小宿命術,其他的三種皆是三千大道,本來以他當下的修為根本無法修煉參悟。

可是,如今在此地,他卻無視了三千大道對於修為的限製。

“小宿命術!宿命積福應,聞經若玉親,宿之一字代表過去,命則代表命運,壽命,命格,小宿命術修命,對敵可剝奪敵人生機,施加在自身之上,可遮蔽命格,蘊養生機,┄”

“大破滅術,重破滅之道,修天地間一切毀滅之力,注重破與滅!”

“大光明術,光明一道,鎮邪破魔。”

“大殺戮術,以殺戮而戰,以鮮血為基,以殺戮為意。”

楊缺的意識徜徉在四種術道之中。

四種術道頗大精深,縱然他現在身處於白骨之地,可是,他想要在此悟透這四種術道也絕無法辦到。

良久後,對於四種術道的參悟冇有更多的東西出現在他的心神間後,他的意識被一股無形之力推出了白骨之地。

而,就在他的意識離開此地之時,他卻是見到了白骨之地深處,有著一座祭壇,祭壇上有一人盤坐其上。

那人形容模糊,但卻擁有著一股大道如蒼天之意瀰漫。

隻是匆匆一瞥間,楊缺的心神間便宛若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裡竟然有一人?”

此地乃是他的人體秘境,正常來說,絕不會有人存在的,可是,他在離開白骨之地的最後一瞬間,卻是見到了一個人盤膝於白骨之地深處。

離開白骨之地後,楊缺的意識出現在了玉石橋上。

略作沉思,他便再度邁步向著玉石橋儘頭而去,可是,來到玉石橋儘頭後,他想要衝出玉石橋。

可是,在其前方仿若出現了一睹無形的牆壁。

他根本無法撕裂身前的無形牆壁。

“那裡怎麼會有人?”

楊缺很想再度進入白骨之地,可是,他嘗試了數次,根本無果。

“看來,想要弄清楚那人的身份,隻能等到下次了!”

最終,楊缺還是按捺住了心頭的好奇,離開了腳下的玉石橋。

“那白骨之地可以讓我領悟四種術道,不知道其他幾處玉石橋又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驚喜?那幾處玉石橋的儘頭,是否也會有人存在?”

楊缺沉吟之中,便欲向著其他幾處玉石橋而去。

可是,就在這時,人體秘境中一股無法抵禦的巨力生出,他的心神瞬間被拽出了人體秘境。

他的意識迴歸了身軀。

“聖路儘頭為神台之地,可修元神,魂魄,感悟天地大道,化凡渡劫,那些其他長出的玉石橋,所連通之地,顯然與聖路不同!”

“第一座玉石橋連通的乃是白骨之地,可讓我修煉感悟三千大道,那其餘三座玉石橋,又會連通何地呢?”

“應當不比那第一座玉石橋連通的白骨之地弱!”

從沉思中醒轉後,楊缺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察看兩枚須彌袋。

須彌袋中,有著不少藥草,這些藥草皆是對於楊缺修煉有極大幫助之物,除了這些藥草,在兩枚須彌袋中,還有五張藥典殘頁。

“五張藥典殘頁,加上我先前所獲得的,總共六張!”

楊缺拿出五張藥典,開始參悟其上記載的藥帝經。

良久後,楊缺從藥典殘頁上收回了視線。

“以妖族入藥,以生靈魂魄成丹,天地萬物皆可成丹,藥帝經不愧是藥道大帝開創的經文!”

如今,他總共掌握六篇藥帝經。

以如今掌握的藥帝經,他已然可以煉製出一些可供中五境修行者吞服的寶丹。

“目前這須彌袋中的藥材,倒是可以讓我煉製一枚淬血丹!若能夠煉製出淬血丹,說不定我便可以跨入鍛身境!”

有所決定,楊缺也不再遲疑,立刻開始煉製丹藥。

藥帝經中記載有控火生火之術,楊缺按照藥帝經記載的生火之術,以元氣凝火,而後開始煉製淬血丹。

雖然他參悟了藥帝經,可是,真的著手煉製淬血丹。

楊缺才清楚的感受到,這煉藥之難。

須彌袋內的藥草耗儘,他也未曾成功煉製出一枚淬血丹。

“領悟和動手,完全是兩碼事!煉藥還是要多去動手才行!”

楊缺從地上站起,而後毫不猶豫的向著大殿外走去。

如今,他擊殺了一男一女封靈入錄,可以兌換擊殺中五境三四境的力量,在此方世界,他完全不用擔心自身安危。

離開此地,他接下來需要做的一是不斷收集煉藥的藥材,一是去找一男一女口中所說的血河老祖和枯木道人,從他們的手中奪取剩餘的藥藏。

準備充分後,他便可以離開此地,返回罪惡之都。

希望到時楊莊還未離開罪惡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