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道身影出現於山峰之上的一刻,其散發出一股股宛若江河逆轉的洶湧氣息,一道道龜形法則符文,宛若雨幕在天地間飄蕩。

林間的妖族,在這一刻全都匍匐在了地上,一個個恐懼無比。

“歸藏!此地的藥藏乃是我的!”

一道如雷之聲自遠空而來,聲音在天地間迴旋,一個全身繚繞著紫雲的存在,出現在了山峰上空懸浮的那尊存在身前百丈之地。

“紫雲,你是在說笑話嗎?”

那身材魁梧的存在,冷笑了一聲。

“手下敗將,既然找死,那今日我便成全你!”

身材魁梧的存在的話,將那全身繚繞紫雲的存在激怒。

其,厲聲嗬斥之中,祭出一片紫雲,向著身材魁梧的存在攻擊而出,紫雲翻卷,凝聚成了一隻遮天大手,拍向身材魁梧的存在。

對此,身材魁梧的存在,並不畏懼。

“手下敗將?你以為我敗在你手中,乃是你足夠強?紫雲?今日,我便讓你瞧瞧我真正的實力!上次敗在你手中,我隻是不想暴露自身的力量罷了!”

身材魁梧的存在放聲大笑,其五指戟張,一枚巨大的龜殼浮現在其身前。

龜殼之上的紋路成八卦之形,其上紋路間一道道流光瘋狂遊走,最終凝聚成形脫離龜殼,迎向了紫雲所凝聚而成的遮天大手。

八卦之形旋轉,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卦之相化作具象之形。

乾為天,凝聚成一片蒼穹。

坤為地,凝聚成一方大地之貌。

震為雷,凝聚出一座浩大雷池。

巽為風,凝聚出一片青色之風。

坎為水,凝聚出一片浩蕩汪洋。

離為火,凝聚出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

艮為山,凝聚出一座萬丈山嶽。

兌為澤,凝聚出一片大澤。

八相旋轉,裹挾滔天偉力,與紫雲凝聚而成的大手相撞,曆時間虛空中出現了一道道長達千丈的虛空裂縫。

紫雲大手在這八相之形下崩碎。

這讓那身上繚繞紫雲的存在頗為意外。

“冇想到,你竟然具有這樣的手段,不過,今日想要奪得此處藥藏,你還是在癡人說夢!”

紫雲大手被破去,這讓紫雲頗為憤怒。

其咬牙切齒中,大聲嘶吼。

“萬妖歸體,血祭吾道!”

其嘶吼之中,此處山峰附近的匍匐在地的妖物,發出了一聲聲悲鳴,而後,一個個妖物體內的血液被強行抽離,魂魄與血液儘數衝向紫雲所在。

融入紫雲的體內。

紫雲的氣息,在這一刻開始瘋狂拔高。

其手掌虛握,一杆又血液魂魄凝聚而成的長槍出現在其手中,一揮之下,長槍裹挾滔天血雲向著歸藏所祭出的八卦之相刺出。

山林間,楊缺看著兩者的戰鬥,全力收縮自身氣息。

眼前這兩尊存在的修為,皆是中五境道始境的修為,以他如今的實力,若被對方注意到,必會死於雙方之手。

兩尊存在,在山峰之上不斷交手,山峰在兩者的交手之下,不斷有亂石崩飛。

半個時辰後,兩尊存在誰也奈何不了誰,最終,還是停下了交手。

“今日,你我誰也奈何不了誰,且我們都負了重傷,根本無法打開此處藥藏之封,回頭再戰!”

最終紫雲丟下這句話,身子一閃向著遠空而去。

看著紫雲離去,歸藏深吸了一口氣,在此地略作停頓,向著另一個方向衝了出去。

“藥藏?”

看著兩尊存在離去,林間楊缺摩挲著下巴陷入了思索中。

雖然他不清楚兩尊存在口中的藥藏為何物,可是,從兩尊存在大打出手,還是可以判斷出。

雙方口中的藥藏,必然是一樁大機緣。

否則,以兩尊存在的實力,又如何會生死相向,畢竟這兩尊存在的修為都已然是中五境道始境的存在。

他們的智商已然與人無異!

“也許,可以去看看!隻是,不知道那兩尊存在是否會去而複返?”

雖然兩尊存在已然離去,可是難保雙方不會改變主意,殺一個回馬槍。

而,也就在楊缺猶豫是否前往前方的山峰,去看看,雙方所說的藥藏為何物之時,兩尊存在卻是不分先後,再次出現在了山峰上空。

“真是心有靈犀,你回來了!”

“看來,今天不分個勝負,是無法罷休了!”

兩尊存在去而複返出現在山峰上空後,又一次戰在了一起,且,雙方這次交手,更加的恐怖。

顯然,他們都想要殺死對方,將此地的藥藏占為己有。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天地間迴旋,雙方傾儘道始境的手段,道則紛飛宛若狂風吹拂枯葉,在天地間翻飛。

雙方戰鬥中,身上不斷有鮮血灑落。

又是半個時辰後,雙方這才停了下來。

到了此時,雙方身上所受傷勢頗重,皆胸膛出現了一個前後透亮的大窟窿,且其氣息變得虛浮不定。

這次,雙方並未再言語半點兒,極有默契的分作兩個方向離去。

看著兩尊存在再次離去,楊缺並未著急向著前方的山峰而去,他來到一株古樹之下,盤膝坐下,靜靜等待。

半日後,不見兩尊存在出現,楊缺這才向著前方的山峰而去。

兩尊存在,之前的兩次兩手,此間的妖族,已然死傷殆儘,林間極為的靜謐,這倒是讓楊缺少了不小的麻煩。

山林間,他的身形宛若鬼魅,飛速向著前方的山峰而去。

半刻鐘後,楊缺來到了山峰之上。

當他來到山峰之上後,便見到了那通天光柱。

通天光柱乃是一座四五十丈高的古老石殿散發而出,古殿的樣式極為的古老,其上吊著著一些浮雕。

當楊缺看到這些浮雕後,立刻便有種熟悉之感。

“這建築風格與我在紫金山所在的世界所見的一些古舊建築廢墟中所見的時刻,極為的相似,恐怕乃是同一時期之物!”

打量著前方的宮殿,楊缺向著宮殿邁步而去。

“能夠被道始境的存在惦記的藥藏,不知其中到底隱藏著怎樣的機緣之物?說不定,可以讓我突破鍛身境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