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雲籠罩大陸,陰雨綿綿。

雷聲不時在大陸上空迴旋。

原始密林間的樹木,皆高達百丈,粗有數人合圍,老皮如龍鱗。

一處山穀間,楊缺手持殺戮劍,與一隻體型有數十丈長,背生倒刺,宛若一把把闊刀,身披鱗甲的異獸廝殺。

這隻異獸在山海圖錄上,有著明確的記載。

其為劍獅獸。

其修為境界為妖族第一境通靈期妖物。

如今的楊缺修為已然恢複納氣境,自從他來到此間,擊殺了第一隻妖獸,獲得補元丹後,他陸續又斬殺了數十隻通靈期的妖獸。

但他卻並未急於去與封妖錄兌換丹丸,補充元力。

如今,他算是第三次重新從凡人起步,他想要穩紮穩打,把接下來的每一境做到極致。

不斷的與此間的妖獸廝殺中,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之前對於納氣境修煉的一些瑕疵,在此間戰鬥中,他不斷的去彌補這些瑕疵。

與妖獸廝殺中,他還發覺,殺意之心異變後,手中的殺戮劍再去擊殺妖獸後,殺戮劍卻是不再具備擊殺妖獸吞噬生機的能力。

在他的猜測中,顯然這是因為殺意之心的異變造成的結果。

對於殺戮劍不再吞噬妖獸生機補充元力,楊缺倒是並不覺得可惜。

這從側麵說明,他如今體內的殺意之心,已然與封妖錄傳給他的功法,已然不再相同,這對於他來說,乃是一件好事。

林間,楊缺施展幻影千變,身形宛若鬼魅,手中殺戮劍揮動,他沉浸在殺戮劍法二十四式劍一無回之中。

這之中,他還施展出了殺戮劍法二十四式第二式劍囚。

這劍囚,乃是在他墜入虛空中的時候,封妖錄給出的任務獎勵。

殺戮劍法,乃是劍技,對於這殺戮劍法,楊缺倒是並不覺得其會對自己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不斷的與妖獸廝殺之中,他對於劍一無回和劍囚有了極深的體悟。

劍絲紛飛,劍氣成囚。

眼前的妖獸,與他廝殺之中,身上不斷出現一道道傷痕。

隨著一聲嘶吼聲響起。

眼前的妖獸頭顱被斬掉。

將這隻妖獸封靈入錄後,楊缺看向了密林深處。

“這周圍的妖獸境界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然不足以錘鍊自身,得繼續向深處前進了!”嘀咕了一聲,楊缺邁步向著密林深處走去。

晦暗的密林中,楊缺提劍前行。

走出數十裡後,前方出現的妖獸不再是通靈期的存在,而是妖族第二境化妖期的妖物,來到此間,一些妖物已然具備人身。

當楊缺出現在此間的瞬間,這些妖獸立刻便察覺到了楊缺的存在。

它們一個個發出一聲聲嘶吼,向著楊缺衝殺而來。

妖獸的修行境界,在初五境每一境界都比人族修行者要強上一境,眼前這些妖獸撲殺而來,楊缺卻是並未去急於突破納氣境。

他想要看看,以他如今納氣境的實力,到底可以與妖族初五境第幾境的存在廝殺。

妖獸群中,楊缺手中長劍揮舞,以他納氣境的修為,與妖族第二境的存在廝殺,眼前這些妖獸總共十隻。

他感受到了些許壓力。

“以納氣境的戰力,可與十隻妖族第二境的存在廝殺,如今我麵對人族修行者,倒是可以與人族第三境鍛身境交手!”

在戰鬥中,楊缺判斷出了他如今所具備的戰力。

半個時辰後,十隻妖獸被他斬於劍下,封靈入錄後,他直接盤膝坐在了地上,與封妖錄兌換了補元丹。

吞下補元丹後,他開始煉化補元丹的藥力。

半個時辰後,隨著他身上湧出一股人族第二境通竅期的氣息後,他終於恢複了通竅期巔峰的力量。

在恢複了通竅期修為後,楊缺再次起身,向著林子深處而去。

大雨之中,密林之間,楊缺宛若一個殺戮機器,不斷的與林間的妖獸廝殺,破空拳、殺戮劍法,在不斷的與妖獸廝殺中,不斷的精進。

半日後,他出現在了一座高達百丈的山峰前。

到得此時,身周的密林間,出現的妖獸,已然大都是妖族第三境妖變期第四境魂相期的存在。

在納氣境他便可以與第二境的十隻妖獸廝殺,如今踏入通竅境,他麵對第三境的存在隻要妖獸數量不超過十隻,對於他來說並不存在威脅。

至於魂相期,單對單,他自然也可以應付。

“雖然,如今麵對魂相期倒是不懼,可,還是有些不保險!”

在密林間前行,楊缺利用擊殺的妖獸封靈入錄換取了不少補元丹,可是,這些補元丹吞下去後,卻是並未讓他突破進入鍛身境。

吞服下補元丹後,楊缺心神內視,檢視著身軀內的變化。

發現,如今他的**宛若一口深淵,補元丹內蘊的元氣進入他的身軀後,便被他的身軀吸收。

想要突破進入鍛身境,他便需要將肉身這口深淵填滿。

“以我如今身體的情況,想要突破進入鍛身境,需要的元氣,按照正常的修行者突破鍛身境的標準來衡量,所需元氣遠超正常修行者百倍!”

雖然所需元氣的數量讓人吃驚,但,讓楊缺心安的是,此地的妖獸並不少,隻要他不斷的殺戮。

終究是有機會突破進入鍛身境。

“納氣境突破通竅境,我便比正常修行者條件要苛刻,如今通竅境突破鍛身境,雖然讓人意外,但,卻也並不是讓人無法接受!”

“如果以這樣的狀態突破鍛身境,不知道到時,在鍛身境我又會有怎樣的戰力?”

密林間,楊缺不斷與身周的妖獸廝殺,心中卻是念頭起伏。

“接下來,若無必要,對於封妖錄和銅鏡的依仗,儘量要弱化,自身實力纔是立身之本!”

雖然在紫金山所在的世界,楊缺便有這樣的念頭,可是,當時因為種種原因,他最終還是不得不依仗封妖錄和銅鏡。

畢竟,當時他所麵對的存在,皆都是中五境之上的存在。

若無封妖錄和銅鏡,就憑他自身之力,早就被那些神靈斬殺。

又斬殺了一隻妖變期的妖獸後,楊缺就要離開此地,可是,就在這時,前方的山峰之上出現了異變。

一道碧綠的光柱沖天而起!

光柱中符文閃爍!

一尊身材魁梧,滿頭綠色長髮的存在,漠然浮現在了山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