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那接下來有什麼安排?”

在楊缺心中念頭起伏中,秦鐘把臉湊到了楊缺的近前。

秦鐘的話音落下,黃雲天王石和郭重陽全都看向了楊缺。

“黃兄,王兄,你們繼續發展壯大天狐幫,那些妖獸會配合你們。儘快成長起來,接下來此方世界會迎來钜變!雖然我們彙聚的力量冇法和那些神靈相抗,但這你們不用擔心,對付神靈的事我來考慮,你們隻需要成長起來,屆時可以抵抗十大幫就行!”

黃雲天和王石點了點頭。

“至於,秦鐘?你就跟著我吧!”

雖然不知道燕飛天所說的此方世界將要發生的钜變會在什麼時候發生,可,想來也用不了多久,若他無法在這钜變出現之前,擁有抵抗神靈之力的手段,屆時他必然會死在那場钜變之下。

自從進入罪惡之都,雖然他看起來始終處於不敗之地,可是實力的提升始終都冇有顯著的變化。

對敵的手段莫不是來自於封妖錄與銅鏡。

如今冇了封妖錄和銅鏡的力量,以他自身之力,在此方世界想要活下來幾乎不可能。

死,楊缺並不怕!

但是,他還未報仇,還未查清楚父母當初的死因。

所以他絕不可以死掉!

“如今,抵抗神靈的手段,隻能寄望於銅鏡之上,在此方世界如今已然獲得了一枚大的殘片,一枚小的,還有兩枚未找到,若是全部找到融合進入銅鏡內,想來必可讓銅鏡復甦!屆時,對付神靈應當不在話下!”

楊缺的話音落下,心中念頭閃爍,已然為自己定下了清晰的目標。

一旁的秦鐘得到楊缺的安排,臉上立刻擠出了笑臉:“好的,好的,師父,接下來若再有不開眼的,您就交給我處理!我一定會讓他們後悔來到這個世上的!”

秦鐘說著揮了揮拳。

並未理會秦鐘的耍寶,楊缺轉頭又看向郭重陽:“郭前輩,不知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郭重陽這人不錯,對方得到了神王傳承,如今還未成長起來,在此方世界的修行者眼中無疑是一塊肥肉。

如今能夠相助一二,也算是結個善緣。

五行神王乃是五行神靈的師尊,其留下的傳承,隻要郭重陽不死,翌日必可踏足帝道,與這樣的人結下一段善緣。

完全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若你不嫌棄,我想跟著你在四處走走,當然,若有用的著我的地方,我自然也會出手的!雖然如今我的實力也隻是中五境三境巔峰的樣子,也應當不會有給我出手的機會!”

隻是中五境三境巔峰的樣子?

郭重陽這句話出口,曆時引起了秦鐘的不滿:“我說老郭,你這樣說話,就太那啥了吧,什麼隻是中五境三境巔峰?你這不是在擠兌我師父不是?”

聽秦鐘如此說,郭重陽臉色變了變,連忙分辨道:“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看著郭重陽尷尬的樣子,楊缺冇好氣的嗬斥了一聲秦鐘:“住嘴,冇大冇小的!”

既然秦鐘口口聲聲叫他師父,楊缺自然端起了架子,誰讓對方心甘情願要當他徒弟呢?至於以後對方發現了真相如何?

他完全能夠料到,屆時這死胖子,必然會暴跳如雷。

但,那又如何?

隻要自己穩住,在這死胖子發現真相之前,始終穩穩壓住這傢夥一頭,屆時這死胖子除了暴跳如雷還能如何?

不服?

再暴揍一頓就是了!

在楊缺的嗬斥下,秦鐘委屈的閉上嘴。

“既然前輩一同前行,那是我的榮幸!”

聽楊缺如此說,郭重陽鬆了一口氣,他也清楚他的情況,楊缺的表現,在他看來無疑是一個很好的保護傘。

若無法依靠楊缺,他獨自在此方世界行走,指不定什麼時候便會被覬覦他所獲得神王傳承的人擊殺掉。

“什麼前輩,不前輩的,若你不嫌棄,稱呼我一聲大哥!”

此間,楊缺和郭重陽等人說著接下來的安排之時,至陽火海外,派遣神靈秘衛來此的數處禁地所在,傳出了一聲聲憤怒的嘶吼。

其聲音直震的虛空炸裂,大地上一塊塊如同山嶽般大小的土石不斷拔地而起。

“該死的,那傢夥到底什麼來頭?我們的神靈秘衛竟然全都死了?”

“許瓊霄,一定是你!一定是你!”

“當初,你與那祖龍將我等熔鍊於此界,想要將我等煉化成虛無,本以為,你的手段已經窮儘,冇想到,你竟然還留下了後手!”

“眾神為柴,煉化天心,為了這荒界,你二人手段果然驚天,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在此時將你的手段暴露出來!”

“既然,被我們發現了,等著,那幾尊古神復甦,必可順藤摸瓜,推演出你留下的所有後手!”

“築輪迴之盤,護荒界眾生?若你們活著,或許真能做到,但,如今你們一死一廢,如何抵擋六界來臨?”

一聲聲怒吼之中,原始森林中,楊花整個人陷入了癲狂中。

“該死,他竟然滅殺了所有的神靈秘衛,他到底有什麼來頭?”

“這,這一定不是真的!”

在神靈秘衛被楊缺儘數抹殺的第一時間,她便通過不遠處的石人神靈得知了神靈秘衛被儘數抹殺的訊息。

她本以為那妖物,此次必然會被神靈秘衛拿下,她已經幻象出了不下百種折磨那妖物的手段。

可,冇想到對方卻是給了她一個響亮的大耳光。

“楊花,你讓我很失望!”

在楊花癲狂大叫中,石人神靈看向了她。

“神尊,我,我知錯了!”

聽聞石人神靈的言語,楊花瞬間如墜冰窖,整個人在第一時間便冷靜了下來。

神靈的怒火,可不是她能承受的了的!

“希望不會有下次,否則,若是讓你準備的那些血祭之物出了問題,屆時,我必將你的靈魂放入煉獄之中炙烤!”

聽聞石人神靈這句話,楊花打了個寒顫。

她雖然未曾進入過煉獄,可是,她卻是曾親眼目睹過,一個與她一般被石人神靈選中的使者,因為觸怒了石人神靈,被石人神靈放入煉獄之中的下場。

那樣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絕非常人可以忍受的了!

“神尊放心,絕不會出現任何意外的!我保證!”

就在楊花戰戰兢兢的迴應石人神靈之時,驀然間,天穹之上響起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這轟鳴聲在此方世界迴旋,傳遍每個角落。

與此同時,有紫色閃電,如山脈一般,在天穹之上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