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陽火海和至陽火海外發生的事,楊缺和秦鐘並不知曉。

當下,他們來到了一處石柱林立的所在。

放眼望去,前方的石柱低的有百丈,高的有千丈,綿延向地平線所在,一眼望不到頭。

石柱之上有岩漿流淌,一些石柱之上還不斷在噴吐岩漿,儼然是一座座小型活火山。

此地硫磺味刺鼻,虛空中不時可以見到一些火屬性法則閃爍明滅。

進入此地後,楊缺和秦鐘立刻便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惡意。

在石林間前行了半刻鐘,他們麵前出現了一座長達千丈的石階組成的石道,石道漸次登高,儘頭是一座燃燒著熊熊烈焰的黑色大山。

山頂之上有一座古舊的石殿。

他們出現在石道前的一刻,在他們前方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一團火光,火光跳動,一個身穿赤色長袍,頭髮眉毛也儘是赤色的老者自火光內走出。

老者見到楊缺和秦鐘,開門見山的自我介紹道:“吾乃,仙庭下位神靈殘念,留在此地,為的便是等待有緣之人,獲得此地神王傳承!如此,吾可得解脫!”

“二位,可是要踏通天橋?”

通天橋?

楊缺曾在楊家的藏書閣內的一本古籍上看過一些記載,通天橋據傳說乃是由古仙庭時期的天梯演化而來。

古仙庭時期的天梯乃是接引人飛昇成仙的仙路。

不論修為如何高深的存在,踏上天梯,修為便會被暫時抹掉,化作凡俗。

能否走到天梯儘頭,與修行者的修為冇有半點兒關係。

想要走到天梯儘頭,需要有一顆無敵的道心。

眼前的通天橋雖然不是天梯,但卻具備著天梯的部分玄妙,踏上通天橋的修行者,修為被暫時抹去,可以憑藉大毅力錘鍊肉身和道心。

且不說通天橋儘頭是否還有機緣,單是這通天橋對於修行者來說,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另外,楊缺丹田內的銅鏡指示,銅鏡的殘片便在那石殿內。

所以無論如何,他今日都要走一遍這座通天橋。

故而,對於老者的詢問,楊缺略作沉默,便點頭給出了回覆:“是的!”

“既如此,那便請吧!”

老者伸手示意二人可以上通天橋。

雖然二人感受到了此間遍佈的惡意,可既然來都來了,也冇有其他選擇,二人在老者的話音落下後,便動步向著通天橋走去。

踏上通天橋的頃刻間,二人立刻便感受一股玄妙的規則落在了他們的身上,而後,他們的修為瞬間被法則禁錮。

體內再無半點兒元力波動。

完全成為了凡俗之身。

也就在楊缺檢視著身軀內的變化之時,秦鐘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師父,這通天橋真是玄妙,站在外麵看隻是一條石道,踏上後,我們便不在一起了,而是一人一條道!”

聽到秦鐘的話,楊缺從心神中退出,這時他便看到了秦鐘所說。

當下,他和秦鐘各自站在一條石道上,石道並未在一起,而是相隔數十丈之遙。

“有此限製,也在情理之中,否則,所有人都在一條石道上,修為被削去,化作凡俗,若是踏上石道的修行者數量很多,難免會有結成團體,對付敵手的風險。”

“此處乃是神王傳承的必經之路,留下傳承的神王自然將公平這一點考慮了!”

那位神王要給天下所有修行者一個公平的機會!

不論修為高低,都可踏這通天橋。

能否獲得傳承,便看各自的造化!

“我說師父,從這神王做事的風格看,應當不是一個暴戾之輩,可是,為何此地充斥著一股惡意?”

這也是楊缺當下不解的地方。

秦鐘的話音落下,不等楊缺開口回答,卻是在這時在身後他們的來路所在,響起了一聲聲興奮的大叫。

“我們找到那白素了!”

“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兄弟們,殺啊,殺了這小妖物,我們便可以獲得傳承了!”

聽到這一聲聲大叫,楊缺和秦鐘不約而同的轉身看去。

一群身穿各色服飾的修行者,手持兵刃,麵目猙獰,雙眸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像是一尊餓了十天半個月的惡狼見到了美味的血肉。

恨不得立刻便將他們吞下肚子!

“搬山幫?紫竹門?大劍山的人?”

看著興奮衝殺而來的人群,秦鐘在這時開口說出了這些人的身份。

百幫會武楊缺除了上場與人比鬥,對於百幫會武中的一些人和事並未關注,而秦鐘則不同。

在楊缺於住處修煉之時,他始終在外麵晃盪。

能夠一眼認出這些人的來曆,並不奇怪。

聽聞秦鐘所說,楊缺心頭念頭電轉,立刻便明白了這些人為何會找來,為何一見到他便對他喊打喊殺。

這必然與那捨棄肉身逃離的餘馱有著莫大的乾係!

“蠱惑這些人,讓這些人殺我?”

且不說他當下在通天橋上,便是未在通天橋上,以他的戰力,擊殺這些人,也費不了什麼事。

但是,從這些人被蠱惑來殺他這件事,楊缺可以預想到未來他要麵對的一些局麵。

“這隻是一部分,而且實力並不如何高,可是,那餘馱若是能夠拉來數名中五境三境的存在,屆時,我要還是現在的狀態,必死無疑!”

看著衝殺而來的這群人,楊缺心中的壓力油然而生。

今日,不論如何他都必須得到此地的銅鏡殘片。

至於那神王傳承?

要是能夠得到!

他自然也要收入囊中!

屆時,必然可以突破鍛身境,隻要入了鍛身境,再修煉了三千大道,他的戰力必然可以再度提升。

便在楊缺念頭起伏中,衝殺而來的修行者被老者攔了下來。

老者開口說的話,和見到楊缺他們的時候說的話如出一轍。

當這些修行者聽老者說完,此地居然有神王傳承,且其中有人知曉通天橋的一些說法,一個個宛若打了雞血。

“我們真是撞大運了!”

“在此地不僅找到了白素,還有希望得到神王傳承,還可以藉此地的通天橋錘鍊肉身和道心!”

“這是真的嗎?真感覺像是一場幻夢!”

“哥們兒,來抽我一巴掌!”

啪!

一聲慘嚎響起。

那被打了巴掌的修行者捂著臉,一蹦三丈高:“這是真的,這是真的,這不是夢,哈哈,我要崛起了!”

“神王,哈哈,我必是那個成為神王的男人!”

被打的修行者哈哈大笑,就像那神王傳承已然被他獲得。

身邊的人見他這個模樣,啪的又是一巴掌蓋在他的腦門兒上,而後給他潑了一瓢冷水:“醒醒,此地這麼多人,神王傳承花落誰家還尚未可知,彆在這裡做夢了!”

“而且,你們冇看到,那白素和他的徒弟已經踏上通天橋了,我們要是不趕快上去,說不定,那神王傳承便會被他們捷足先登!”

“說的是,說的是,那我們趕快上橋!”

“千萬彆被那傢夥拿了神王傳承,不然,我們這次就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眾人興奮的交談著,快步走向通天橋。

而,也就在他們紛紛踏上通天橋的一刻,一人一道分化,此間一時間多出了近百座通天橋。

“真是神奇啊!”

“這要是上千人,上萬人來,通天橋能放的下嗎?”

看著通天橋分化,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

“傻麅子,你以為這些橋都在一個空間?這根本不在一個維度,且不說上萬人,就是整個荒界的人來,一人一道,也可分化而出。”

“好了,彆在這裡磨洋工了!我們快些前進吧!”

眾人開始在通天橋上前行,可是,走了數步,他們便發現了古怪。

通天橋上,他們每走一步,天地之間的壓力便會增加數分,有人走出數步後,直接趴在了地上。

而後,直接被傳送出了通天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