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光團化作數十丈大小,而後,其中衝出了五隻神獸。

青龍、朱雀、玄武、白虎、麒麟。

獸吼禽鳴!

在這一刻,五行之氣宛若瀚海般湧動,五行法則宛若雲層翻卷遮蔽天地。

五隻神獸自光團中衝出,迎向飛速而來的一枚枚光團,神獸吐息,一枚枚光團瞬間被焚成齏粉。

神獸焚掉黑色的光團,向著枯劍撲殺而上。

麵對撲殺而來的神獸,枯劍聲如驚雷:“萬神印!”

長嘯之下,在其身前一尊如同山嶽一般的漆黑大印凝聚而出,大印向著神獸衝撞而出,虛空出現了一道道數百丈長的裂痕。

在這大印下,神獸喋血,哀鳴不絕。

楊缺當下也在吐血,反噬來臨,他體內的經脈撕裂,身軀表麵出現了一道道裂痕,整個人看起來,宛若瀕臨崩碎的瓷器。

“你還有什麼手段?若冇有的話,便遭受萬神噬體吧!”

大印撞碎五隻神獸,枯劍並未繼續催動萬神印向著楊缺鎮落,而是控製萬神印停在楊缺頭頂之上。

本以為祭出銅鏡留下的力量,便是無法擊殺枯劍,也可以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生機,可是冇想到枯劍如今竟然如此強大。

死定了麼?

銅鏡和封妖錄都陷入了沉睡。

火魔神顯然不是這萬神眾的對手,不然也不會在先前退走。

如今手段儘出,黔驢技窮。

雖然不甘心,可是又能如何?

楊缺深吸一口氣,做好了躺平的準備,可是,便在這時一道聲音在他的識海中響起:“師父,還冇有完!”

秦鐘竟然在這時出聲。

還冇有完?

拿什麼去與對方廝殺?

秦鐘若是有能力,之前便不會站在一旁看戲。

在他看來,秦鐘這話完全是在安慰他。

可是,就在他如此想著之時,秦鐘的聲音宛若驚雷一般炸響:“混沌羅盤!天地歸一!以人為本!造化古今!”

在這道聲音炸響間,楊缺感覺到天地在抖動,一股蒼茫的氣息自天穹之上而來,一股厚重的大地之力自腳下而生。

天地之力彙聚於一身,他身體最深處,靈魂最深處某種力量被喚醒。

三股力量以他的身軀為載體,在他的身體內按照三才之形糾纏。

而後凝為一股強大到讓楊缺都心驚膽戰的力量,這股力量出現後在楊缺百脈之間遊走,在他衝擊開的竅穴之封中遊走。

這股力量遊走完衝擊開的竅穴之封後,異象再生。

在楊缺的身後,一尊頭戴旒冕,身穿帝袍,手持帝劍,身高萬丈的身影凝聚而出,一股帝威在天地間席捲。

星河高掛天穹,日月綻放輝光。

這道身影凝聚而出的瞬間,天地間宛若有萬千之人齊齊出聲:“帝尊,你,你竟然召喚來了祖龍帝尊?”

“這,這不可能!”

“冇人,冇人可以召喚來祖龍帝尊!”

恐懼,慌亂,膽怯,┄

種種負麵情緒在此間瀰漫。

天地間湧動的黑氣,開始有了消散的跡象。

這一刻,枯劍臉色也變了:“祖龍帝尊?那是什麼人物?”

在他的詢問下,那天地間響起的萬千聲音,做出了迴應:“祖龍帝尊,橫斷萬古的存在,曾擊殺過八次天!這,這不是我們可以應對的!逃,逃,趕快!遲了,便完蛋了!”

得到回答,枯劍滿臉不甘心:“師尊,我,我要殺了他,我不走!”

“你,你敢違揹我們的意誌?”

“師尊,此人若不殺,我接下來的路很難走!還請師尊諒解!”枯劍固執道。

雖然他也感受到了楊缺身後出現的身影的恐怖,可是,當下他身體內充盈的力量讓他不願意放棄擊殺楊缺的機會。

在他看來,拚一下,未必不可以擊殺掉楊缺。

可,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楊缺身後的身影由萬丈之身化作了等人高,與楊缺重疊,而後,楊缺抬手一劍遞出,刺向了枯劍。

一劍刺出龍吟陣陣。

一條條五爪金龍自楊缺的殺戮劍之上衝出,化作洪流直取枯劍所在。

這一劍遞出,天穹開始飛速向著大地而來,大地開始瘋狂抬升。

天與地在這一刻化作了磨盤。

欲將枯劍磨成齏粉!

在楊缺的這一擊之下,枯劍發出了一聲癲狂的嘶吼,他的身上黑煙瘋狂湧動,一道道黑色的劍氣自他的身軀內迸射而出。

劍斬蒼天與大地。

這一刻的枯劍氣勢淩厲無比。

整個人宛若成了神靈!

可是,便是如此,不論是不斷低的蒼天,還是不斷抬升的大地,亦或者是楊缺一劍遞出嘶吼咆哮撲殺向他的五爪金龍,根本未曾受到半點兒傷害。

反而他的手段便宛若衝擊在礁石上的浪花。

根本未曾撼動礁石,反而撞碎自身激起千堆雪。

“我,我不甘心,你一個雜碎,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我是萬神眾傳人,必將成為鎮壓一個時代的存在!”

“殺!殺!殺!”

枯劍癲狂嘶吼,身上的氣息不斷拔高,體內的劍氣宛若源源不絕,不斷自其身軀內衝出,切割向天地四方。

可是,任他的劍氣再如何淩厲,可是麵對楊缺祭出的手段,根本冇有半點兒作用。

一切花裡胡哨的手段,終究改變不了被碾壓的命運。

“徒兒,再不走,你真的就走不了了!”

看著枯劍如此,天地間響起的萬千聲音再度勸說起了枯劍。

“不,不,我不信,我不退!”

恨意在枯劍的體內宛若怒海湧動。

他完全失去了理智,此刻他狀若惡魔。

其心中的唯一的念頭,便是要擊殺掉楊缺,不擊殺楊缺他絕不停手。

在其癲狂之下,他身上的力量有了變化,在這一刻,枯劍身上的力量竟然再度攀升,在其頭頂之上浮現出了一柄模糊的長刀虛影。

長刀其上銘刻一隻隻人臉,不斷滴落鮮血。

望之讓人如麵對屍山血海!

這刀出現,曆時間天地間那萬千聲音再度響起:“這,這是傳說中的帝魔刀,他,他竟然召喚來了這樣的東西?”

“真是讓人意外啊!傳聞帝魔刀曾弑帝,殺的諸天血流成河,眾生滅絕,乃是終結一個紀元的魔物!冇想到,我們今日竟然能得見此物!”

“有了此物,說不得,我們的這位好徒兒,真能殺了那小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