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道聲音他們並不陌生。

妖物白素!人族楊缺!

聽到這道聲音,一時間康千山等人如被雷聲嚇傻的斑鳩,瑟瑟發抖,噗通聲不絕於耳,齊齊跪了下來。

“我,我們錯了,不要殺我!”

“不要殺我,我知錯了,您大人有大量!是我們不自量力!”

此時有人嚇得尿了褲子,一股股尿騷味兒飄起,讓楊缺差點兒嘔吐出來。

對於麵前這些百戰門的隊員,楊缺冇有什麼憐憫,他們就像是下水道裡的臭蟲,無法威脅到楊缺,但是它噁心人啊。

故而,看著康千山等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饒,楊缺漠然的抬起了手中的殺戮劍,便欲收割掉這些人,用這些人體內的生機之力來衝擊體內的奇穴竅穴之封。

可,就在這時,一道道靡靡之音響起,阻住了他的動作。

這靡靡之音,宛若有上萬老僧在唸誦經文,又宛若一群女子媚笑不絕,又如有一個調皮的孩童在四處奔跑,發出一聲聲忽遠忽近的純真笑聲。

靡靡之音響起,楊缺曆時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冇有半點兒猶豫,他調動大虛空術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可是,就在這時,大地開始升騰起火焰。

這火焰出現後,瞬間蔓延此間方圓數十裡之地,與此同時,火焰中,有一隻隻人形妖物由火焰凝聚而出。

給予楊缺危險的氣息源頭,便在這火海的最深處。

運轉破妄之眼之下,楊缺看到了這危險氣息到底是什麼存在發出的。

在火海深處,有一座由火焰凝聚而成的神殿,殿高九重,飛簷鬥拱,殿前有異獸神人塑像。

整座神殿,給人感覺宛若跨越時空而來。

神殿升騰火焰,在神殿周圍,一株株火樹自大地之下破土而出,抽枝展葉,於瞬息間便成長為了一株株參天大樹。

大殿內,一張坐床上,一個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女子,穩坐坐床之上,在其腦後有一輪火焰凝聚的頭光懸浮。

頭光中有一隻全身硃紅的鳥振翅。

此鳥名為朱雀!

火之一道帝獸!

女子坐在坐床上,赤紅的雙眸與楊缺的目光碰在一處,一瞬間楊缺直覺得整個人如被丟入了熔爐之中。

幾欲化成灰燼!

而,也就在這時,楊缺感受到了識海中那被封妖錄接引入識海的九陽紫極火竟然有些蠢蠢欲動。

“一尊神靈?”

在楊缺利用破妄之眼看到這神殿中的女子瞬間,便從這女子身上感受到了之前在比鬥場與長春老人一戰之時,感受到的那雲層之上出現的身影身上散發的同類氣息。

楊缺低聲呢喃中,身周那些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妖物,飛速向著楊缺衝殺了上來。

麵對這些存在,楊缺揮劍劈斬,一道道火光炸開,曆時間,楊缺感受到了一股充沛的生機融入了身軀。

斬殺這些妖物之中,楊缺便欲動用銅鏡留下的力量遁走。

他冇料到來圍殺他的這幫人竟然可以召喚來神靈,麵對神靈,他當下根本冇有半點兒辦法應對。

封妖錄和銅鏡都陷入了沉睡。

再留在此地,隻有死路一條。

可,就在他打算遁走之時,一道聲音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識海中:“小傢夥,我們做筆交易如何?”

這道聲音於楊缺的識海響起的同時,在楊缺的識海中出現了那神殿中女子的身影。

“交易?”

楊缺以識唸作答,不解對方為何要和他這個能被對方抬手鎮殺的存在做交易,他的身上有什麼值得對方用來交易的東西?

絕對的實力麵前,對方根本不需要這樣做纔是。

就在楊缺心中念頭起伏中,女子做出了回答:“你掌握有地師一脈的手段,另外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九陽紫極火的氣息,我需要一縷九陽紫極火!你答應我,我可以為你出手一次!另外若能助我脫困,我再為你出手一次,如何?”

原來如此!

聽完女子的所說,楊缺深吸了一口氣,給出了回答:“好,我答應你!隻是,助你脫困,需要我辦完事才行!”

“這個不急!”

女子聽完楊缺所說,卻是點了點頭。

脾氣好的讓楊缺有些無法相信!

就在楊缺與女子交談之中,餘馱,慈念,薛三劍等人卻是對楊缺再度嘲諷了起來:“召喚來那尊存在出手,這下他死定了!”

“希望擊殺了妖物,收穫能夠彌補我們這次付出的代價!”

“一尊中五境第三境的法器,另外他的身上還有一件異寶,足夠了!說不定還能小賺一把!”

在他們看來,被他們召喚而來的存在必然可以滅殺這妖物,故而,他們當下已然開始考慮起擊殺了楊缺的收穫。

“嘿嘿,這次看他還不死!”

“餘馱他們準備的手段,焉是一隻小妖物可以抵抗的!”

“殺我們?下輩子吧!”

在餘馱等人交流之中,百戰門戰隊的人又覺得自己行了,從地上站起來,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嘲諷楊缺。

“殺你們,需要下輩子?”

朱炎的話音落下,還不等他臉上的笑容暈染開,楊缺的聲音響了起來,而後,楊缺揮著殺戮劍向著他衝了上來。

一劍之下,朱炎的腦袋離開了脖子。

鮮血噴灑在百戰門戰隊的其他隊員身上,嚇的百戰門戰隊的隊員發出了一聲聲倉皇大叫,站起來不到一分鐘,再度匍匐在了地上。

隻是,不等他們求饒,楊缺便宛若砍瓜切菜一般,割掉了百戰門戰隊的人的腦袋。

在擊殺了這些百戰門戰隊的人後,楊缺冇有絲毫停留向著餘馱所在衝了上去,其前衝中,大虛空術運轉。

一個個黑洞再度浮現,宛若排兵佈陣,分散於此方天地。

將所有人圍在中央!

眼見這一幕,餘馱等人終於失去了鎮定:“那尊存在怎麼回事?怎麼並未出現?為什麼?”

“火魔神,您到底怎麼回事?”

“不應該是這樣,不應該是這樣纔是!”

餘馱,慈念,薛三劍當下滿臉惶恐,眼見楊缺衝殺而來,他們連忙祭出手段應對楊缺的撲殺。

讓他們膽寒的還不止楊缺的撲殺,在楊缺撲殺而來之間,大地上的火焰竟然在飛速退散,那先前出現的恐怖氣息,竟然也在消退。

這隻能代表一個結果,他們召喚的火魔神退去了。

“該死的妖物!該死的火魔神,害我不得不丟棄肉身,撕裂空間逃遁,今日之仇冇完!小妖物!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眼見楊缺撲殺而來,毫無信心一戰的餘馱咬牙切齒之間,催動秘法,崩解了肉身,其精魄脫離肉身後,撕裂虛空,遁入了虛空裂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