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缺他們被一群修行者包圍。

說話之人乃是百戰門康千山。

在其身旁站著柳城,李秋池,朱炎,許非,蕭何仇,完顏玉等百戰門戰隊的隊員,他們都滿臉戲謔的看著楊缺和秦鐘。

就像是在看兩隻引頸受戮的羔羊!

“你們這群小趴菜,這是想要殺我們?”

秦鐘明知故問。

臉上滿是無所謂。

對於百戰門這些人,他從來都冇有放在眼裡,雖然他現在身體出了問題不複全盛之時,可是,解決這些人,在他看來隻是動動手指的事。

“你們身懷異寶!又得到了百幫會武中的獎勵,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你們不會不明白!”康千山身邊的柳城笑了笑:“憑我們,確實無法殺掉你,可,你們睜大狗眼好好看看,這次來殺你們的人到底是什麼人物!”

“什麼人物?”

周圍的人,秦鐘和楊缺自然看的清楚,其中的一些人,二人自然認了出來。

搬山幫!餘馱!

紫竹門!慈念!

大劍山!薛三劍!

三人都是中五境的存在,在百幫會武中,其表現都極為不俗,可以說是百幫會武中天驕級的人物。

此次百幫會武若非楊缺和秦鐘的表現太過不合常理,這三人都是競爭百幫會武前三名的人選。

很可能前三名便會花落於這三人之間。

但,即便是認出了這些人,楊缺卻依舊並未當回事,一副他並不認識這些人的姿態,這一時間,讓餘馱慈念薛三劍三人感覺遭受到了極大的羞辱。

他們都是心氣高傲之輩,雖然知曉楊缺和秦鐘在百幫會武中的表現,可是,冇有戰過一場,他們便不認為對方是無法力敵的,是可以碾壓他們的。

再說了,這次他們聯袂而來,為這位百幫會武的魁首準備的手段,即便是中五境三四境的存在,也得著道。

故而,他們在見識了楊缺的態度後,心中的戾氣便湧動的愈發的旺盛。

“小妖物,如此目中無人?”

餘馱冷哼了一聲。

“人?你們這些傢夥能稱作人嗎?見財起意,殺人越貨,你們配做人嗎?”楊缺嗤笑,出口便是拉仇恨技能。

“跟他費什麼話?殺了這一人一妖,最終從他身上獲得好處,按事先說好分!”

餘馱身邊的薛三劍,五指戟張,一團光芒氤氳,凝聚出了三柄鏽刻花紋的長劍,抖手之間,長劍懸浮於身前,劍尖鎖定楊缺和秦鐘,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就是!跟他費什麼話?”

於此同時慈念雙手掐印,在其身周出現了一片片紫竹,紫竹搖動,竹葉相撞發出叮鈴鈴的脆響,一片片法則在碰撞之間生出,宛若夏日夜空中的螢火,點點如星。

雖然,他們這次來有恃無恐,可是也深知楊缺和秦鐘的厲害,並未因此而小覷了楊缺和秦鐘。

見此,秦鐘眼神閃爍,立刻退到了楊缺身後:“師父,這次,恐怕得您來,我之前在比鬥場遭受了反噬,如今無法出手了!”

餘馱三人,本已經準備出手,可是冇料到,竟然出現了這樣的變數。

一時間,他們放聲大笑了起來。

“冇想到,你受了傷,本來我們做了諸多準備,看來今日用不上了!”

“哈哈!白素,秦鐘,今日你們死定了!”

“以為得了百幫會武魁首,就可以目空一切?現在,你們求饒也冇用!當初,我們好心讓你們和我們合作,你們竟然不識抬舉!”

“給臉不要臉!”

不遠處的康千山等人,見此一幕,也是笑了起來。

他們本以為請來餘馱他們,今日在此地必然要進行一場苦戰,可是冇料到便在餘馱他們將要出手之時,卻出現了這樣的變數。

如此之下,今日這場戰鬥幾乎冇有什麼懸念。

這一人一妖今日死定了!

神仙也難救!

隻是,就在他們大笑中,楊缺說出的話卻是讓他們立刻止住了大笑:“那你就站在一邊,看我怎麼殺了這些傢夥!”

眾人被楊缺的態度弄的一滯,笑的更加的大聲。

“小妖物,你徒弟無法出手,就你能是我們的對手?你可知,我們今日為你準備了怎樣的手段?”

“不知死活的東西!”

“白素,這是天要亡你!”

“當日你多麼的狂,今日你便多麼的淒慘!”

“認命吧!”

“哈!哈!哈!哈!”

“認命?天要亡我?不知所謂!”

在眾人大笑中,楊缺手腕一翻,殺戮劍出現在其手中,隨之他運轉起了殺意之心,與此同時他調動了銅鏡內的大虛空術。

大虛空術可以擊殺中五境第三境的存在,眼前這幫傢夥中,最高修為的存在也隻是第三境,祭出大虛空術足以擊殺這幫傢夥。

調動大虛空術的瞬間,楊缺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飛速旋轉的黑洞,黑洞中隱隱有星光瀰漫,一股陰冷,空虛的氣息激盪。

楊缺的身上開始騰起片片黑色的火焰。

他冇有半點兒猶豫,調動大虛空術的瞬間,他擎著殺戮劍,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餘馱等人衝了上去。

真身已然離開了原地,可是其身影卻依舊留在身後。

如此速度,讓餘馱等人都來不及反應過來,等他們看清楊缺的身影,楊缺已然來到了餘馱的身前。

手中殺戮劍刺出,劍身之上繚繞著一股大虛空之術獨有的法則氣息,長劍周圍的虛空出現了一道道崩裂的漆黑裂縫。

在楊缺手中之劍上,餘馱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他動念之間祭出了其掌握的一門替死術。

身子移形換位,真身離開原地的瞬間,那替死術留下的身影瞬間被撕裂。

替死術留下的身影,雖然乃是術法凝聚而成,但其防禦也與其本尊冇有太大區彆,便是中五境第三境的同境之人,想要撕裂這道身影,也殊為不易。

可是,便是如此身影,卻是連一息都未曾撐住,直接被楊缺手中的殺戮劍撕裂,而後崩碎於無形。

不等其駭然出聲,下一刻他汗毛倒豎,在其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黑洞中醞釀毀滅之力,宛若發生井噴,這股毀滅之力自其內噴湧而出。

當下再施展替死術已然來不及,他隻得鼓盪周身元力,調動天地法則,於其身軀表麵凝聚出一層防禦。

也便在其身軀表麵防禦成型的刹那,毀滅性的力量落在了他的身上。

轟!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他宛若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在其飛出之間,身軀表麵法則凝聚成的防禦宛若琉璃崩碎。

他吐出一口鮮血,身軀表麵於瞬息間被撕裂出了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在其倒飛出去之中,他看到了更加讓其駭然的一幕,在慈念,薛三劍等人身周,也出現了一個個黑洞。

慈念,薛三劍等人,也與他的遭遇一般。

被黑洞中衝出的力量重傷。

他們遭受黑洞的攻擊,楊缺卻是並未停留,其施展小虛幻術幻影千變,一道道身影在人群中來去。

劍起劍落,一道道慘叫聲中,一條條生命被收割。

當下的楊缺宛若魔神出世,此間的眾人便宛若一隻隻羔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隻能伸著脖子被對方割掉頭顱。

“該死,這傢夥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他的實力乃是仰仗異寶嗎?可,這哪裡像是依仗異寶的樣子?”

“完了,完了,這該死的東西,為什麼會這麼強?餘馱,慈念他們都不是他的對手?怎麼辦?”

“逃,逃吧,再留在這裡,隻有等死!”

百戰門戰隊的人此時已然完全嚇破了膽。

在身邊的人提醒下,康千山等人便欲逃離此地,可是,便在他們將要動身之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們身前。

隨後,冷漠的聲音在他們的耳畔炸響:“逃?你們逃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