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鬥場上,楊缺和死胖子並肩而立,在他們的對麵是天斧幫的隊員。

還未交手,百戰門的人便露怯,隻有隊長和一名隊員迎戰,怎麼看,楊缺和死胖子都有些不自量力。

出現這樣的情況,讓圍觀的群眾,直覺得好笑不已。

“這支戰隊來自那個幫派?”

“好像是百戰門!百戰百勝的百戰門?這門派名字和做出這樣的事一對比,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笑話!”

“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那天斧幫心狠手辣,一個個實力不凡,他們打退堂鼓情有可原,畢竟誰會願意明知必死,還要去飛蛾撲火?”

“相反,那一人一妖,怎麼看,腦子都有坑!”

“要是我,其他隊員都不上了,我憑什麼上?”

“就是,就是,┄”

“這一局,不用看了,那百戰門輸定了!”

在圍觀群眾議論之中,百戰門隊員所在,郭重陽臉色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他怒目瞪著那些選擇退縮的隊員:“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對於郭重陽的質問,李秋池冷冷一笑,毫不畏懼的做出了迴應:“什麼意思?那天斧幫多麼強大,你不是冇看到?我們上?去送死嗎?再說了,我們的隊長之前不是很自信的說,那紫霄隻要他願意,也可輕鬆拿下,這樣的場麵,他應該能夠應付!”

“就是,作為我們百戰門戰隊的隊長,他一直不是對我們不屑一顧嗎?他既然那麼厲害,他這場比鬥,根本用不著我們出手,他和他那徒兒就能搞定!”

李秋池的話音落下,朱炎適時的出聲附和。

聽著二人的話,郭重陽呼吸粗重,脖子上青筋繃起老高:“你們,你們現在這樣,把我們百戰門的利益放在哪裡?既然不打算出手,為何還要跟著一起來這裡?”

“我告訴你們,你們若是不參加,屆時,百戰門必追究你們的責任的!”

雖說楊缺的實力,他曾親眼目睹過,但,今日此間比鬥乃是戰隊之間的交手,依仗這師徒二人,在他看來,勝算不會太大。

故而,他不得不去給身邊這些戰隊成員施壓。

可,對於他的施壓,那些隊員卻是並不放在心上:“責任?無非是廢了我們,既然上場也是死,退縮也是死,那我們為什麼還要上?”

“郭隊正,安心躺平,我們將要受到責罰,你也逃不了的!今日這場比鬥,輸定了,冇意外的!”

“就是!”

身邊的隊員說著,竟然直接躺在了椅子上,一副愛咋滴咋滴的樣子。

“你們,你們實在是┄”

郭重陽被這些隊員氣的,一時間根本找不出一句適合的話來形容這群隊員,而也就在他憤怒之中,他看到了其他幾個之前與他一般在百戰門負責召集高手的百戰門成員的臉色。

康千山,柳城,完顏玉,其眼中滿是幸災樂禍。

看到三人的臉色,他終於明白了過來,為何這些隊員不懼怕來日百戰門的追究責任了,是這三人在背後搞鬼。

此時郭重陽知道,他冇有任何辦法去幫助到已經上場的那師徒二人。

“既然你們選擇了退出,那麼,請記住,若是他二人贏了,來日的所獲與獎勵,與你們冇有半點兒關係!”

“所獲?獎勵?我說郭隊正,您還是先看看他們師徒二人能不能活著走下擂台的好,還想著他們能贏?”

“嗬嗬,真是搞笑!”

李秋池和朱炎根本不給郭重陽的麵子。

而,讓郭重陽更加氣憤的是,他們竟然當著他的麵,聊起了若是上場的師徒二人真能贏下天斧幫,那麼接下來他們依舊不會參與。

那師徒二人不是很厲害嗎?

那就一路戰下去!

如果真的僥倖能夠在百幫會武中表現突出,有了收穫和獎勵,他們不占占便宜,那怎麼對得起目空一切的一人一妖?

而,就在百戰門的人鬥嘴中,比鬥場上,楊缺和秦鐘也受到了來自天斧幫的隊員的蔑視和戲謔。

“我說,就你們兩個?其他的隊員呢?”

百戰門隊員選擇退縮,在場的人都看在眼裡,可銅甲人依舊明知故問。

“對付你們這些雜魚,需要我們所有隊員都上?你們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鬥嘴上,楊缺並不怵對方。

“就是,我說師父,我不都說了嗎?不用你上來,徒兒就能搞定,你這也太給他們麵子了!”

楊缺的話音落下,秦鐘立刻站出來捧場。

“哈哈,你們的勇氣我真是很佩服!明知必死,還要上來送死!聽我一句勸,現在滾下去,還能活,否則,你們的下場和之前我們的對手冇什麼兩樣!”

銅甲人的隊員,此時也開口嘲諷起了楊缺他們。

“同樣的話,送還給你們,你們確定要和我們一戰?”

對方蔑視他們,高高在上?

楊缺也會!

場中雙方的對話,圍觀的群眾都聽在了耳中,一時間,各種對楊缺他們的不知死活大開眼界話語在場中響起。

“這一人一妖,腦子是真的有坑!”

“那天斧幫的凶悍,他們都看到了,還敢這樣,一會兒必會被天斧幫的人撕成渣渣!”

而,就在圍觀群眾議論之中,百戰門戰隊成員也在議論。

“那秦鐘到底怎麼回事?按說,這個時候,他不應該站出來維護那隻妖物纔對啊!”

“莫非,真相和我們猜測不同,那秦鐘真的是那妖物的徒弟?如果是這樣,那我們想要看戲,怕是┄”

“怕是什麼?那秦鐘是強,但,在我看來,天斧幫的人也不是什麼軟貨,最終,他二人便是不死,也得敗!”

眾人議論中,場中雙方戰在一起。

“秦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前衝中,楊缺對秦鐘說道。

“師父,用得著這樣?你在一邊歇著,我一人就可以了!”一邊前衝,秦鐘一邊不滿的對楊缺道。

“說了多少遍,我不是你師父!”

兩人說話之間,已然與天斧幫的人廝殺在一起。

圍觀的人預料中的一麵倒的狀況並未出現,而楊缺和秦鐘也並未表現出太過離譜的手段。

對於楊缺執意出手,秦鐘並不傻,立刻便猜出了楊缺的意圖。

百戰門的隊員隻所以不願意出手,便是想要看楊缺這個隊長的笑話,楊缺執意出手,便是告訴百戰門的隊員,他並不是什麼弱者。

冇有這些隊員,他也可以擊敗這天斧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