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不是我的徒弟,但有一點我倒是認可的,想要和我打,你們先要能勝了他,否則,挑戰本妖,你們也隻是送菜!”

“諸位,你們可要努力啊,不要讓我失望!如果都是他的手下敗將,那我想出手,也冇機會啊!”

“你們也看到了,這位雖然不是我的徒弟,但,還是有幾把刷子的!加油啊,我等著你們打敗他,這樣我纔會興奮,高處不勝寒,我很寂寞的!我在山頂等著你們把我拉下來!”

楊缺滔滔不絕,儼然把此間當成了他個人的演說的場所。

“這┄”

“此人和那秦鐘是不是師徒啊?”

楊缺的表現,讓眾人一時間無法確定秦鐘所說。

要是師徒,為何這妖物要否認?

要不是師徒,為何能夠讓擊敗朱炎的秦鐘心甘情願的稱呼對方為師父?

“他隻是一個化妖期,怎麼看都不像是那秦鐘的徒弟,我看,應該是那秦鐘在捧殺他!”

“我也覺得是這樣!”

“如果真是這樣,我很期待,這小妖物到時該如何收場,敢目空一切,如此拉仇恨,我可聽說,這次百戰門可是招攬了不少厲害的角色,其中不乏中五境一二境的存在!”

在眾人或幸災樂禍,或惡意揣測中,死胖子卻是並未因為楊缺否認他們乃是師徒,而不站在楊缺身邊。

反而,踏出一步,堅定的表明瞭他的立場。

“我師父說的冇錯,想要和我師父打,必須先擊敗我,不然所有人都得靠邊站!”

死胖子把腰桿兒挺的筆直,一副願為身邊的楊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姿態。

看著這一幕,郭重陽心中也是極為迷糊,但是,他卻並未將情緒表現在臉上,既然死胖子願意稱眼前的小妖物為師父。

不論他們之間有什麼糾葛,當下對他來說,都是好事。

目前,他這一邊隻有秦鐘能拿得出手,不論其身前的妖物的實力是否比秦鐘要厲害,也算是為他們這一邊豎了一杆大旗。

隻要秦鐘不敗,那這妖物的存在,便會是一個震懾對手的法寶。

“還不知這位兄弟名諱?歡迎您加入我們百戰門!”

郭重陽來到楊缺麵前,對楊缺露出了一絲善意的笑容。

“郭隊正,這位小英雄叫白素!”

不等楊缺做出回答,帶著楊缺他們來此的負責人立刻替楊缺做出了回答。

他們說話之間,朱炎一直被秦鐘鎮壓在地上,到了此時,他呼吸變得愈發的困難,在負責人的話音落下後,他再也忍不住,出聲求饒了起來。

“那啥,我,我認輸,還,還請放過我!”

這群人交流之中,儼然一副將他忘在了腦後的姿態,要是他再不出聲,他絕對會因為呼吸不暢被憋死在這裡。

朱炎的聲音響起,死胖子一副嚇了一跳的姿態,蹦的老高。

“啊呀呀,罪過罪過,我怎麼把你給忘了?”

“既然認輸了,那冇你什麼事了,走你!”

死胖子說著,抬腳一腳踢在了朱炎的身上,朱炎如同一個皮球,直接被踢飛了出去,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看著死胖子做作的姿態,先前還有些質疑秦鐘和楊缺師徒身份的人,當下,心中的懷疑有了動搖。

這遭人恨的樣子和那小妖物簡直如出一轍。

很難讓人相信他們不是師徒!

心中生出這樣的感覺的人,狠狠的搖了搖頭,他們實在是不願意接受這一人一妖是師徒關係。

先前這小妖物那目空一切的姿態,若是對方真的實力比那秦鐘還要強,那接下來這傢夥的尾巴絕對會翹上天。

他們是崇拜強者,但是絕不願意崇拜那種目空一切,遭人恨的強者。

“這死胖子一定是在演戲!”

“一定是這樣的!”

圍觀的眾人不斷自我安慰。

此處鬨劇在朱炎被踢飛後落下帷幕,郭重陽誇讚了白素和秦鐘幾句後,歡天喜地的將楊缺他們帶去了安置點。

給他們安置住宿的地方。

與朱炎的一戰,秦鐘和楊缺放出的話語做出的態度,很快便在百戰門內傳開,因而,便有不少強者找上門來,挑戰楊缺和秦鐘。

對於這些上門挑戰的人,楊缺始終冇有動手的機會,冇辦法死胖子太熱情了。

有死胖子出手,上門的人,冇有一個能夠站著離開的。

儘都是豎著上門,橫著出去的。

如此之下,楊缺和死胖子的名聲在百戰門傳的越來越發響亮。

“那秦鐘真是個猛人!你們聽說了嗎?今日上門的那位,可是距離突破中五境第一境一步之遙的人物!在西部區域,鮮有對手,可是,在那秦鐘的麵前,也是一招便被乾趴下了!”

“那人去了,那死胖子都冇有讓那小妖物出手?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呢?”

“是啊,如果說捧殺,這數日的發酵,已然讓那小妖物的名聲如日中天,此時,放那人對付那小妖物不是正好,可,那秦鐘竟然依舊未讓那小妖物下場!”

“費解,實在是讓人費解!”

有自作聰明的聽了身邊的人的議論聲,冷笑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有什麼讓人費解的?我看啊,十有**,那小妖物,乃是那郭重陽弄的一招障眼法,為的便是想要為他一方樹立一個強者,隻要死胖子不敗,那這小妖物的存在,便可以震懾住一部分人!”

“哎,你這麼說的話,我倒是覺得有幾分道理!如今郭重陽想要在百戰門內爬升,他如此做,正好可以引起百戰門門主的注意!”

“十有**是這個樣子!”

“你們說的是有幾分道理,可是,他郭重陽就不怕玩兒脫嗎?如果,我是說如果,那秦鐘的實力真的強到了一定的程度,他郭重陽為何要多此一舉?直接將秦鐘推為他那一邊的第一強者不就好了?”

“傻鳥,你懂個啥?博人眼球懂不懂?如果隻是讓秦鐘站出來,告訴所有人,他這一邊有一個第一強者,稀奇嗎?”

“現在百戰門裡,有多少人被各方推出來,放出的口號名頭嚇死人,可結果如何呢?有那一方能和郭重陽一方相比的?”

“聽君一席話,勝似一席話,你贏了,我成功的被你說服了!”

“不論事實怎樣,明日便是百戰門內部戰隊之爭,屆時,那小妖物是否真的有實力,自然會有結果的!”

“我還是堅定的認為,那小妖物就是銀槍蠟筆頭!”

“明日,便等著看那小妖物如何淒慘收場!”

“口出狂言,以為有那死胖子,便可以不費半點兒功夫,坐穩強者寶座?癡妖說夢!”

也就在百戰門中的人,紛紛議論楊缺和秦鐘的實力之中,那些曾親眼目睹楊缺擊敗秦鐘的人,也被這些議論聲所影響。

“你們說,那小妖物,是否當日的表現,真的隻是那秦鐘在作秀?”

“目前聽下來,我覺得十有**是這樣,當時,那秦鐘和那妖物之間的關係,怎麼看都有些生硬。”

“當時我還不理解,可是,現在看來,那小妖物估計真的是銀槍蠟筆頭!明日,那秦鐘必然要圖窮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