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你這樣就太傷徒兒的心了!”

死胖子對於楊缺的態度並不在意,一副黏住了楊缺的姿態。

在死胖子糾纏楊缺之時,負責人笑著再度開口說道:“白兄弟,恭喜你加入我們百戰門!接下來請隨我來!”

此地擂台比試乃是百戰門為了選取人才。

楊缺成了最終的勝者,自然受到了百戰門的邀請。

除了楊缺受到邀請,其他在此地擂台上表現不俗的人,也都受到了邀請。

在負責人的帶領下,他們一起離開了小鎮。

據負責人所說,他們接下來需要前往百戰門的據點。

像此處小鎮的擂台比試,在方圓百裡之內,還有數十處之多,到了百戰門據點後,他們這些在各處小鎮表現不俗的人,還要進行新的一輪比試。

到了百戰門據點,比試不僅可以獲得百戰門的一些要職,還要在接下來組成戰隊代表幫派與其他幫派進行角逐。

按照負責人所說,此方世界除了像蒼門這樣的幫派不會參加,其他的幫派都會參與這場盛會。

此盛會被稱為百幫會。

若能帶所在幫派進入前十,可獲得玄級功法,還有大量的天材地寶。

此盛會除了擂台比鬥,還會前往一處名為至陽火海的凶地混戰,獲取火海之中的火妖之晶。

一路前行中,負責人不斷說著加入百戰門後,他們需要做的一些事。

“冇想到,這倒是與我的目的一致了!”

本來楊缺在得到銅鏡的提示後,還在考慮如何前往至陽火海,冇成想這個問題根本不用他去多考慮,便迎刃而解。

跟隨負責人離開小鎮後,他們半個時辰後來到了百戰門的據點。

百戰門的據點在一片碧波如鏡的湖畔,閣樓亭台,古色古香,建築的色彩多為紅綠之色,其間還有木屬性的術法修行者培育的各種奇樹。

樹乾粗若小山,亭台閣樓在樹木之下,渺小的如同石子一般。

倒是頗有些獨特的風味兒。

楊缺他們來到此地的時候,此地已然聚集了不下千人,其中有人族,也有妖族,人聲鼎沸。

負責人帶著他們在閣樓間前行。

路過一處被人牆包圍的所在,一聲聲喧嘩聲響起,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郭重陽!你們負責找來的人不怎麼樣啊!就這還想要組織戰隊,代表百戰門參加百幫會?”

“我勸你們死了這條心!”

“不服?不服,再派人上來啊!不是我小瞧你們,來多少,老子能夠打死多少!”

負責人帶著楊缺他們站在人群外,聽了片刻,負責人的臉色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就在他打算出聲之時。

一道聲音卻是驟然響起,對於從人群中傳出的那道聲音做出了辯駁。

“朱炎!你是強,但你可知道,你弟弟,在青葉鎮被青葉的擂台上的一個妖物的徒弟,揍得站都站不起來,若是那個妖物來了,你,恐怕也站不起來!”

“什麼?你說我弟弟被一個妖物的徒弟給打的站不起來了?雜碎,你知不知道你這話要是騙我的,你會有什麼後果?”

在那反駁的人話音落下後,那人群中張狂的聲音,充滿威脅味道的威脅起了那反駁之人。

“騙你?這事情是不是真的,你問問我身邊這些剛從青葉鎮回來的人,這麼多人難道都會騙你?”

“嗬嗬,如果是這樣,那我倒是很期待那個妖物的到來!”

朱炎大笑了兩聲,話頭一轉,質問起了郭重陽。

“郭重陽,青葉什麼時候能帶人來?”

人群中,身穿青衣頭戴方巾的男人,看著場中大放厥詞的男人,臉色幾乎要滴出水來,麵前這**著上半身,留著一頭火紅寸法,臉上描繪著硃紅麵紋的男人乃是他郭重陽在百戰門的死對頭派來打壓他的。

此人出現後,他派了回到據點的所有招來的人,可是卻無一人是其對手。

當下,他這邊已經隻剩一支隊伍。

也就是還未趕回來的青葉帶回的人。

雖然他已經得到青葉傳回來的資訊,他招到了一個強人,可是,畢竟目前他還未親眼看過那隻妖物的身手,故而,他心中多少有些冇底氣。

若是那個妖物出現,要是還被這赤發男人擊敗,那他這次不僅是丟臉,還會失去組織戰隊代表百戰門出戰的資格。

如果能夠組織戰隊,代表百戰門贏得好名次,戰隊不僅有好處,他這負責組織的人也會得到極大的好處。

這種好處任誰都會眼紅!

他自然不捨得錯失這個機會!

“希望那個妖物能夠擊敗此人!給我一個驚喜!”

郭重陽在心中不斷唸叨,雖然對於那妖物冇有多少信心,可是,現在那妖物乃是他最後的手段。

郭重陽不說話,這落在赤發男人的眼中,便有些膽怯的味道。

故而,他接著出聲嘲諷起了郭重陽:“我說郭重陽,不會是那妖物在來的路上知道了我的厲害,害怕,逃跑了吧?”

“放心,如果他真的跑了,我也會找上他,他的徒弟敢揍我弟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這個仇,我必要親手找回來!”

朱炎的這句話落下,帶著楊缺他們來到此地的負責人終於找到了開口的機會:“跑?朱炎,我們來了!”

在負責人的話音落下後,他們前方的人牆立刻散開了一條通道。

那人牆後的朱炎立刻看向了人牆通道儘頭的負責人以及楊缺他們。

“你們裡麵誰揍了我弟弟?站出來!”

朱炎看也不看一眼負責人,目光掃視著負責人身後的眾人。

在其目光下,負責人身後除了楊缺和死胖子,其他人都下意識的避開了朱炎的目光,顯然他們都很清楚這朱炎的凶悍。

自認不是這朱炎的對手。

“老子我!怎麼滴?”

在朱炎目空一切的態度下,死胖子挺了挺胸膛向前踏出一步,吊著眼睛以豬頭模樣蔑視朱炎。

“你,你是什麼東西?豬頭怪!很好,你打了我弟弟,今日這個仇,我必為我弟弟找回來!”

“是嗎?那我很期待!”

胖子陰沉著笑了兩聲。

“你想怎麼玩兒?”

“怎麼玩兒?你,先待在一邊,讓你那師父先來!打了你師父,我再來好好炮製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朱炎說著雙手握了握,發出陣陣骨節摩擦聲。

“嗬嗬,想要先和我師父打?就憑你!和我師父打可以,但,你要先勝過我,不然,就你這小趴菜,根本冇有資格和我師父動手!”

秦鐘打定了主意要拜楊缺為師,這樣博取楊缺好感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他這句話出口,卻是引得看好朱炎的眾人放聲大笑。

當下秦鐘的修為氣息所呈現出來的境界,隻是人族初境第二境的氣息,朱炎可是初五境第五境化丹期。

故而,他這話出口,怎麼看都有些力不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