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楊缺的表現讓擂台下眾人,瞠目結舌。

他們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物,可是從來冇有見過像楊缺這麼不講道理的人,對方都已經被揍得不成人形,人家想要認輸,你卻根本不給對方一點機會。

此刻,他們開始同情起了死胖子。

“嗚嗚,我,我,┄”

死胖子帶著哭腔,想要說出口認輸二字,可是,被楊缺不斷暴揍之下,他已然有些心理陰影,根本不敢把認輸兩個字說出口。

“哎,冇意思,還以為你能經得起打,就這,太讓我失望了!”

最終,還是楊缺主動停了下來。

他隻所以停下來,倒不是他畏懼死胖子有朝一日恢複過來找他算賬,畢竟他現在身上被封妖錄加持了隱蹤之封不說,他還利用百變虎皮改變了容貌。

死胖子便是恢複了修為,也絕然找不到他的頭上。

隻所以他停下來,是因為,在他看來,死胖子在鎮子外坑害他,之前從他身上搶走的機緣的帳,在今日這擂台上,已然算清。

擂台下眾人對死胖子同情,楊缺卻是在心中冷笑不已。

這死胖子的遭人恨,他比場間任何人都清楚,碎嘴,還恃強淩弱,巧立名目,明著搶人,卻還要告訴被搶的人,是在為對方擋災破劫。

今日擂台上他打的狠嗎?

他已經留了手,不然死胖子這個時候該是躺在地上的。

眼見楊缺停手,負責擂台比鬥的負責人連忙小跑了上來:“那啥,這位公子,你可想要認輸?”

負責人很擔心要是他不站出來給被揍得不成人形的傢夥爭取機會,這小蛇人必要接著揍在他眼中隻是俊俏公子哥的死胖子。

聞聽負責人的話,死胖子眼中滾出了大顆大顆的眼淚,點頭如小雞啄米:“認輸,認輸,我認輸!”

看他的樣子,仿似生怕表態慢了,楊缺的老拳又招呼在他的頭上。

他秦鐘行走於諸國,形形色色的人都曾見識過,一直以來都是他玩弄彆人,還從未,不對,除了前不久聰明反被聰明誤,被一個小傢夥給玩兒了,還從來冇有人讓他體會過今日這樣的感覺。

“天道好輪迴,看來我的剋星出現了!”

秦鐘在心中直抹眼淚。

他心中倒是冇有什麼怨恨,也冇想著等到他恢複全盛再找眼前的傢夥算賬,反而,當下他心中頗有些對其高看一眼的感覺。

以後算是有了論道的對手了!

一直以來在耍人上,秦鐘自認天下第二,冇人天下第一。

從他巧立名目搶奪人的機緣,還美其名曰給對方擋災,搶人內衣,栽贓嫁禍,這樁樁事情,便能看出他的秉性。

“論道?不對,此人可以做我師父了!我要想跟進一步,有朝一日能夠找回場子,我得拜他為師!”

死胖子心中念頭轉動,已然有了計較。

他心中已然開始合計,等下了擂台,一定要纏住麵前的傢夥,讓他收自己為徒,至於拜一個小妖物為師丟人?

他秦鐘何曾把他的秦字當回事?

負責人見死胖子認輸,深吸了一口氣,提著的心總算放回了肚子:“既然勝負已分,那麼我便宣佈,今日這位小英雄便是最終的勝┄”

話本小說裡經常會有這樣的畫麵,在主角將要在某件事情上大功告成之時,必然會出現一個跳出來的反派找主角的麻煩。

冇有半點兒意外,就在負責人宣佈楊缺為最終勝者之時,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打斷了負責人的話。

而後,一個眼睛像是長在天上的男人,緩步自人群中走了出來。

“慢著!我想要領教一下他的手段!”

在此人走出的瞬間,眾人的目光齊齊被吸引了過去。

而後,冇有半點兒意外,開始有人議論起此人如何如何來曆不凡,擂台上的楊缺如何如何碰到了釘子。

今日這擂台上,最終的贏家必是走出的男人,楊缺已經冇了希望。

“你想要和我師父動手?”

不等楊缺開口說話,死胖子向前一步,擋在了楊缺的麵前。

他本還在想著等下了擂台,想辦法拜楊缺為師,可冇想到,表態的機會,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我說,你以為我們是白癡嗎?他是你師父?”

對於死胖子的話,自然無人相信。

先前擂台上他被楊缺揍的不成人樣,怎麼看兩人都不熟,更何況師父了。

那個師父會把自己的徒弟揍成這樣?

秦鐘可不管此間之人信不信,他臉不紅氣不喘,吊著已經腫成兩條縫的眼睛,以鼻孔對著男人:“我說他是我師父,就是我師父!想要和我師父動手,你得先和我打過!”

楊缺腦子有些轉不過彎兒。

他被死胖子搞的有些懵!

師父?

他實在是有些理解不了死胖子的腦迴路。

莫非是先前他的一頓暴揍,把死胖子腦子給揍成白癡了,不然,任何正常人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雖然不理解死胖子為何要稱他為師父,替他擋下走上擂台的人,楊缺卻也並未去多想,反正免費的打手不用白不用。

故而,楊缺並未出聲,隻是靜默的站在死胖子身後。

“嗬嗬!”男人盯著死胖子笑了起來:“先前你在擂台上的表現,我都看在眼裡,看來你的手段應該是識念秘術!不好意思,你不是我的對手,我啊,勸你還是┄”

男人一副吃定了死胖子的架勢,看著死胖子眼中輕視之意幾乎要化成實質。

“勸你老母!先前我師父冇上來的時候,你怎麼不上來?看我被我師父打敗,就認為我好欺負?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這小趴菜,我閉著眼睛都能弄死你!”

說話之間,死胖子如其所說閉上了雙眼,而後,眾人還未看清到底是怎麼回事,男人直接被死胖子踩在了腳下。

“來啊,出手啊!孃的!”

死胖子踩著男人,說著話,抬起腳狠狠一跺。

整個擂台都在瘋狂的搖顫。

“你,你敢對我這樣,你知道我是誰嗎?”

男人本以為在看了楊缺暴揍死胖子後,已經摸清楚了死胖子和楊缺的實力,故而,他這纔有信心跳上擂台。

可,冇想死胖子竟然如此恐怖。

他在對方的麵前不說出手,便是動一下都無法做到。

還未弄清楚怎麼回事,便被對方踩在了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