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胖子的話音還未落下,楊缺便施展出了破空拳。

一拳遞出,拳影堆疊如千手觀音,呼嘯砸向死胖子。

淩厲的氣勁肆虐,大風在擂台上湧動。

麵對楊缺施展出的拳法,死胖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在這一瞬,楊缺感受到了一股如同瀚海般深厚的神識之力。

這神識之力湧動而出,瞬間向他的識海衝擊而至。

眼見這一幕,楊缺毫不猶豫的便運轉起了識念之力,想要固守識海,可是,便在這時,丹田內的銅鏡一震,一股秘力流轉而出。

先他一步,在他的識海結出了一道屏障。

這屏障凝結而出的瞬間,死胖子的神識之力衝入了他的識海之中。

磅礴的神識之力衝擊進入他的識海瞬間,直接與屏障衝擊在一處,看起來磅礴無比的神識之力,落在屏障之上,卻是根本無法撼動屏障分毫。

“想要以神識之力,讓我失去動手的能力?死胖子你失算了!”

在死胖子祭出神識之力的瞬間,楊缺便得知了對方的意圖。

故而,他纔想要固守本源,可是,讓他冇料到的是,在這種時候,銅鏡竟然對他施以援手。

若無銅鏡出手,其實以楊缺自身的手段,也能應付。

要知道如今他體內正穴365枚已然衝擊開,奇穴竅穴之封也已然衝擊開了600枚,當下他可以調動的秘力,遠非隻是衝擊開365枚正穴之時可比。

隻是,若是依仗自身手段應對死胖子的神識之力,他便是可以應付,也需要廢上不少手腳。

此時,有銅鏡助他,他自不用再去分神。

手中祭出的破空拳冇有半點兒凝滯,繼續向著死胖子砸出。

麵對楊缺祭出的破空拳,死胖子本不放在眼裡,先前他隻所以能夠擊敗擂台上的一個個對手。

靠的便是他磅礴無比的神識之力。

眼前的小蛇人,在他看來,與先前被他擊敗的對手一般,想要在他的識念之下對他動手,根本是冇有半點兒可能做到的。

故而,他自信滿滿。

可是,讓他愕然的是,他祭出的神識之力進入對方的識海後,竟然宛若遇到了銅牆鐵壁,根本無法再進分毫。

他的神識之力儘數被堵在了對方識海的大門口。

如此之下,他想要阻止對方的攻擊自無法做到,因而,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拳印呼嘯而至。

“那啥,大爺,我錯了,還請高抬貴┄”

間不容髮間,死胖子出聲求饒了起來。

這樣的畫風和先前他那倨傲目中無人的姿態,完全是一個驚天大逆轉,一時間驚得所有人腦子都有些拐不過彎兒。

對於死胖子的厚顏無恥,楊缺卻是並未有半點兒意外。

他便做過這樣的事,能慫的時候,那就慫,能剛的時候,那就剛,用這樣的手段讓他吃驚,打他個措手不及。

那這手段是完全用錯了人!

對於死胖子的求饒,楊缺的拳頭並未停下。

嘭!嘭!嘭!嘭!

如中敗革的聲音密集的響起,楊缺的拳頭實實在在的砸在死胖子的身上,一時間,死胖子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叫聲。

“我,我都求饒了,你還對我下狠手!你,你不講武德!”

死胖子不得不施展身法躲避。

可,讓他憋屈的是,他的身法雖快,楊缺的速度也不慢,粘著他,不斷揮出一記記鐵拳,他完全淪為了一個沙袋。

“你不是要對我下手輕點嗎?”

楊缺不斷攻擊中,出聲調笑死胖子。

自從遇到這死胖子,他就吃了不少虧,先前在鎮子外,還差點兒被這死胖子害死,當下他不斷出拳之中,心中的鬱氣大吐。

“你,你聽錯了,我是讓你對我下手輕一點!”

死胖子不斷捱揍中,臉不紅氣不喘的分辯。

“這樣啊,不好意思,我修為有限,對於力道的控製還冇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多擔待點兒!”

楊缺手中力道不減,反而又增加了數分。

“如果想讓我停手,麻利兒的認輸!”

死胖子在他不斷暴揍中,嘴上雖然示弱,但並未第一時間認輸,楊缺自然明白對方的意圖,這是想要迷惑他,找準時機反擊。

“你,你欺人太甚,小傢夥,我是給你麵子!不要逼我!”

見楊缺看出了他的意圖,死胖子臉上浮現出一抹獰色,咬牙切齒的威脅楊缺。

“給我麵子?不需要!不要逼你?哎,我今天就逼你了,你倒是給我一點顏色瞧瞧啊!”

與死胖子交手後,楊缺愈發的確定了死胖子出了大問題,若非如此,對方在他不斷暴揍之下,始終未曾對他進行反擊。

顯然,死胖子如今除了那磅礴的神識之力,其他手段,根本上不了檯麵。

嘭!嘭!嘭!

說話之間,楊缺又是數拳落在了死胖子的身上。

擂台上死胖子被楊缺壓著揍,這一幕,讓擂台下的眾人根本無法接受,先前楊缺未曾跳上擂台的時候,死胖子表現出的戰力,可幾乎是無敵的。

根本冇有任何對手,是他的一合之敵。

故而,在楊缺這個化妖期妖物跳上擂台之前,他們可是一點都不看好楊缺,認為楊缺不知天高地厚。

對他們的勸說,不識好人心。

可,冇想到,這化妖期的妖物竟然如此生猛,那先前本該在這擂台上無敵的年輕人,當下哪有一點無敵之態。

完全就是一個任那化妖期妖物蹂躪的螻蟻!

“這,我一定是在做夢!”

“這小妖物,如此生猛,今天之前,我怎麼就冇聽說過這麼號人物?”

“百戰門這次撿到寶了!”

想到先前他們對著化妖期妖物的輕視,當下這些圍觀的人群,臉上火辣辣的,直覺得被那小妖物狠狠的扇了一耳刮。

好羞恥!

便在擂台下的眾人心緒複雜中,擂台上死胖子也被楊缺揍的冇了脾氣。

“那啥,我,我認┄”

死胖子咬碎一口鋼牙,便要認輸,可是,輸字未開口,楊缺的拳頭便砸在了他的嘴巴上,堵住了他的嘴。

嘭!嘭!嘭!嘭!

拳出如風,瞬間數十拳。

死胖子的眼睛成了熊貓眼,臉成了豬頭。

“啊呀,你說啥?不好意思,我出手有些快!你再說一遍!”

接連揍了數十拳後,楊缺這才停手,詢問死胖子。

“我認┄”

依舊是輸字不等開口,楊缺又一拳砸在了死胖子的嘴巴上。

堵住了輸字!

“不好意思,本能,已經打習慣了,你,你再說一遍!如果是要認輸,你得告訴我,你不告訴我,我怎麼能知道你是想要認輸,還是想要繼續?”

“我認┄”

死胖子吐出兩個字。

楊缺再次出拳堵住了死胖子。

“你,你這話都說不全,我很苦惱啊!哎,真是讓人發愁,你,你說,你怎麼就不告訴我呢?你不告訴我,我怎麼知道呢?”

“你想要說什麼,你要告訴我啊!你告訴我了,我才知道是該停下,還是該繼續啊!這樣我很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