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蒼雲很清楚,便是搏命也不會是楊缺的對手,但,她卻並未絕望,因她如今雖然看起來是她,實則她的靈魂深處還隱藏著大恐怖。

若是不敵楊缺,屆時,其靈魂深處的大恐怖甦醒,楊缺必然會死在大恐怖的手下。

當下她並未選擇束手以待,而是選擇了搏命,其內心深處還是不願意靈魂深處的大恐怖甦醒。

因,若是大恐怖甦醒,她便會徹底的消散。

全力爆發之下的手段,在其預料中,便是中五境第四境的存在,也無法存活,可是,這樣的手段在楊缺麵前,卻宛若春風拂麵。

飛刃、長鞭、火焰還未靠近楊缺,便如初春豔陽之下的冰雪消融。

黑色日輪下墜之中,宛若被無形大錘砸中,瞬間崩碎成了無數碎片。

對於這一係列變化,楊缺臉色風輕雲淡,火官境到底有怎樣的玄妙,他曾經可是貨真價實的火官境,自然極為清楚。

蒼雲的種種手段被破去,他卻是並未停手。

其手掌下壓,身後的火之神官與他做出相同的動作,抬起巨掌按落而下,如山嶽傾覆,天地間的火之規則瘋狂湧動。

化作無儘火海自虛空中衝出,隨著巨掌落下,向著蒼雲頭頂鎮落。

虛空開始扭曲,一幅幅業火焚世的末日畫卷具象而出,大地開始融化,花草樹木開始燃燒。

一聲聲神魔嘶吼從未名的時空傳出,讓人頭皮發麻,內心生出無儘的恐懼之意。

巨掌之下,蒼雲身軀彎曲,如揹負山嶽,麵容猙獰。

“該死的奴仆,這是你逼我的!甦醒吧!”

蒼雲尖聲大叫,身軀上開始瘋狂冒出滾滾黑煙,覆蓋在其頭頂上方的巨掌在其身上騰起的黑煙之下,寸寸升高。

其身軀內傳出了一聲聲鬼哭狼嚎的聲音。

一隻隻由黑煙凝聚而出的人頭,自其體內衝出,圍繞著蒼雲瘋狂旋轉。

本因為火之神官而沸騰的火之道則,在蒼雲身上出現這樣的變化的瞬間,火之道則開始沉寂。

天地間的熾烈溫度退散,一股至陰的冰冷氣息瀰漫在天地間。

融化的大地凝結,燃燒的花草樹木熄滅。

蒼雲的雙眸化作了幽寂的黑,其嘴唇開闔,一道森然宛若天威臨世的聲音緩緩響起:“是誰打擾了我的沉眠?”

其聲音響起,此間天地雷電交織,一股股天地本源道則自虛空中生出,向著蒼雲所在絞殺而上。

引動天地本源道則絞殺,這樣的異象,對於修行者來說並不陌生。

這乃是修行者最強之劫,乃是中五境第五境突破進入上五境所要麵臨的蛻凡大劫,此劫之下,中五境的修行者百人中能有數人可以抵擋此劫。

可是,便是這樣厲害的天地本源道則,在逼近蒼雲身週數丈距離,卻是驟然之間崩碎於虛無。

根本難以傷到蒼雲分毫!

看著這一幕,楊缺終於明白了為何蒼雲可是無視此間天地規則,能夠不斷突破修為了。

這是因為其體內存在著一個無法無天的存在。

“冇想到,這傢夥體內竟然沉睡著這樣的存在,這次看來是我失算了!”

眼見蒼雲身上發生這樣的恐怖變化之時,楊缺便欲果斷逃離此地,可是,便在這時,其識海內的封妖錄竟然有了變化。

封妖錄在楊缺的識海內一震,而後直接消失在了他的識海中,再度出現,已然來到了蒼雲的頭頂之上。

當下的封妖錄在出現於蒼雲頭頂上方的一刻,其已然化作了山嶽般大小。

巨大的封妖錄瀰漫著混沌氣,給人感覺宛若蒼天在上,其出現的一瞬,讓楊缺感受到了無邊的安全感。

封妖錄出現在蒼雲的頭頂,蒼雲曆時抬頭看向了封妖錄。

“這,這,這件傳說中的東西,竟然再度出現了!”

蒼雲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懼意。

“太古之劫,仙庭覆滅,誅天一戰,都有你的身影,按說,你已然消散在這世間,為何你還會出現?”

蒼雲情緒激動,其聲如雷,發出質問。

對於其質問,封妖錄卻是並無迴應,它流淌混沌氣,一座座玄妙莫測,遮天蔽日的大陣自其上飛出,向著蒼雲籠罩而下。

眼見於此,蒼雲臉色癲狂:“你已經失去了天魂,還想要將我封進書中世界,癡心妄想!”

蒼雲發出聲聲嘶吼,其雙手向著封妖錄上飛出的大陣拍出,一隻隻遮天蔽日的掌印倒衝向天。

掌印之間,一條黑色的大河湧動。

其河長不知幾千裡,湧動之間,浪濤擊天,如要淹冇塵世。

若有自太古年間存活下來的老怪物在此,必然能夠認出這條大河的不俗。

此為冥河!

乃是冥界最為玄妙,險惡,蘊含至陰至邪規則的大河。

在蒼雲攻擊下,大陣瘋狂抖動。

“哈哈,封妖,你已不複往昔,今日吞下你的殘體,翌日,我必可問鼎至高之境!無人可擋!”

“是嗎?”

就在蒼雲大笑之中,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其聲音充滿了高高在上之意。

不知何時,在封妖錄之上出現了一尊身影。

其麵容被混沌氣覆蓋,看不清真容,但那雙眸子,卻是宛若包藏了星河,容納了萬古時空。

其俯視著地上的蒼雲,宛若在看一隻螞蟻。

就在這道身影出現的瞬間,楊缺感知到丹田內那銅鏡之上一股股秘力瘋狂傾瀉而出,向著那道身影而去。

楊缺關注到這一點的瞬間,其心神再次有了割裂的跡象。

而後,他的心神便進入了琉璃世界。

也就在楊缺進入琉璃世界的一刻,一聲女子的聲音響起:“孩子,此戰過後,封妖錄必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期,接下來,你要想改命,便需去幫我找到其他殘體,另外,去一趟青銅天殿,那裡有人可以給你指出一條康莊大道!”

此話落下後,楊缺的心神一震,脫離了琉璃世界。

而,在他離開琉璃世界的下一刻,其內心中多出了一絲明悟。

“隻要幫助銅鏡找到其他殘體,我便可以利用銅鏡修煉三千大道!且,可動用銅鏡的部分秘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