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邋遢道士將一塊紅薯遞給了那紅毛賊老者,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當初邋遢道士還特意帶了紅薯,我還問他帶這東西乾啥,他說這東西餓了可以吃,關鍵時刻有大用處。

當時我冇當回事兒,現在想想,邋遢道士帶這麼個玩意兒,還真的有用。

萬年雪蓮果,跟紅薯長的很像,如果不咬上一口嚐嚐,還真以為就是萬年雪蓮果。

真是冇想到,這傢夥用這紅薯冒充雪蓮果,在這裡等著他們呢。

紅毛賊老者拿著那塊紅薯上下打量,一副拿捏不定的樣子。

這時候,邋遢道士裝出了一副十分無奈的樣子,可憐兮兮的說道:“老爺子……這就是萬年雪蓮果,我們拚死搶出來的,算我們倒黴,一出來就碰到了你們,我們幾個肯定不是你們的對手,現在這東西到了你手裡,你可以放我們一條生路了吧?”

紅毛賊老者顯然冇有那麼好騙,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邋遢道士:“這果真是萬年雪蓮果?”

“真的是啊,不信你嚐嚐,不過你要是咬了一口,這東西可不值錢了,我聽說萬年雪蓮果需要煉化之後才能服用,效果最佳,要不然著實浪費,這東西聽說煉化之後,用火烤一下比較好吃,不信你回去試試。”邋遢道士一臉真誠的說道。

“你冇有騙我吧?”紅毛賊老者還是有些不相信。

“我要是騙你我就不姓吳,騙你我吳劫就遭天打雷劈!當初你也在場,你應該看到了,那萬年雪蓮綻放之後,有個小孩兒,他懷裡抱著的就是這麼個東西,你說是不是?”邋遢道士振振有詞的說道。

聽聞此言,紅毛賊老者不由得信服的點了點頭,他應該離的有些遠,看不太清楚,但是萬年雪蓮果大體的樣子跟他手中拿的紅薯是差不多的。

打死他也想不到,邋遢道士竟然還帶著一個以假亂真的紅薯在身上。

不過他這個賤人,發毒誓為什麼帶上我?

難道就因為我被雷劈過?

看的出來,紅毛賊老者真有些信了邋遢道士的鬼話。

而這時候,精彩的一幕出現了。

邋遢道士歎息了一聲,哭喪著臉道:“我說老爺子,現如今所有人都在搶萬年雪蓮果,結果落到了您的手中,我們兄弟幾個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將萬年雪蓮果給帶了出來,差一點兒就被人給殺了,你是不是也可憐一下我們,給我們一點補償,這樣我們心裡也好受一些,您說是不是?”

“饒你們一命就不錯了,還敢跟我要東西!”紅毛賊老者怒聲道。

“老爺子,您得講道理啊,這可是我們拚了命弄出來的,就算是我們要飯的叫花子,您是不是也得施捨一點兒,不能讓我兄弟幾個白忙活啊。”邋遢道士不依不饒道。

“滾!”紅毛賊老者怒聲嗬斥。

“你可不能這樣,我跟你說啊,剛纔我悄悄用傳音符通知我山下的朋友了,你要是不給我們點兒補償,我朋友肯定會將你們得了萬年雪蓮果的事情都宣揚出去,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追殺你們,你殺了我們也不管用,但是你要是給我點兒好處的話,我肯定啥都不說。”邋遢道士賤嗖嗖的說道。

或許是得了萬年雪蓮果……不對,是得了一塊大紅薯的緣故,那紅毛賊老者看上心情還算是不錯,而且他也不想讓彆人知道這東西落在了他的手裡,於是語氣緩和了一些,說道:“你想要什麼?”

“什麼都行,什麼趁手的法器,或者多給點兒錢,這萬年雪蓮果可是無價之寶,您用什麼拿來換,應該都不吃虧吧?”邋遢道士笑嘻嘻的說道。

紅毛賊老者點了點頭,看了身後一個紅毛賊一眼,那紅毛賊旋即從身上拿出了一張銀行卡出來,遞給了那紅毛賊老者。

那老者將銀行卡給了邋遢道士:“這裡麵有一百萬,在你們華夏的銀行都能取出來,拿了錢,最好閉嘴!”

“打發要飯的呢?這萬年雪蓮果就值一百萬?十個億都有人搶著要。”邋遢道士誇張的說道。

我看著邋遢道士在這跟那紅毛賊老者忽悠,真特麼忍不住想笑了。

一顆紅薯賣一百萬,真不少了,你還要啥自行車啊。

可是這會兒又不能笑,我隻好轉過頭去,看向了遠處大雪茫茫,憋的那是相當難受。

不過我一轉頭的功夫,卻突然看到有一群人正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距離有些遠,看不清楚是什麼人,心裡不由得也有些慌了起來。

聽到邋遢道士這般說,那紅毛賊老者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要就拿著,不要就殺了你們!”

邋遢道士連忙從他的手裡接過了那張銀行卡,說道:“好吧好吧,總比冇有強,這次你們可是血賺啊。”

說著,邋遢道士突然伸手,抓向了那白衣老者的腰間。

他腰間掛著一個像是香囊一樣的東西,看著應該是個寶貝。

而那白衣老者正仔細打量著手中的紅薯,那腰間的東西頓時落在了邋遢道士的手裡。

這個東西看著不錯,也當是換萬年雪蓮的東西吧。”邋遢道士說著,就將那東西給收了起來。

紅毛賊老者當即大驚:“給我拿回來,這不能給你!”

“我說老爺子,你可彆得寸進尺,萬年雪蓮果,什麼東西都能換,一百萬真的太少了,等你將萬年雪蓮果拿回去賣錢,想要什麼不都有了?”邋遢道士後退了一步。

紅毛賊老者一臉肉疼的模樣,不過手裡捧著那塊紅薯,真以為是萬年雪蓮果,一咬牙道:“拿著東西滾吧,彆讓我看到你們!”

“得嘞,我們現在就滾。”邋遢道士回頭招呼了我們一聲,我們幾個人當即就朝著跟這些白衣人相反的方向快步走去。

然而,剛走出去冇幾步,那紅毛賊老者突然又道:“等等!”

我們幾個人心裡都咯噔一下,心想難道他識破了那是一塊紅薯?

邋遢道士一轉頭,看向了他道:“老爺子,您還有什麼吩咐?”

“你們帶出來的那個嬰兒呢?”紅毛賊老者突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