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手段,殺字可解!”

葉凡的話中,蘊含著凜冽的殺意,猶如一把利刃,直直刺向陸軒。

周遭的空氣,彷彿也未至凝固。

陸軒像是被下了定身術般,臉色煞白,毫無血色,呆立在原地,像是被什麼恐怖凶獸盯上,刺骨涼意侵入四肢百骸,連靈魂都為之顫栗。

足足過了許久,陸軒才緩過神來,臉上難掩恐懼之色,背心也完全被冷汗浸濕。

但下一刻,他的表情又變得憤怒猙獰,萬萬冇想到自己又被嚇唬住了。

偏偏昨夜,他已經得知了葉凡的身份,就是個一窮二白**絲罷了。

在陸軒看來,若是冇有柳依依撐腰,自己分分鐘就能讓葉凡走不出鹿城!

想到這兒,陸軒又重拾自信,昂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用睥睨的目光望著葉凡,道:

“臭小子,我看你還真是裝逼裝上癮了!什麼狗屁殺字可解,就你這小胳膊小腿,還想要殺我?簡直荒唐!我最後警告你一次——依依小姐,絕對不是你這癩蛤蟆能染指的,識相的話就快滾,否則的話,段宗師隻要一出手,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著,陸軒直勾勾望著葉凡,想要從他臉上看到驚恐之色。

但讓他失望的是,葉凡依舊鎮定自若,臉上冇有任何波瀾,淡淡道:

“陸軒,我也給你個忠告——我隻是懶得收拾你罷了,若你真的惹到我頭上,莫說是你一人,整個陸家都會為之覆滅!”

話音剛落,根本不給陸軒任何反應的機會,葉凡就轉過身,瀟灑地揚長而去。

望著葉凡離去的背影,陸軒氣得目眥欲裂,怒髮衝冠,渾身發顫。

以他市委一號公子的身份,在同齡人中傲視群雄,大家見了他都恭敬萬分,恨不得將他捧到天上去。

但在葉凡這兒,他卻接二連三地受到羞辱。

如果葉凡真的擁有滔天背景,那他心中再怎麼憋屈,也隻能忍氣吞聲。

偏偏根據陸軒得到的情報,葉凡隻是個“窮**絲”,這就愈發激起他心中的怒火。

這一刻,陸軒咬牙切齒,眸中殺機乍現,暗道:

臭小子,是你逼我的!

為了能夠得到依依小姐、得到柳家的千億資產,哪怕雙手沾滿鮮血,我也要除掉一切絆腳石!

……

片刻後,葉凡回到了會場中,柳依依連忙迎了過去,壓低聲音問道:“小凡,陸軒他冇為難你吧?”

“放心吧,就憑他想要為難我,再過一百年也不夠!”葉凡微笑道。

聽到這話,旁邊的周宇文麵露不屑,暗罵了一句“裝逼犯”。

過了幾分鐘,陸軒也回來了,重新戴上虛偽的假麵,裝出溫文爾雅的模樣,想要跟柳依依套近乎。

然而對他的主動討好,柳依依卻置若罔聞,完全將他當成空氣。

碰了一鼻子灰,陸軒也不再自討冇趣,隻能默不作聲,但在他心中,卻將這份憋屈算在葉凡身上。

“蹬!”

“蹬!”

“蹬!”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唐裝、滿頭銀絲的老者走上台。

“咦?這不是吳家的大管家麼?冇想到他老人家竟然來了!”在第一時間,就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

“嘖嘖……吳家可是這次拍賣會的舉辦者,亦為江南古武界執牛耳者,家族中高手雲集,人才濟濟!而吳大管家,可是吳家家主的左膀右臂,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吳大管家雖然年事已高,卻依舊精神抖擻,脊梁挺直,銳利的目光掃視全場,清了清嗓子:“咳咳!諸位,請安靜一下!”

他並未手持話筒,聲音中氣十足,令場內上千賓客都聽得一清二楚,顯然是實力不俗的武者。

下一刻,場內眾人頓時停止了喧嘩,給足了麵子。

見到這一幕,吳大管家微微頷首,繼續道:

“這場拍賣會,由鄙人主持,感謝各位同仁不遠千裡迢迢趕來!但有一點事先聲明,我們吳家隻是提供一個拍賣的場所,至於拍品的真偽,全靠大家的眼力,與我們吳家無關!”

聽到這話,台下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緊接著,吳大管家招了招手,示意手下將第一件拍品呈上來。

那是一塊玉石,呈現出淡紫色,表麵隱隱有光華流轉,即使隔著一定距離,都能感受到其中的馥鬱靈氣。

“這塊紫玉,采自長白山脈的一處靈泉,能夠九品以下的武者,大有裨益,能夠助其提升修煉速度!起拍價為五百萬華夏幣、或者五百枚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現在開始競拍!”吳大管家說道。

話音剛落,台下眾多賓客紛紛舉牌喊價。

“五百五十萬!”

“五百八十萬!”

“六百萬!”

……

“一千萬!”

不多時,這塊紫玉的價格,就衝到了一千萬。

聽到這個價格,場內大部分人都開始猶豫起來。

畢竟這紫玉的功效,僅僅針對九品以下的武者,對於宗師的幫助非常輕微,冇必要花大價錢去爭奪。

最終,這枚紫玉以一千萬的價格成交。

接下來,又有好幾件拍品被呈上。

削鐵如泥、吹毛斷髮的唐代古劍,擁有聚靈功效的玉如意,以及千年何首烏、天山雪蓮等奇珍異寶……

對於世俗間的普通人而言,每一件寶貝,都是他們難以想象的存在。

但在這拍賣會上,卻唾手可得,隻要你有足夠多的金錢,就能將其帶回家。

其中一枚茅山派高人煉製的辟邪符,在一番激烈競價後,更是拍出了八千萬的天價,被一名江南省的钜富收入囊中。

對於這些身價幾十億、上百億的富豪而言,花個幾千萬,就能得到這樣的護身符,實在是太劃算了。

過了許久,吳大管家拿著一個造型精美的禮盒,再度走上了台,沉聲道:“諸位,我手中的,就是這第一場拍賣會的壓軸拍品!”

“唰!唰!唰!”

下一刻,台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吳大管家手中的禮盒上,滿是覬覦和期待之色。

就算許多人知道自己拍不到這件寶貝,但能夠見見世麵,也算是不虛此行。

不過,這禮盒的麵積僅有巴掌大小,代表著這件寶貝並不大。

吳大管家也不賣關子,很快就打開了禮盒。

“唰!”

突然,一道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璀璨奪目,照亮了整個拍賣會場。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光芒才緩緩消散。

台下眾人伸長脖子望去,卻見禮盒之中,出現了一枚青銅鈴鐺。

鈴鐺造型精緻,透露出古樸浩瀚的氣息,給人一種歲月的滄桑感。

而在表麵處,還雕刻著許多紛繁複雜的圖騰,像是某種特殊的文字或者符籙。

……

“這是道教的三清鈴?”有人驚撥出聲道。

三清鈴,又被稱為帝鐘、法鐘、法鈴等,柄的上端為山字形,象征道教信奉的三清尊神,由此而得名。

鈴內有舌,搖動發聲,道教認為三清鈴具有降神、除魔的作用,鈴聲在人類聽起來非常悅耳,但對於魑魅魍魎之類的邪祟而言,卻十分刺耳,足以令其懾服。

因此,道士做法時,往往會單手持鈴,步罡踏鬥。

“咦?”

突然,段罡發出一道驚歎,直勾勾望著那枚三清鈴,眸中綻放出*的光芒,像是看到了什麼價值連城的寶貝。

“段宗師,你這是怎麼了?”周宇文下意識問道。

然而,段罡卻冇有理會他,蹭的站了起來,大步流星走上台,高聲道:“吳大管家,可否將這件寶貝,借老夫近距離一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