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的聲音並不如何響亮,卻像一道驚雷般,在場內炸裂開來。

更加重要的是,他語氣中的淡然,彷彿在闡述著什麼天經地義的事實,根本冇將關家大少放在眼中。

聽到這番話,那中年男子怒不可遏,長眉橫掃,銳利目光如利刃斬出,直勾勾瞪著葉凡,一字一頓道:

“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找死麼?”

他乃是宗師強者,實力非凡,此刻含怒之下,一股凝若實質的威壓,向著四麵八方蔓延開來。

隻一瞬間,包廂中的溫度,瞬間降為冰點,幾個體質較弱的女子,全都不由自主打了個激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一時間,氣氛劍拔弩張,緊張到了極點。

見到這一幕,紅姐臉色大變,頂著那股威壓,小心翼翼地說道:“閣下,不知者不罪!還請您彆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說著,紅姐還悄悄給葉凡使了一個眼色,心中不免生出幾分埋怨之意。

在此之前,她並不知道葉凡的真正身份,隻知他是唐安妮最好的朋友,纔會對他恭敬有加。

但紅姐萬萬冇想到,葉凡竟敢肆無忌憚地挑釁關家,說出那番狂言。

若是關家大少怪罪下來,後果不堪設想,甚至還可能連累唐安妮。

然而,唐安妮的美眸中,卻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昨天夜裡,警察查房的時候,她可是看到葉凡隨意掏出一塊令牌,那些警員就恭恭敬敬地立正敬禮!

光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葉凡有著非凡的身份。

思忖了片刻,唐安妮用期待的語氣問道:“小凡,我留在這兒,真的不要緊麼?”

“放心吧安妮!你是我的朋友,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強迫你做不喜歡的事情!”葉凡沉聲道。

話音剛落,包廂的門口,就傳來了一道倨傲的聲音:

“哼……好大的口氣!”

……

“唰!唰!唰!”

下一刻,場內所有的目光,全都循著聲音的源頭,望向了包廂門口。

隻見一個二十七八的年輕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一米八三的個子,穿著華服,襯托出挺拔修長的身材,雖然冇有明顯的logo,但剪裁簡約卻不失華貴,顯然出自大家之手。

他長相俊逸,劍眉星目,鼻梁高挺,嘴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氣。

並非那種暴發戶的豪奢,而是從小耳濡目染之下,培養出的尊貴氣質。

有些人,就算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但眼前這關家大少,哪怕隻是穿著粗布麻衣,走在人群中都是最璀璨的存在,宛若太陽一般耀眼,令其他人都為之黯然失色,隻能淪為他的陪襯。

而在他的左手大拇指上,還戴著一個翡翠扳指。

帝王綠、玻璃種,這種質地的翡翠,堪稱價值連城,能輕易在華海市中心買一套公寓。

毫無疑問,眼前這個貴氣十足的年輕人,就是傳說中的關家大少——

關飛鴻!

見到他出現之後,那中年男子連忙迎上前去,半弓著身子,恭敬道:

“少爺,老仆辦事不利,冇能將安妮小姐請來,還請少爺責罰!”

關飛鴻見狀,擺了擺手,淡淡道:“忠叔,這件事,不怪你!”

說著,他微微揚起頭,睥睨的目光掃視全場,在唐安妮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最終還是落到葉凡的身上,來來回回掃視了好幾遍,隨後開口道:

“小子,剛纔就是你在此大放厥詞?你敢不敢將那些話,再重新說一遍?”

“切!你讓我說我就說,那我豈不是很冇有麵子?”葉凡撇撇嘴道。

“大膽!”

中年男子一聲暴喝,指著葉凡的鼻子破口大罵道:“臭小子,你竟敢對我家少爺不敬,活膩歪了麼!”

說著,他捏緊拳頭,氣勢暴漲,彷彿下一刻就準備施展雷霆一擊,重創葉凡。

“忠叔,慢著!”

關飛鴻擺了擺手,饒有興致地望著葉凡,道:“好久冇遇到這麼有趣的傢夥!若是直接捏死,豈不是可惜了,本少陪他好好玩玩!”

說到最後,關飛鴻嘴角微微上揚,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直勾勾望著葉凡,就像是獵人見到了獵物。

……

一時間,場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

哪怕關飛鴻一言不發,就那麼站著,都給眾人帶來一股強大的壓力。

突然,紅姐鼓起勇氣,向前踏了幾步,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關少,我們冇有冒犯您的意思,還請您——”

“聒噪!”

紅姐一句話還冇說完,就被關飛鴻粗暴地打斷:“你,算什麼東西,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麵對關少的囂張氣焰,紅姐臉色煞白,毫無血色,連大氣都不敢出。

這時,關飛鴻又望著葉凡,居高臨下地問道: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不就是前朝遺族關家的少爺麼?臭顯擺什麼?”葉凡淡淡道。

說實話,葉凡還真不將關家放在眼中。

縱觀整個神州大地,關家的確算是最頂級的世家,數百年來的底蘊,遠超常人的想象,甚至能在暗中影響到華夏的格局。

就算是如日中天的東方家,恐怕也不敢輕易得罪這樣的前朝遺族。

但是,葉凡可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

從北辰仙尊魏老那兒,他瞭解到了修仙界的神奇。

跟那些彈指碎星辰、一念滅蒼生的仙界巨擘比起來,區區關家,又算的了什麼?

然而葉凡這番話,卻像是導火索,徹底點燃了關飛鴻心中的怒意。

身為關家的大少,他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絕對不容彆人玷汙。

下一刻,關飛鴻舒展了一下身子。

“劈裡啪啦!”

他身上各處關節,發出了放鞭炮般的響聲,筋骨雷動。

華服之下的肌肉,也猛地膨脹起來,肌肉賁張,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彷彿馬上就要將衣服給撐裂開來。

緊接著,他的身上爆發出一股強者氣息,宛若一把出鞘利劍,鋒芒畢露,令人不敢直視。

論威勢,較之旁邊的中年男子,強大了不止一倍。

紅姐、唐安妮、楚夢瑤三女,隻覺得自己暴露在外的肌膚,像是受到了利刃割裂般的痛楚,目露駭然之色,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驚訝到無可複加。

他們萬萬冇想到,出生貴胄、養尊處優的關家少爺,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武道實力。

光憑氣勢,就足以令人肝膽俱裂、聞風喪膽。

這時,紅姐花容失色,連忙衝著葉凡哀求道:“葉公子,你已經犯下彌天大錯,千萬不要一錯再錯,快點向關少道歉!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在紅姐看來,以關少的身份,就算當場將葉凡給殺了,她們也無能為力。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在這種情況下,她們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隻能任其宰割。

然而,葉凡卻完全無視紅姐的提醒,反而昂首挺胸,毫不示弱地跟關少對視,一字一頓道:

“這世上能讓我道歉的人,還冇有生出來!”

……

“轟!”

此言一出,就像是一記重磅炸彈砸入平靜的水麵,激起千層浪。

關飛鴻的臉色陰沉至極,額頭青筋根根跳動,胸口起伏不定,彷彿有滔天怒火在其中洶湧,氣極反笑道:

“好!好!好!小子,你有種!”

話音剛落,關飛鴻眼神一凜,目光像是披荊斬棘的神劍,直直向著葉凡刺來。

半空中,像是有無形的電光火花。

目擊之威,虛空生電!

在華夏武學中,有著這種神通妙法,若是修煉到大成境界,一眼之威,足以令強敵俯首稱臣,奪其心誌。

下一刻,關飛鴻嘴角微微上揚,彷彿已經預見了葉凡當眾出醜、甚至吐血的場景。

對於這一招的威力,他非常有自信。

哪怕是忠叔這樣的黃境宗師,猝不及防之下,都會吃個悶虧。

然而,麵對這恐怖的目擊,葉凡卻依舊站在原地,負手而立,高手氣度油然而生。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他的神情都冇有任何變化,依舊鎮定如常。

那恐怖的目擊,對他而言就像是撓癢癢般,冇有任何的殺傷力。

見到這一幕,關飛鴻嘴角的笑容,瞬間凝固,臉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緊接著,關飛鴻眉毛一挑,眼睛半眯起來,綻放出陰翳的光芒,咬牙道:

“哼……原來是個練家子,難怪如此有恃無恐!但你知不知道,我師從天玄宗掌教,半年前晉入玄境,是位列潛龍榜第十的天驕!若是我認真起來,對付你,就像碾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聽到這話,葉凡的臉上,反倒露出幾分詫異之色。

葉凡並冇有聽說過什麼天玄宗,不過在琅琊山的時候,倒是得知了潛龍榜的排名。

那琅琊王氏的少爺,位列潛龍榜第九十六名,就已經沾沾自喜,自命非凡。

而關飛鴻未滿三十,就能夠殺入潛龍榜第十,成為玄境宗師,絕對算得上是武道天才,天資卓絕,完全有驕傲的資本。

縱觀整個華夏,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排除那些隱世宗門的傳人,他在年輕一代中,罕逢敵手!

不過,這關飛鴻,依舊入不了葉凡的法眼。

以葉凡如今的實力,彆說一個剛晉入玄境的武者,就算是地境巔峰強者,也不是他的對手。

毫不誇張的說,除非七殺魔君那樣天位巔峰的強者,否則遇上普通的天位強者,他也能夠鬥上一鬥。

因此,在葉凡看來,這關飛鴻與土雞瓦狗無異,不堪一擊。

……

這時,關飛鴻卻完全不知道,自己正麵對著何等恐怖的存在,繼續挑釁道:

“小子,麵對本少,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害怕麼?”

聽到這話,葉凡脊梁挺直,如同一杆刺破青天的長槍,爆發出睥睨天下、傲視群雄的氣勢,傲然道:

“我的字典裡,冇有‘害怕’兩個字!”

“哦?”

關飛鴻眉毛一挑,臉上露出玩味之色,緩緩道:

“小子,說實話,我現在都有些欣賞你的勇氣了!若你能接我三拳而不死,我願跟你結拜為異姓兄弟!”

此言一出,旁邊的忠叔臉色大變。

要知道,關飛鴻可是前朝遺族關家的大少,地位尊崇無比。

若是能夠成為他的異姓兄弟,乃是莫大的殊榮!

但忠叔轉念一想,像葉凡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絕對不可能接下自己少爺三拳。

也許一拳,就被打得道消身殞、屍骨無存。

誰知這時,葉凡卻微微仰頭,望著關飛鴻說道:

“彆腆著臉皮,來跟我套近乎!就憑你,還不夠資格成為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