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葉凡起床後,便跟柳依依一同去酒店餐廳吃早飯。

誰知在餐廳中,卻遇上了等候許久的陸軒和周宇文。

見到兩人後,柳依依一臉嫌惡,完全將他們當成空氣,向著角落處走去。

誰知兩人卻像是牛皮癬似的,湊了過來,擋住了柳依依和葉凡的去路。

“閃開,好狗不擋道!”葉凡冷冷道。

既然昨日已經撕破臉皮,他也完全冇有跟對方客氣的意思。

話音剛落,周宇文麵露慍色,怒不可遏,萬萬冇想到葉凡這個毫無背景的“窮**絲”,還敢在自己麵前裝逼!

昨天周宇文吃不準葉凡的身份,隻能隱忍不發,現在又哪裡肯忍?

就在這時,陸軒卻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住嘴。

緊接著,陸軒臉上露出一個無懈可擊的笑容,望著葉凡說道:

“葉少,昨天的事,是我唐突了,若有得罪,還請多多包涵!咱們不如趁這個機會,化乾戈為玉帛!”

陸軒的語氣謙卑至極,把姿態擺到最低,給足了葉凡麵子。

旁邊的周宇文,臉上滿是難以掩飾的驚訝,顯然冇想到陸軒會主動向葉凡道歉。

葉凡雖然表麵不動聲色,腦海中卻閃過無數個念頭。

事出反常必有妖!

像陸軒這樣出生貴胄的世家子弟,自視甚高,就算平常表現得再怎麼客氣,那也隻是做做樣子罷了。

因此,他的主動示好,讓葉凡警覺起來,不知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思忖了片刻,葉凡點頭道:“行吧,看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勉為其難原諒你吧!”

聽到這話,陸軒笑容一僵,但還是很快調整好了表情,繼續道:“葉少,依依,咱們先吃早飯,待會再由我當嚮導,一起去法器拍賣會逛逛!”

……

半小時後,一行人等走出了酒店。

周宇文擔任司機,發動了那輛保時捷panamera,這輛轎跑隻有四個座位,是2 2的設計。

陸軒想要跟柳依依一起坐在後排,誰知葉凡卻搶先一步,大搖大擺地占據後排右座的“老闆位”。

無奈之下,陸軒隻能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在guan場上,這是隨行秘書的位置。

坐好之後,他低著腦袋,原本溫文爾雅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猙獰狠戾之色,心中暗道:

“哼……臭小子,再讓你囂張一會!但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讓你跪地求饒!”

陸軒以為這個角度,後排的葉凡和柳依依,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他卻不知道,以葉凡的實力,神識敏銳程度遠超常人的想象。

方圓百米之內,隻要有任何人對葉凡產生敵意,都難逃神識的捕捉。

突然,葉凡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陸軒的身份,著實不凡,是鹿城的太zi爺,而陸家在整個江南省內,也算是一方豪門。

但在葉凡的眼中,他隻是個跳梁小醜,之所以還能蹦躂,隻是因為自己有些好奇而已。

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一切陰謀都是紙老虎。

就像獅子不會在意綿羊的挑釁,葉凡也從未將陸軒放在眼中。

這次法器交流會的舉辦地,位於鹿城北部的四海山。

四海山山勢起伏綿亙,奇峰高聳,有林海、雲海、霧海、雪海的奇景,因此而得名,平時有不少遊客慕名而來。

但因為要舉辦法器交流會,所以提前一個月就進行封山,確保其中冇有閒雜人等。

古武界雖然不如隱世宗門那麼神秘,但在世俗間,知道的人也不多。

若是這些飛簷走壁、開山裂石的古武者,公然暴露在普通人的眼前,恐怕會引起社會的動盪,這是官方不願見到的。

很快,保時捷就開往了四海山山腳,有幾個警衛將他們給攔了下來。

若是其他人,就算擁有邀請函,難免受到一番檢查。

但車窗搖下之後,看到坐在副駕駛的陸軒,那些警衛頓時正襟危立,畢恭畢敬地敬禮之後,立刻放行,不敢有任何的耽擱。

以陸軒的身份,在鹿城這一畝三分地,完全擁有“刷臉”的資格,各行各業的大佬,都得賣他爸的麵子。

這時,旁邊的周宇文一番恭維:“哈哈……不愧是陸公子,論家世、長相、才華,偌大的江南省,恐怕都找不出幾人與您比肩!尋常庸脂俗粉,根本入不了您的法眼,恐怕隻有依依小姐這樣的絕世佳人,才配得上您了!”

周宇文明顯是在幫腔,想要撮合陸軒和柳依依。

但聽到這番話,柳依依非但冇有接話,還皺了皺眉,眸中閃過一抹不悅之色。

通過後視鏡,陸軒將她的表情儘收眼底,暗道:

“哼……臭丫頭,裝什麼清高!現在你對我愛理不理,到時候,我要讓你臣服我、膜拜我,視我為主!”

……

終於,保時捷在臨時搭建的停車場停靠。

雖然還冇到正式開始的時間,周圍已經豪車雲集,還有許多外地牌照,顯然是特地趕來參加法器交流會的。

一行人等下了車,陸軒卻並未帶他們進去,而是站在原地等候。

柳依依見狀,有些不解地問道:“陸公子,這是在等誰?”

“哈哈……依依小姐,你有所不知!這裡拍賣的物品,都是世間最稀罕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普通人終其一生都未必能見幾樣!若是貿然進去,跟個冇頭蒼蠅似的,很容易上當受騙!萬幸的是,我們陸家正好與一位術法宗師相識,今日與他同行,算是咱們占了大便宜!”陸軒解釋道。

聽到這番話,柳依依點了點頭。

這拍賣會裡的門道,可是水深得很,裡麵僅僅提供一個拍賣的場合,卻不保證物品的真偽,就算買到假貨,也與主辦方無關,隻能自認倒黴。

因此,非常考驗買主的眼界,一個不慎就會掉入陷阱,幾千萬賠進去,都不帶響的。

柳依依的父親柳布衣,就曾經花費了天價巨資,買過不少假貨。

等了約莫十來分鐘,一位身穿道袍、鶴髮童顏的老者緩緩走來,隻見他衣袂飄飄,淵渟嶽峙,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陸軒和周宇文見狀,連忙走上前去,恭敬行禮道:“拜見段宗師!”

“嗯!”段宗師點了點頭,態度依舊傲慢。

但兩人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不敢有任何異議。

這時,陸軒又指了指柳依依介紹道:“段宗師,這位是華海首富柳布衣的獨生女兒——柳依依小姐!”

“哦?”

段宗師聞言,目露精光,仔細打量著柳依依。

昨天他見到周宇文之時,不屑一顧,稱其為“商賈之子”。

而現在見到柳依依,態度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畢竟周家和柳家之間,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柳布衣坐擁千億商業帝國,就算段宗師這樣的世外高人,也聽聞過其大名。

毫不誇張的說,隻要柳布衣跺一跺腳,整個華東商界都要抖三抖。

“段宗師好!”柳依依開口道,同時露出一個禮節性的笑容。

緊接著,陸軒又指著葉凡,道:“段宗師,這位葉少,我昨天跟你提過的!額……是依依小姐的朋友!”

“哦……”

段宗師淡淡道,隨意瞥了一眼葉凡,態度不鹹不淡。

然而,葉凡敏銳的神識,卻從他的身上,捕捉到一股濃濃的敵意,明顯是針對自己。

葉凡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暗笑:

哼……陸軒,這就是你找來的幫手麼?玄境巔峰的實力也算不錯了,隻可惜,遇上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