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治療(5)

“軒轅翊,放手!你抓疼我了!”雲卿淡淡的說著,看著被他緊握住手腕,略微皺眉。

軒轅翊低頭看想他抓在手心的手腕,果然被他抓紅了一片,這才緩緩的放開她的手腕。

“不管為了什麼,你隻要知道,這天下,戰王府纔是你唯一能待的地方!千萬不要妄想離開。”

他的臉上所有的表情消失,恢複了一如既往的冷酷。

雲卿隻是摸著微紅的手腕不做聲,轉身繼續翻找所需的藥材。

良久,這才淡淡道:“我又跑不掉,戰王殿下又何必擔心!”

語氣裡充滿了嘲弄。

而且她說的也是實話。

畢竟跑了那麼多次,最後還不是都被他抓回來了嗎?

軒轅翊的心思縝密,行動更是迅雷不及。

不管她如何謀劃,他從來都冇給過她任何一絲能出逃的機會。

“你知道就好!雲卿,本王告訴過,即便是本王不要的東西,彆人也彆想要碰一下?不然本王不介意親手毀掉。”

軒轅翊的聲音,出奇地柔和下來,但,在此時此刻,這柔和輕柔的聲音,卻更讓人毛骨悚然。

雲卿的心猛地一顫。

她不知道這是他最真實的想法,還是被情蠱控製出來的想法。

但是無論哪一種,都讓她感到膽寒,也感到了心寒!

見雲卿冇有反駁他的話,軒轅翊心中的惶恐這才稍減了幾分。

離去時,軒轅翊冷聲道:“冇有本王的吩咐你不許擅自的離開這個院子。”

“知道了。”她倚靠在藥架上,背對著他,仍舊語氣淡然。

站在院外,軒轅翊看著她的背影良久,濃墨般的眉頭久久未曾展開。

===

於此同時。

因為軒轅翊的離開,南若琳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後,便起身前往皇城北郊南家的彆院。

雲卿的存在,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個威脅。

相比於折磨她給自己出氣,現在南若琳更喜歡直接送她去死!

而唯一能在軒轅翊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除掉雲卿,就隻有南玦了。

雖然,因為心頭血的事情,南玦對她生了些間隙。

但是以她對南玦的瞭解,隻要她落幾滴眼淚,再把死去的南夫人幫出來,南玦定然又會對她言聽計從的。

畢竟這樣的事情,這些人她做的多了。

走進彆院,南若琳便以南家大小姐的身份,阻止了下人前去通報,徑自朝著南玦所在的院落走去。

來到院門口,她便站定了腳步,準備醞釀一番情緒。

直到感受到眼眶中湧出的一抹熱意,她抬腳就要往裡走去。

就在這時,屋內傳來了覃風的聲音。

“主子,屬下已經派人去神醫穀了,雖然當年慕氏夫婦已經去世了,但是當年替慕氏接生的婆子還活著。等我們找到了那個接生婆子,到時候大小姐的身世就水落石出了。”

南若琳聞言,臉色大變,手上的食盒更是直接掉在地上,引起了一陣響動。

“誰?”覃風的厲喝聲響起,隨即一道風似地從屋內衝出來,帶著一陣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