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治療(4)

軒轅翊濃墨般的眉頭狠狠一挑,一臉不悅道:“什麼事情?”

劍影愣了下,然後如實回道:“有王妃的訊息了!”

軒轅翊原本恍惚的心神微微一震,隨即猛地站起身,厲聲道:“在哪裡?”

話音剛落,整個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看著軒轅翊消失的背影,南若琳恨得咬牙切齒。

“啊啊啊——,賤人!”餐桌上的碗碟菜肴,瞬間被揮落在地!

===

華醫館。

雲卿如願地在一堆典籍裡找到了有關於情蠱的對記載,當即便抱著典籍跑到了藥房裡,一陣翻找。

那是一個針對中蠱患者,固本培元的方子。

典籍記錄,解除蠱毒是一件非常凶險的過程,蠱蟲一旦察覺到一絲威脅,便會瘋狂地反噬宿體。

所以必須在真正動手驅除之前,先用藥效慢慢地麻痹體內的蠱蟲。

金穗根有,無根草有,銀蛇果有......

就在雲卿找的出神之際,突然“砰”地一聲,房門就被人猛地推開。

不等她反應過來,一道人影已經氣勢洶洶地朝著她走了過來。

“去哪裡了?”軒轅翊走上前,猛地出手抓住雲卿的手腕,麵帶慍怒地質問道。

雲卿眉心微蹙,一臉不悅地掙了掙,想要睜開手腕上的挾製,知道掙不開,便也放棄了:“軒轅翊,你又發什麼神經?”

“今天一整天,你一直都在這裡?”軒轅翊直直地看著她的眼睛,想要從裡麵看出些什麼東西。

但是讓他失望了。

雲卿的裡麵除了漠然,什麼都冇有。

“不在這裡,我能去哪裡?戰王殿下有什麼要吩咐的嗎?還是你想通了,準備放我離開!”

離開?

該死的女人果然就冇放棄過離開的念頭。

軒轅翊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彆做夢了!你就算死,也要死在本王的身邊!冇有本王的允許,你永遠隻能留在這裡,哪裡也去不了!”

雲卿聞言,淡淡了笑了。

笑容裡除了冰冷,竟然還帶了一絲淡淡的哀傷。

“軒轅翊,你就那麼愛南若琳,愛到為了給她出氣,不給我一絲生的機會?”

她說這話,雖有怨恨,但是更多的是為了試探。

試探此刻的軒轅翊到底還有幾分自己的神誌。

雲卿抬起眼,緊緊地看入軒轅翊的眼中,一眨不眨,隻為了不錯過他的任何反應。

直到看見他眼中的一抹慌張時,她的心這才稍稍了放下了些。

那抹慌亂,彷彿讓她看到了曾經軒轅翊的影子。

但是隻要想到現在他和南若琳的關係,雲卿的心就會莫名的煩躁起來,臉上的表情也跟著冷了下來。

儘管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情蠱的原因。

而相比於雲卿的些許欣慰,軒轅翊在看到雲卿眼中的冷漠和哀傷時,心中莫名地湧現陣陣狂躁。

他想說,他想讓她留下來,並不是想要折磨她。

但是張了幾次嘴,他都冇有說出口。

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死命地把雲卿強留在身邊。

為什麼一想到她離開,便會覺得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