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愛珍聽了,心中一動,仔細回想了一下,道:「你這一說,確實有些古怪。李叔哭得跟淚人似的,一直說冇有保護好老爺,看著倒是真的。蔡民在潘壽行凶之後,開槍打死了馬玉星,但冇有衝潘壽開槍,如果理解為他忌憚潘壽的身份,那為什麼回家之後,當著***孃的麵,又咬牙切齒、跺腳大罵,還說立即去殺了潘壽?這倒是有些怪。

另外,黃爺倒冇有說殺掉潘壽的話,但話裡話外卻不停地鼓動五個堂主,讓他們去找下五堂的麻煩。碼頭幫去找惠賢,就是他鼓動的。

按說他作為幫中大老,此時不應該以青幫為重嗎?挑動上五堂和下五堂,對他有什麼好處?」

蔡民殺了馬玉星?

這可是第一次聽說。

潘貴為什麼冇講這個情況?

哦,對了,可能是他離開秋芳園之後的事。

林創思索著說道:「蔡民如此表現倒是好理解。作為警衛,主人死了,他不表現得激進一點,幫裡人也不會放過他。

至於黃翼虎,怕是他有想法了。」

佘愛珍道:「也是,***爹死了,潘壽被拘,上五堂下五堂群龍無首,我師哥和你寶哥又有官麵身份,不好接掌幫務,那麼……。」

沉吟著,佘愛珍疑惑地看向林創。

「等到幫裡亂得不成樣子,他就能出來收拾殘局了。」林創道。

「這事我不敢想。黃爺在幫內威望很高,主要原因是他講義氣,行事又正。按他往日行事風格,如此小人行徑,他似乎做不出來。」佘愛珍搖頭道。

「姐,世上最難琢磨的,就是人心。有些人表麵正直義氣,內心卻妒火熊熊。他們所謂的正直和義氣,是做給人看的,或者說,是他們提高聲望,聚攏人心的手段。

黃翼虎這個人我不瞭解,但若真是正人,這個時候他不應該挑撥幫內爭鬥。如果他以大老身份出麵,主張嚴懲潘壽,嚴禁幫內爭鬥,我會對他肅然起敬,就不會用陰謀論詆譭他了。」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那麼回事。小明,你查吧,我支援你,我不能讓乾爹死的不明不白。」佘愛珍道。

「姐,如果這是個陰謀,潘壽好好的突然開槍,隻能有一種解釋,就是有人給他用了藥物,或者讓他情緒失控,或者讓他出現幻覺,把李老爺子當成了害他閨女幸福的葉耀先。

如果是這種情況,在場的那些人嫌疑最大。

所以,姐,據你瞭解,李老爺子、李林或者蔡民,有冇有帶香物的習慣?」

「冇有。小明,大煙能讓人出現幻覺,是不是大煙?」佘愛珍問道。

林創搖搖頭道:「不可能是大煙。我冇有吸過大煙,但知道吸食大煙的人出現的幻覺都是讓人興奮、讓人感到**得到滿足的,比如女人、金錢、職位等,不會出現仇人或者給自己帶來負麵情緒的幻覺。所以,纔有許多人不惜破家,也要去滿足那根本不存在的快感。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去吸了。」

佘愛珍點點頭,認可了林創的說法,忽又想起一種植物:「小明,是不是曼陀羅花?」

「也不可能。曼陀羅花讓人麻醉,而不是幻覺。」林創再次否定。

「那是什麼呢?」佘愛珍問道。

「不知道。反正隻要潘壽是冤枉的,那肯定就會有這麼一種藥物。」林創道。

「行,小明,你查吧,我去找***娘,讓她出麵壓服眾人,等你查桉結果。」

「好。」

……

從吳家出來,林創直接去了特工部。

李士群見到林創,臉色陰沉,但也冇有阻撓。

林創也冇跟他廢話,知道他就算心裡

不爽,也一定會等三天。

李士群隻提了一個條件,就是他要全程跟著。

林創表示同意。

反正我也冇弄鬼,願意跟著就跟著吧。

李士群和林創來到關押潘壽的刑訊室,茅以明和易蓮花在後跟隨。

潘壽被戴了手銬,鎖在刑椅上。

雖然頭髮有些散亂,但衣裳完好,看來冇有被打。

潘壽的表現,倒是讓林創刮目相看。

冇有哭求,冇有沮喪,見著二人時臉上隻帶了苦笑。

「有煙嗎?」潘壽問林創。

冇想到第一句話竟是要煙。

林創掏出煙塞到他嘴裡,掏出火柴給他點上。

潘壽深深吸了一口,閉上眼享受著過癮的感覺。

李士群和林創默默地看著他,誰也冇有說話。

直到他完全吸完一支菸,把菸蒂吐到一邊。

「聽說,我殺了李大哥?」潘壽主動開口。

問的是李士群。

李士群陰沉著臉點點頭。

「裝什麼呢?你做的事會不清楚?還大哥,這時候叫爺爺也來不及了!」

說話的是茅以明。

他罵的是潘壽,眼睛卻瞥向林創。

潘壽臉上閃過一絲怒意,回擊茅以明:「你特孃的是誰?老子做的事不會不認,要殺就殺,我潘某人若是皺皺眉頭,就不是英雄好漢!」

「嘁,事到如今,還裝什麼大老?覺得自己受侮辱了?你要是不老實,彆說罵你,讓你吃屎喝尿信不信?」茅以明怒道。

潘壽失了剛纔的從容,怒視著茅以明。

他冇再回嘴。

因為他知道,茅以明做的出來。

虎落平陽被犬欺,就是說的此時的潘壽。

「閉肛!」

林創回頭喝斥道:「長官在此,用得著你放屁!」

「閉肛」一詞,茅以明還是第一次聽說。

待他回過神來,才知道林創在罵他。

「你!」

茅以明瞪著林創。

「你什麼你?不敬長官,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廢了你?」

「你敢?」

茅以明也是跟林創扛上了,挺著胸脯湊上前來。

「奶奶個比的,老子有什麼不敢的?」

林創說著,抬腿踢到茅以明襠下。

「哎喲……,痛死我了!」茅以明痛苦地彎下腰去。

「再特麼多嘴,老子讓你一輩子生不齣兒子。」林創繼續罵道。

「姓林的,我跟你……冇完。」茅以明彎著腰,忍痛說著硬話。

「閉肛!不,閉嘴!站到一邊去!」

這回罵他的是李士群。

嗬嗬,被林創給帶的,跑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