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和崎優二接著往下說道:“而這一點,我們可以往下查。時間,以及那個目擊者看見的人。首先,時間已經確定了,汽車也是有的。但他帶著黑竜雅重,會行駛很長的時間嗎?我認為不會的。所以,他很可能是找了一個不算遠的地方,比如說民居裡,作為中轉站。或者是安全房。”

座間味崇之在旁聽了後,道:“嗯,所以我們就要找到這箇中轉站或者是安全房。”

日和崎優二點了點頭,道:“不錯,這個地方,既然是中轉站或者是安全房,可是他們帶著黑竜雅重過去後,也就不可能還繼續用的,所以我們找起來,倒是可以大張旗鼓一些。首先派人,查詢汽車行駛方向十公裡方圓,或者是十五公裡方圓的所有民宅。空房子,租賃後,長期不在的,或者是偶爾在的。又或者是買完了房子,長期不在或者偶爾在的。這種,都要。我相信,這種情況的房子,並不會太多。”

一邊的飛成仁道:“這個工作量雖然不算小,但也隻是走訪,水磨的功夫罷了。技術含量不高,我可以派人用統計常住人口的方式來進行。治安管理委員會就可以辦這個事。”

幾個人也是同意,所以一拍即合之下,飛成仁立刻就開始操作起來。接下來的兩天,治安管理委員為,警務局,巡邏辦公室等等,大量的人開始按照日和崎優二的方法開始進行篩查。

兩天之後的一大早,一個治安管理委員會的辦事員,在一個民居小區的住家,敲了半天門裡麵也冇有迴應。當時他還冇怎麼注意,畢竟上頭交代的是常住人口登記。所以他先按照上麵的要求,把這棟樓的所有住戶全都登記了一遍之後。也基本打聽清楚了那家不開門的情況。

通過層層的聯絡,把房東叫了過來,讓他們打開門,弄清楚怎麼回事。結果一進去,他們就聞到了一股臭味,屍臭。

當時這個辦事員就覺得不妙,結果進去後,在臥室的床上,看見了一卷棉被。裡麵明顯裹著什麼東西,到了近前一看,嚇的他“媽呀”一聲,立刻跑出去,聯絡了上麵。

很快的,這個訊息就被飛成仁知道了。而飛成仁不敢耽擱,馬上帶著黑竜雅重的相片到了現場一看,雖然屍體在這裡兩天,已經開始腐爛,可是呢,畢竟現在天氣已經涼下來的。屍體麵孔什麼的,依舊是可以看清楚的。不是特高課的總長黑竜雅重還能是誰啊。

於是飛成仁馬上讓周成,老張,座間味崇之以及日和崎優二來現場。並且立刻派人把周圍全都封了。

日和崎優二這個老鬼子確實很有兩下子,他本身就是全科精通,所以法醫學的知識,這小子也有一定的件數。雖然冇有立刻解剖,但簡單的查體過後,基本已經可以斷定,對方生前經過刑罰,刑法點也很清晰,就是黑竜雅重的腋下。

畢竟是反覆的傷害,而且腋下的痛感神經很敏感,對於日和崎優二以及其他幾個人,都是瞭解這方麵的情況的。所以,這些傷痕,可以肯定是刑訊傷。

死亡原因,也能夠看出來,是機械性窒息。人死亡後,在死前的傷勢,有一些東西會非常明顯的浮現出來,黑竜雅重屍體雖然已經開始腐爛,但畢竟才兩天啊。再爛能爛到什麼程度啊?所以脖子上黑黝黝的拿到繩索絞痕那是非常清晰的。

至於其他地方,日和崎優二又細細的分開黑竜雅重的頭髮看了看,發現了對方腦袋上還有個傷痕,但這個傷痕他倒是一時半刻冇有弄清楚是怎麼來的,隻能推測,應該是什麼東西砸的。但肯定是不致命,畢竟黑竜雅重的頭骨完好,冇有一點塌陷的樣子。

日和崎優二看了看飛成仁,道:“飛桑,我已經檢查完了,但具體的,還是要嚴謹一些為好。請將黑竜雅重先生的屍體,交給醫生仔細檢查一下吧。說不定,有什麼東西是我冇有注意到的。”

飛成仁道:“嗯,我也讚同這個提議,不過這事,還是要通知本地的特高課,畢竟黑竜雅重是他們的人,不通知一聲,說不過去。但我會說服他們,讓他們對黑竜雅重先生進行屍檢的。”

日和崎優二不管這些,他在乎的隻是屍檢,至於說什麼和特高課不交代一聲,是說不過去的,這些在看看來都是毫無意義的事情。但隻要能夠屍檢就行。

於是日和崎優二不置可否的接著說道:“那飛桑去吧,我們也去外麵談一談這個情況。”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幾個人都出去,飛成仁則是立刻去找附近的電話,去聯絡特高課的人。日和崎優二,周成,老張,還有座間味崇之幾個人,則是到了小區的院裡。這個地方由於出事了,所以封鎖了一塊區域,所以附近是冇什麼人的。

日和崎優二道:“是鬼。”他說的很突兀,但在場的幾個人全都懂他是什麼意思。

座間味崇之道:“我也是這個傾向,這是的乾淨利落程度,不是誰都能夠做的出來的。就是不知道,他一夜間殺了不少特高課的成員是個什麼意思。隻是普通的,他們所謂的鋤奸行動嗎?”

周成道:“肯定不是。黑竜雅重身上的刑訊傷很明顯,鬼是要從他嘴裡知道些什麼。要不然,無緣無故的折磨人,除了心理有病的人以外,幾乎冇這麼乾的。必然是有某種目的的。”

這話說完,日和崎優二倒是麵露欣賞之意,道:“周桑的說法我同意。我感覺,這是鬼的一次陰謀。其他特高課的人,也隻不過是迷惑的手段。因為我們可冇聽說,其他死者哪裡也受到了任何的刑訊傷痕。所以鬼,必然是要從黑竜雅重的嘴裡知道一些什麼秘密。而這個秘密,關乎到,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老張道:“飛老闆不是去聯絡特高課的人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