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經過黑竜雅重一說,放他一馬,好像是以後也有利益。可這個隱藏的風險,就等於一直存在。那麼此次的行動目的,就等於冇有達成。人必須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範克勤無疑就是這樣,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

見黑竜雅重已經死了,範克勤道:“行,收拾收拾,咱們走吧。”

和白豐台將屋內的東西收起來,比如說那些工具。其實白豐台準備了好幾樣東西,不過範克勤隻是用鐵挫就讓黑竜雅重交代清楚了。所以其他的東西,都冇用得上。

地上的血液基本不用收拾,隻能說明,黑竜雅重受了傷。於是範克勤和白豐台兩個人,把黑竜雅重裹上了兩層被子,往這個屋的床下一扔,就算是完事了。

跟著,範克勤將自己的原先的衣物,全都換回來。做事的衣物,和那些工具一起,全都塞在那個兜子裡。這些白豐台就可以處理的很好。

兩個人從這個房間出來的時候,觀察了一下動靜,趕冇人的時候開門閃了出來。一路下來,回到了車子上。白豐台直接啟動,開出了個這個小區。

話說,黑竜雅重死了後,屍體肯定會腐爛,然後變得腐朽,這會讓他產生大量的屍臭味。不過,他本身就是被裹在被子裡的,所以屍臭會被裹挾在裡麵,慢慢的透過被子散發出來。所以黑竜雅重的屍首到底多久之後纔會被人發現,那就冇準了。

可能一個月,也可能三五個月也冇準。畢竟這個空房子,之前的,租住的人,是一下子交了一年的房租。然後被白豐台使錢,連哄帶嚇的,給騙走到了外地。這個房子也就成為了安全屋。是以,真的冇準,黑竜雅重的屍體,在一年後纔會被髮現。

畢竟這個年頭的人,還趕不上後世的人有警惕性呢,而且對警務局之類的地方天然的帶著一種恐懼感。不像是後世的人,見到警察隻要心裡冇鬼,那是一點都不會有懼怕的。

所以這個年頭的人,真的,尤其是最普通的平民,絕大多數時候,即便是遇見了什麼事,也根本冇有報警的意識。甚至是被人欺負了,被偷了,被搶了等等,可能都會自己忍一下就過去了。像是後世,我操,你動我一下!行,你牛逼,你還真動了哈!我立刻報警!現在滿大街都是監控,隻要你不一下子弄死我,接下來你剛剛有多牛B,就會變得有多狼狽。

白豐台開車,很快的開到了公司裡麵。範克勤下車,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然後到了裡間的小屋,開始休息……

接下來,一連三天,監視特高課的幾個安全域性的特工反應,特高課的動作不小。幾乎是把所有的特務全都派出去了。範克勤見此,也立刻將監視的特工全都收回來了。隻用特高課新收的內線,來打聽情報。

一夜之間,小鬼子特高課的好幾個人全都死了。總長黑竜雅重也消失不見,那還不瘋?不過他們也有點無頭蒼蠅的意思,雖然派遣各個調查人員去到了各個現場檢視去檢視情況,可是收效甚微。

無防盜

最開始特高課的人還在隱瞞黑竜雅重的失蹤,畢竟範克勤做的太乾淨,導致他們以為黑竜雅重的失蹤,有一種可能性:“投敵”了。畢竟他的兩個保鏢全被打死了。而範克勤做的時候,穿著平底鞋,潛入的無聲無息,那兩個保鏢的死,也是一點反擊的樣子都看不出來。

這讓特高課的人以為是那兩個保鏢的熟人做的,要不然這兩個保鏢本身能夠去保衛黑竜雅重,就已經足夠說明他們的能力水準了。可現在呢?一點反應都冇有,而且子彈全都是一樣的口徑,雖然他們冇有檢視後世已經普及的彈道檢測。這個年代已經有了萌芽,隻不過需要人工,在用顯微鏡做對比。會出現很大的誤差。

總之,以上種種的情況,才讓特高課的人不能排除黑竜雅重投敵的可能性。當然,這種可能性確實很小罷了。

後來,到了第三天,特高課的調查人員,才找到了一個疑似目擊者。這個人反應說,那天晚上,他從家裡出來,去羅曼歌舞廳,赴和朋友的約時。從家裡出來,似乎是看見了一個可疑的人。

為什麼說似乎呢?因為這個目擊者也不敢肯定。而聽了這個目擊者的描述,特高課的人也一樣不敢肯定他看見的人就百分之百是凶手。

因為這個目擊者反應說,當時天色已經黑下來了。而且他看見的那個人行為舉止很正常,拎著一個大包,拎的樣子,也冇有什麼費勁的感覺。再者說,目擊者出來後,並冇有看見那個疑似的人是從黑竜雅重的彆墅中走出來的。隻是在黑竜雅重家,門前的路上,正在過道。

但特高課雖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可這個事終究是太巧了。專業特務怎麼可能相信巧合的存在呢?所以他們認為,這個目擊者看到的人,是有高度嫌疑的。

也是這個原因,所以特高課的人不能再瞞著了。因為有嫌疑人,和冇有嫌疑人是兩個概念。那意味著黑竜雅重是失蹤,還是遇害。

失蹤的話,他們可能會繼續隱瞞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找到黑竜雅重,彆回頭弄成烏龍,再有什麼醜聞出來,引得上麵不滿意他們。

但遇害那就不一樣了,是必須要馬上彙報的。所以特高一課,和特高二課的課長,兩個人一商量,趕緊吧。就把這個情況開始往上彙報。

而這樣一來,飛成仁作為本市的治安管理委員會主席,也接到了通報,讓治安管理委員會也注意尋找黑竜雅重。

如此,飛成仁知道後,在經過了一番瞭解後。開始再一次的讓座間味崇之,周成,還有老張。以及座間味崇之,在東北的內閣情報局,新調來的一個偵探高手,叫做日和崎優二的小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