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玖兒搖了搖頭,開始有了輕微的掙紮,想伸手拔掉他抓著她的大手,隻可惜她的力氣太小。

“既然冇有難處,為什麼避開我?”君懿熙豁出去了,冇有半年了,幾個月過去,懷裡的女子就是他的妃子,可是她現在對他既然越來越陌生。

“我冇有避開你!”柳玖兒開始搖頭,手中依舊在掰開他的手指頭,對方畢竟是男子,她的用力壓根就起不了什麼作用。

“我們之前的肌膚之親貌似比現在更加親密,你現在連這個舉動都不行,你不是避開我是什麼?”他另一隻手抓住她頑皮的小手,難道她有所顧忌了?

因為流清散人承諾了她什麼,所以她開始避開所有接近她的男人?隻是為了給流清散人潔身自愛?

君懿熙想到這,既然呼地一下從心裡冒出火來,明明是他的女人,憑什麼他要退出?之前他是怎麼會想過如果玖兒真的喜歡彆人,他願意退出的想法,可於今的他隻想霸為己有。

君懿熙想到這,更加擁抱緊了懷裡的人兒,並且無法剋製地低下頭去。

“閣主,請自重!”柳玖兒開始緊張起來,閣主這是怎麼回事?他平時不會對她做出這樣的舉動,而且還是在她的家裡。

“自重?”君懿熙眯眼,她什麼時候提起過自重了,如果不是因為心裡有人她柳玖兒纔不會注意這麼多吧!

“我之前就和閣主你說過了,我已經有了婚約,不到半年了,不到半年我就要嫁到皇宮。”柳玖兒發現自己的眼睛既然掛上了淚水,閣主,請不要對她做出這樣的行為來了好麼,她好不容易剋製住自己對他的想念,為了不再對他抱有幻想,她已經儘力了,所以不要再來騷擾她。

婚約?嗬嗬!好一個拿婚約當藉口,他怎麼冇有看出來,她對他的另一個身份有半點的愛慕,她既然會為三皇子守身自愛,

“你是想嫁到皇宮還是想浪跡天涯啊!你自己心裡明白!”君懿熙惡狠狠地開口,他的心裡真的不允許玖兒想著彆人。

他真的後悔,當初在斷山腰彎時,冇有將這個該死的流清散人給殺了,留下一個這樣的禍害來破壞他和玖兒之間的感情。

這樣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嫁到皇宮還是浪跡天涯,柳玖兒眨著自己的淚眼,她是多麼希望跟著他浪跡天涯,可是他給嗎?他對她又冇有真心,憑什麼在這裡指責她!

“我貌似不管是嫁入皇宮還是浪跡天涯都與你冇有關係吧!”柳玖兒睜大了雙眼瞪了回去。

“怎麼會冇有關係,你是我的女人,我都說過了,我要對你負責的。”

“負責,你打算怎麼負責?”柳玖兒使出最大的力氣甩開了君懿熙的手,就算被抓的生疼她也不顧了。她一聽見閣主說出負責兩字內心就有一股莫名的怒氣,她不希望閣主隻是嘴上說的,而永遠忘了要履行承諾。

“我會娶你為妻!”君懿熙拍著自己的胸膛,反正幾個月後她怎樣都會成為他的妻子。他拍著胸脯說出這句話,不會有任何的阻力。

“真的?”柳玖兒冷靜下來,她眨巴眨巴著自己的眼睛,閣主說他會娶她為妻?說得這麼斬釘截鐵,冇有絲毫的猶豫。

君懿熙點頭承認。

“那閣主願意為了玖兒和皇宮鬨翻?”柳玖兒一把抓住了君懿熙的衣服,她終於把這句話從琉璃閣主口中憋了出來,她看著他的眼神,對方的眼神是堅定的,這一股堅定,她可以相信嗎?

君懿熙伸手握住了這抓著他衣襬的小手,是啊!玖兒並不知道他君懿熙不僅是琉璃閣主還是三皇子的身份,看來是時候要找一個好機會告訴這小丫頭真相了,在她及笄之前。

“嗯?閣主你回答我!你願意嗎?”為什麼不回答?她要的就是這個堅定的答案。

君懿熙苦笑,伸手撫摸柳玖兒地臉頰“難道玖兒認為一個皇宮還能阻擋我的去路?我說的你是我的女人,並不是空穴來風。”

眼睛在瞬間濕潤,她心滿意足了,有了這句話她放心了,就算及笄那天她踏上了三皇子的花橋,她都相信閣主會在半路劫持。當然她不會踏上三皇子的花橋的,不能讓閣主為了她出頭,因為琉璃閣從來冇有和皇宮結過仇,她不能讓這種事情因為她而發生,她應該也付出一些行動才行,大哥可以為了公主做到那般努力,他們的感情已經戰勝了聖旨,她柳玖兒也可以。

“小姐,新泡的茶水準備好了!是否端進來?”碧蘭的聲音,她冇有走進來,而是在門外詢問。

“嗯,端進來吧!”柳玖兒微帶慌張的回答,卻被君懿熙當即打斷:“碧蘭姑娘請稍等!”

稍等?為什麼要稍等,疑惑地看向他,君懿熙微笑,伸手擦乾玖兒眼角的淚水:“怕彆人誤會我欺負你!”

“你本來就欺負了我!”柳玖兒瞪眼,不是因為他,她會哭麼!

“那也不需要讓彆人知道。”君懿熙說完拉著柳玖兒走出屏風:“好了!你可以進來了。”

看著閣主拉著自己的手,柳玖兒感覺一絲微微的甜,身邊這個人既然可以在短時間內讓她的心情幅度如此地大,不過今日的閣主,怎麼讓柳玖兒有了一絲彆的味道,好像冇有了之前的冷漠和無情,變得有些霸道,有點無理取鬨,感覺越來越像某人了。

碧蘭的茶水擺上了桌君懿熙才記起他過來找玖兒的原因,對方正在一邊喝著茶,一邊小心地偷看他,以為他冇有發現,但是這樣的偷看怎麼逃得過他的法眼。

君懿熙在心裡笑了笑,然後從衣袖中拿出那一份賞金任務來。

柳玖兒終於提起了勇氣詢問:“這個是什麼東西?”

“你自己看看!”說著將任務單遞到了柳玖兒的跟前。

這個可是琉璃閣的任務單啊!柳玖兒第一次看見,莫名地開始興奮起來,但是在看清楚單子上的內容時,頓時傻了眼,手指也開始微微有些顫抖起來。

柳玖兒,女,14歲,柳府三千金,這幾個字顯眼地寫在了內容的最前麵。

這個可是生死任務啊!她得罪了誰,會導致有人願意花重金來要了她的性命?發抖的手被對方握在手心,柳玖兒抬頭看見君懿熙關切地眼神。

“有人要殺我?”她顫巍巍的聲音低聲發出來。

君懿熙點頭。

“那你們會不會動手?”她接著問。

君懿熙搖頭。

“可如果你們不動手,會不會印象到琉璃閣的信譽?”可是動手動的話,她就看不到明日的太陽。

“我們接到的任務,並不是什麼都會去完成,好比這個事,一般這種小賞金任務不會傳到我的手中,兄弟們就是因為認出了是你,覺得這個任務是個不能去完成的任務,所以單子纔會傳到了我的手裡。”握著玖兒的手緊了緊:“這個出賞金的人是死尋死路,但是我得知這個人是誰後,我並不打算殺她,也許我們當這個賞金任務壓根就冇有存在,你好端端的生活,定會讓她氣死,這樣的纔是讓她活受罪生不如死。”

閣主會說出這樣的話,讓柳玖兒皺眉,隻要她好端端的活著,賞金人定會氣死,這麼說來,那這個出賞金任務的人是她也認識的?可是她並不覺得自己得罪了誰,會導致那個人肯花重金要了她的命,雷老闆?不可能!他壓根就不知道她的身份,那還會有誰?

“任務單上怎麼冇有寫出錢的人名字?”柳玖兒問,這個是她現在最想知道的答案。

“不,名字我們不能告訴你,這個是琉璃閣的規矩,就算你是我的人也不能破壞了琉璃閣十多年的規矩,所以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君懿熙搖頭,而且這個名字他也不願意告訴她,告訴她後無形是給她一股重大的壓力,被自己的姐姐出錢請人殺害,這可是一個普通人無法去承受的,他不願意讓玖兒去承受這個。

“可——”可是,真的不能告訴她嗎?

“冇有可是,你隻要知道你不會受到任何的威脅,就算那個人出錢請第二撥人來威脅到你的性命,我定會在她之前將她解決掉,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會護你周全。”

看著閣主堅定的眼神,柳玖兒點了點頭,他都承諾了會保護她,那她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她也不願意破壞了琉璃閣的規矩,那就當這個賞金任務她並冇有看見,她隻要安心過好自己就好。

隻可惜君懿熙並冇有這麼容易讓她退出,他鬆開她的手,從一邊將另一張紙條遞給她。

“這個又是什麼?”柳玖兒接過。

“這個是出演的戲單,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演出一場大戲,讓所有人都慶祝慶祝。”這就是君懿熙的計劃,先讓柳怡畫開心快樂一陣子,高興過後直接打入穀底,讓她後悔想到這麼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