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兩方人馬的短兵相接,在眾人的眼中,那看上去有些淩亂散漫的九血連環陣,頓時化作了漫天飛舞的雪花。

這些雪花似乎冇有絲毫的重量,輕飄飄的根本毫不受力。

儘管七殺陣那七柄血刃不斷的發出蘊含著強大力量的衝刺,但是卻無法碰觸到這些雪花。

每當血刃靠近雪花的時候,所掀起的強大氣浪,就會將這些雪花給吹到空中,恰到好處的躲開了所有的攻擊。

這樣一來,萬人七殺陣雖然卯足了力氣,恨不得每一次的衝刺都能在伊正等人的身上紮出幾個窟窿,但是根本都碰不到對手的身體。

雖然如今的九血連環陣和雪暮成創造出來的九雪連環陣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薑雲卻保留了陣法之中雪花的精髓。

觀戰的眾人當中,原先對於此陣還有著懷疑,但是隨著現在親眼所見之後,頓時都改變了看法,發出了讚歎和議論之聲。

甚至於,還有些同樣精通陣法的人,更是連連點頭道:“原來,這就是九雪的意思!”

“以九為基數,陣法運轉起來之後,佈陣之人如同化身雪花,從而增加防禦之力!”

“不錯,這就好比是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典型的以柔克剛!”

這些人的議論之聲,傳入了薑雲的耳中,讓他不禁微微一笑,自言自語的道:“九血之雪,可不是雪花的雪,而是鮮血的血!”

薑雲的聲音並不低,所以自然也傳入了那些議論之人的耳中,讓他們不禁麵露疑惑之色,顯然不明白薑雲這句話的意思。

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了!

因為隨著薑雲話音的落下,伊正等千人組成的陣法,在連續擋住了七殺陣七柄血刃的七次攻擊之後,突然之間便改變了各自的位置,改變了各自移動的方向。

剛剛是防,現在是攻!

雖然每個人依舊如同是雪花一樣在空中不斷飄舞,但是他們不再僅僅隻是防禦,而是開始了進攻!

原先他們所化成的雪花,近似於圓形,邊緣之處更是平滑柔和,從而能夠藉助風勢,完全不受力。

而現在,他們雖然依然還是身如雪花,但是雪花的邊緣,卻是多出了九個鋒利的凸起!

每一個凸起,就如同一柄利刃一樣!

一花九刃!

擁有了利刃的雪花在飄舞紛飛之中,向著組成七殺陣的萬名荒兵蜂擁而去。

“啊啊啊!”

刹那之間,慘叫之聲便在這萬名荒兵之中,此起彼伏的響起!

他們的身體一旦被雪花碰觸,哪怕是輕輕掠過,都會立刻被割裂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激射而出。

無數的鮮血射到空中,再落到地下,遠遠看去,就如同一朵朵綻放開來的花朵一樣。

血花!

鮮血之花!

這纔是“九血”之名的真正意義!

每一朵血花的盛開,就意味著有一名荒兵倒下。

雖然伊正他們全都手下留情,並冇有取走他們的性命,但是卻讓他們失去了再戰之力。

那不斷倒下的荒兵,以及那漫天不斷盛開的血花,看上去異常的血腥。

可是這血腥之中,卻又有著一種彆樣的美豔,讓所有人都齊齊閉上了嘴巴。

一刻鐘!

這個先前荒坤放出狂言要徹底擊敗伊正萬人小隊的時間,如今反過來出現在了他們的身上。

伊正率領的千人小隊,僅僅隻用了一刻鐘的時間,不但擋住了對方萬人七殺陣的攻擊,而且還反過來將他們全部擊傷。

萬人,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每個人的身上都有數道傷口。

尤其是荒坤,渾身上下遍體鱗傷,根本都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

而居高臨下看過去,就會發現,他們就連倒下之後所排列成的形狀,也像極了一朵朵盛開的花朵!

再看伊正,帶著完好無損的千名手下,已經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薑雲的麵前,對著薑雲抱拳,深深拜下道:“屬下交令,幸不辱命!”

薑雲滿意的點點頭道:“退下休息吧!”

“是!”

看著連退下之時依然保持著陣型不變的伊正小隊,此時此刻,偌大的空間之中,冇有一個人開口說話,甚至都冇有喘息之聲。

隻有那些倒在地上的傷兵,口中不斷的發出的痛苦的慘叫,提醒著人們,這裡剛剛結束了一場以千勝萬的大戰!

之前那些認為薑雲的九血連環陣不具威力,認為薑雲行事太過狂妄之人,在這個時候全部被血淋淋的現實給狠狠的打了一記耳光。

最震驚的人,卻是不久之前,剛剛逃入族人之中的荒寧!

先前伊正向他提出要以他們自己的陣法來迎戰的時候,他還讓伊正去自行了斷。

而現在,他終於知道了,自己犯了一個多麼大的錯誤。

如果當時他能同意,那麼不但不會得罪薑雲,恐怕還有希望分得一分榮耀。

就連荒羽,荒圖,甚至包括荒老,荒永豐,荒君彥等人,無不是麵帶震驚之色。

他們幾乎都是身經百戰,幾乎都是從接受了無數戰火的洗禮。可是何曾見過如此詭異和恐怖的陣法。

o$

如今,唯有呂飄渺和呂澤二人看向薑雲的目光之中多出了幾道彆人不明白的光芒。

荒族,擁有數量龐大的荒奴,而輪迴一族,每一個族人都有著數個輪迴分身。

如果他們也能夠佈置出這樣的九血連環陣,那麼他們一族的戰力,自然也會水漲船高,強大不少。

現在,他們是徹底相信了呂倫的話,這個薑雲,對於自己輪迴一族,果然極為重要!

良久之後,所有人才從震驚之中漸漸的回過神來。

儘管荒永豐麵色鐵青,但是畢竟躺在台上的那萬名荒兵是他的手下,所以他隻能讓人趕緊將那一萬人給全部帶下來,彆躺在那裡繼續丟人現眼了。

隨著平台終於重新被收拾乾淨,荒老也再次站了出來,深深的看了一眼薑雲道:“第一輪比試結束,獲勝的五十支小隊,稍事休息之後,開始第二輪比試。”

與此同時,平台之上也是轟然豎立起了一塊巨大的石碑。

石碑之上,開始有著一個個名字和一連串的數字出現。

這就是軍功榜!

上麵顯示出來的名字,是每支小隊荒衛長的名字,後麵的數字自然就是軍功。

而看著軍功榜,眾人不禁都是搖頭苦笑,甚至有人更是直接小聲的道:“這軍功榜,有點不公了。”

“是啊,之前這軍功榜的名次,的確合理,但是有薑雲的出現,這軍功榜上的名次,不合理了!”

“也不能說不合理,上麵每個人的軍功都是通過努力完成任務和廝殺換來的,隻不過,誰能想到這廢物小隊竟然會有這麼驚豔的表現!”

之所以眾人會發出這樣的議論,原因很簡單。

軍功榜上,排名第一的仍然是荒永豐,第二仍然是烈野。

而薑雲,仍然是墊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