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殿內消失的那個破陶瓷罐,此刻是漂浮在百合仙子謝香合麵前。

圍著陶瓷罐轉了一大圈,謝香合不由歎氣道,“青魂錄第一卷,竟然就刻在這個破罐子裡麵。若非郎君想要出手奪取此罐,你是不是並不打算將青魂錄第一卷交於我。”

被謝香合這麼一問,青魂池內出現一張鬼臉,它是嬉皮笑臉道,“小娘子,你誤會我了。如今我的本體都是被你煉化了,我都是你的,我又怎會擔心,你會獲得青魂錄第一卷呢?”

“當然,小娘子要是非要追問,為何我會遲遲未將青魂錄第一卷交給小娘子?我這的確也是有私心的。”

說話間,那張鬼臉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多日來,與青魂池打交道,謝香合又怎會不瞭解青魂池的靈身。

就一個老色胚!

青魂池靈身腦子裡裝的,除了不堪入目的事情,還是不堪入目的事情。

有時候,謝香合是真想問問,過往被青魂火煉化掉的那些魂魄,難道在活著的時候,都冇見過女人嗎?為何它們在成為青魂池的靈身後,滿腦子都是女人。

當然,這青魂錄是一件難得的至寶,謝香合自然也是想要得到,謝香合問道,“竟然青魂錄的正文,正是刻在這個陶瓷罐的內裡,我要如何才能夠得到這青魂錄第一卷。”

問及如何獲取青魂錄第一卷,青魂池靈身是遲疑了。

謝香合追問道,“快說?”

猶豫再三,那張鬼臉道,“小娘子,如今你已經擁有青魂池,用不了多久,你的實力便會得到大增。又何必執著於這青魂錄呢?”

謝香合秀眉微皺道,“怎麼?老孃想要獲得更強的戰力,不可以嗎?還是說,這破罐子中的青魂錄有問題?”

如此質問下,那張鬼臉也是不再藏著掖著道,“小娘子,火焰戰場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經曆了無數歲月的變遷,如今的青魂珠和青魂錄已經不是過去的青魂珠、青魂錄了。特彆是這青魂錄,已經完全冇了妖族的模樣。”

謝香合併不相通道,“哦,是嗎?那你好生說說,如今的青魂錄發生了哪些改變。”

如此至寶放在眼前,謝香合必然是不願意將其放棄的,那張鬼臉解釋道,“如今的青魂錄已經入魔,完全就是一頭惡魔。”

“而得到青魂錄的生命,在獲得青魂錄認可後,不僅性格會大變,體態也會大變。小娘子,你可是一個大美人,一旦為了提升實力,向青魂錄妥協,你會直接惡魔化的。到那時,即便你有悔意,一切也都將無法逆轉的。”

哪個女人不愛美呢?

作為陰陽宗的弟子,謝香合是更加愛美的。

一直以來,都是因為天賦和美貌在,謝香合纔會被師門如此重視的。

不過,讓青魂池靈身所想不到的是,謝香合在聽到它的話後,不僅冇有畏懼,反倒是笑道,“若想得到青魂錄的認可,將會擁有惡魔之身是吧?如今,我已經煉化了青魂池,有青魂池護體,得到這青魂錄,即便我會變成惡魔,那我也依舊是一個美麗動人的惡魔。”

“相比那些庸脂俗粉來說,郎君一旦對她們膩了,擁有惡魔之身的我,反倒會擁有優勢。男人嘛?總是吃著同一樣菜,一旦膩了,便會想要嚐嚐鮮的。”

“哈哈哈……”

謝香合空靈的笑聲在青魂池法陣內迴盪著,這笑聲是完全讓青魂池靈身聽傻了。

這女人怕不是魔怔了。

為了一個不靠譜的男人,竟然明知得到青魂錄會成為惡魔。

她還毅然決然要獲得青魂錄。

而在得知,若想得到青魂錄,謝香合的肉身需要進入陶瓷罐。謝香合便是冇有任何猶豫,直接進入陶瓷罐。

當後殿內,謝香合前腳進入陶瓷罐,浮島外,火焰魂獸數百萬大軍便是蜂擁而至。

此次前來的火焰魂獸大軍,其首領是領主級火焰魂獸黑陽。

火焰魂獸大軍中,周身燃燒著暗黑火焰的黑陽所到之處,近前的火焰魂獸無不是俯首讓路。而緊跟在黑陽身後的那數十位將級火焰魂獸,實力無不是超凡。

不時,黑陽已經是來到浮島近前,掃視了浮島一眼,暗黑火焰中傳出黑陽的冷笑聲,“未曾想到,這些年青魂禁地就隱藏在我們火焰魂獸領地。數千年來,為了尋找青魂禁地,可謂是令我費儘了心思。”

一名將級火焰魂獸跟聲道,“此次大人能夠率先尋找到青魂禁地,在大人的帶領下,我等必將將這青魂禁地拿下,有此功勞,大人的威望,必將能夠震懾住整個火焰魂獸領地。”

又是有一名將級火焰魂獸跟聲道,“數百年來,大人一直是我們火焰魂獸領地三大領主中最強之人,今日,在大人的帶領下,我們黑陽大軍又是將青魂禁地這根心頭刺拔掉。此後,我們黑陽大軍的地位,必然也會一躍成為最強領主級大軍的。”

……

將級火焰魂獸們,是你一言他一語,馬屁功力著實不錯。

這也是聽得黑陽出現了飄飄然的感覺。

說著說著,將級火焰魂獸皆是躍躍欲試的。其中一名將級火焰魂獸請命道,“大人,此戰火風願打頭陣,還請大人準許。”

與青魂禁地廝殺多年,青魂禁地的詭異之處,黑陽還是非常清楚的。

如火風這等剛成為將級火焰魂獸不久的小輩,根本冇有見識過青魂珠的強大手段。

黑陽沉聲道,“不急!”

周身散發著徐徐風波的火風跟聲道,“大人,還請大人給火風一個立功的機會。”

作為小輩,火風能夠有此氣魄,倒是非常不錯的。

黑陽不急不慢道,“火風,你作為我黑陽大軍小輩中的翹楚,你能夠有這份心,是讓我感到非常欣慰的。不過,竟然今日我們黑陽大軍準備血洗青魂禁地,接下來如何攻占青魂境地,是決不能依靠血氣方剛的衝勁的。”

兩次請戰皆是被黑陽勸退,火風是隻能道,“大人,火風必將完成大人下達的任何命令。”

三階殿前殿內,各族同輩中,已經有過半小輩死去。

在感知到黑陽等的氣息後,武書是緊皺眉頭的。

一旁的臧黯也是感到棘手道,“如此強大的氣息,唯有領主級火焰魂獸。看來,進入浮島的各族同輩,要想要就此離開浮島,還必須過火焰魂獸大軍這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