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接近死亡峽穀,海浪就越發凶猛,使得船身不斷晃動。

“給我使出吃奶的力氣,一口氣衝過去!”大副怒吼道。

“吼吼吼!”

水手們也跟打了雞血似的,氣血之力從經脈,血液裡迸發出來,使得原本黝黑的皮膚更加黑紅。

龐大的氣血之力相融,彙聚成一鼎氣血烘爐,使得黑珍珠號上的溫度急劇上升。

巨大齒輪的轉動速度也越來越快,氣血衝雲霄,形成一道難得的奇觀。

黑珍珠號如一隻利劍出鞘,刺向死亡峽穀,堅固的船身更是將海水向四周排開。

“大哥,這就是武者的力量麼?”徐寶震撼道。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以人力撼天地的場景,耳邊還迴盪著水手的怒吼聲。

或許這些水手的實力並不高,但是一群人同時爆發的力量還是讓不少人感到震撼!

“大哥?”

徐寶冇有得到徐力的迴應,抬頭看向徐力,隻見徐力的眉頭緊鎖,眼神中還有一股擔憂的神色。

羅武不安地走了過來,臉色同樣不好看。

船上的乘客竟然剛剛少消失了七個人!!!

對方不是下船了,也並冇有用消失,而是隱藏在了船上的暗處。

但是那冰涼刺骨的殺意卻並冇有絲毫掩藏。

“這麼高明的隱匿手段,也隻會有殺手閣了!”徐寶凝重的聲音凝重了許多。

“力哥,這些殺手都很強,也不知道他們的目標是誰?”羅武不安道。

“彆慌!如果對方盯上的是黑珍珠號,那就還有商量的餘地,老船長可不是好惹的。”徐力四處打量起四周,發現也有不少人也發現了異常。

徐寶一臉懵逼地看著二人,也隻有他這個剛出道的菜鳥,纔會這麼大意。

徐力看著不知所措的徐寶,深深歎了一口氣。

答應他這個弟弟跟來黑海,或許是他做得最不正確的決定。

屠夫靜靜地站在甲板上,如同一座矗立不動的雕像,即使是十分顛簸的船身,也不能使得他的身體移動一分。

他在等!

這些殺手同樣也等待,等出手的時機。

同為殺手,他知道殺手的習性。

隻有當黑珍珠號駛過死亡峽穀之後,就是這些冷血之人的最佳刺殺時機。

黑海裡冇有光,隻能依靠武者的精神感知,這更加便於殺手的發揮。

“吱呀!”

剛纔的老漢走了出來,眼神同樣掃過隱藏在暗處的幾道身影,如果不是黑海的特殊環境,使得這些殺手難以長時間的保持隱秘狀態。

即使是他,也很難察覺到對方的蹤跡。

但是對方的氣息一閃而逝,顯然在暴露的那一刻,立馬又改變的方位。

紅菱安靜地躲在屠夫身後,看著擋在自己麵前寬大的身體,她緊張感消了不少。

如果到時候...紅菱麵露堅毅之色,心中有了決斷。

看到船長出來,大副和二副也緊跟著上前。

“繼續前進!”老船長平靜地下達了命令。

“是!”

得到命令的二人,又繼續回到各自的崗位上。

老漢走到屠夫的麵前,自我介紹道:“老夫上官擎天,是這黑珍珠號的船長。”

屠夫冇有答聲,上官擎天也不在意,轉頭看向屠夫身後的紅菱。

似乎是察覺到紅菱得到不安,上官擎天微笑道:“小姑娘不用怕,今年正好是老夫接管黑珍珠號的第一百個年頭。”

“一百年的歲月裡,黑珍珠號經曆了不知道多少次風浪,還從冇有出過事!”

上官擎天悠悠的話語聲,讓紅菱安定了不少,同時也讓屠夫心中詫異。

“老傢夥糊塗了麼?對方是衝著我來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屠夫冷笑道。

屠夫的話並冇有讓上官擎天感到生氣,反而讓他燃起了自豪之氣。

“年輕人火氣不小,但是老夫一直認為,隻要登上黑珍珠號的人,就是屬於黑珍珠號的一份子。”

“包括這些殺手?”屠夫反問道,眼中更是露出不屑之色。

冇有理會屠夫的嘲諷,上官擎天自顧自地說道:“黑珍珠號歡迎‘客人’,當然,對於不安分的乘客,老夫也不會客氣!”

“這就是黑珍珠號的生存之道,隻要下了船!黑珍珠號也將不會過問。”

“否則,那就是船毀人亡,人死船崩!”

老人的話擲地有聲,傳入到船上每個人的耳朵裡。

船毀人亡,同樣,人死船崩!

徐力和羅武抱拳向著上官擎天致敬,徐寶更是激動不已。

這就是武者的意念!

這位老船長有著自己的固執,這正是黑珍珠號一直深受去往黑海武者歡迎的原因。

原地站立的屠夫不再說話,隻是握緊了手中的拳套,做好迎接戰鬥的準備。

彷彿是受到老船長的鼓舞,黑珍珠號的速度又快上了幾分,死亡峽穀峭壁也出現在眾人眼闊裡。

天地之間突然暗了下來,眼睛也隻是能隱約看見模糊人影,眾人也紛紛放出精神力。

他們知道,一旦黑珍珠號駛過死亡峽穀,那麼光明也會徹底遠離他們而出。

他們貪婪地留戀這最後的一絲光亮,死亡峽穀後麵就是死亡腹地,那裡是黑珠號停泊住之處。

當然,停泊在死亡腹地船隻並隻有黑珍珠號,還有更多的大型船隻。

如果隻是探索死亡腹地,那麼下船自行離開即可,如若需要探尋到更遠的海域,那麼就需要向船盟商會購買一隻小型船隻。

船隻的價格並不貴,但是大部分的散修武者,通常也隻會在死亡腹地探索。

光是一個死亡腹地的麵積,就不會比大夏的國土麵積小。

由此可見,黑海的龐大超過人類的想象!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這就是他們這些散修武者的悲哀,爭不過那些世家大族,超級宗門。

能唯一依靠的,就是自身的一條命。

盯住屠夫的殺手他們並不關心,他們隻要能安穩下船就好。

“咚咚咚!”

海水不斷撞擊著黑珍珠號,海嘯更是捲起十幾米高的海浪,狂風更是呼呼地吹,彷彿要將整個船捲走。

“揚起風暴帆。”大副吼道。

水手的動作很快,隨著風暴帆升起,藉助海浪和狂風,黑珍珠號達到了難以想象的速度。

船上的不少武者都撐起了罡氣罩,冇有達到罡氣境的阿寶隻能躲在船艙裡。

就在這時,一道滔天巨浪衝向黑珍珠號。

“大風起兮,巨浪逐兮,力拔山河兮,氣蓋世!”

“大風起兮,巨浪逐兮,力拔山河兮,氣蓋世!”

......

水手們共同朝天發出嘶吼聲,快速的轉動動力齒輪,船身與巨浪相撞,黑珍珠號衝了出來。

巨浪席捲之後,一切恢複到之前的風平浪靜。

隨後,

無儘的黑暗侵襲!

屠夫動了,他的動作快如閃電。

同為殺手,但是最強的隱匿手段卻用不了,因為他還要擋在紅菱的麵前。

“血魔域·十字絕殺!”

暗紅色的光芒擴散,狂暴的真氣形成一道十字印記,迎向了右麵襲擊而來的殺手。

就在那一刻,七道殺手氣息一閃而逝。